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金枝
金枝 連載中

金枝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風箏別了藍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赤焱 現代言情 黎唯兮

初相見,她一襲旗袍撩人心,救他於危機四伏中;再相遇,她十里紅妝嫁他人
他覓了她的玉佩,她匿了他的槍
闌珊硝煙,世家大族,恩怨情仇,層層迷霧撥不散,深深情思斬不斷
敵軍相抵破城而入,黎唯兮望着坍塌的舊城,昔日煙雲究散去,國破山河幾時休?一襲殷紅旗袍,那是他身前最愛的顏色
寧為戰死詭,不做亡國奴!那是她心愛的男人教她的
炸藥傾灑敵軍,她仰身縱下,嘴角上揚,「寒梟燁,我來陪你了……」展開

《金枝》章節試讀:

007 失手打


  童昭卿整個人坐立不安,踱來踱去。

  童昭卿每走一步,婆子就緊緊地隨在後面,寸步不離。

  就連她出去半步,都有幾個大漢緊緊跟着她。

  「張媽,我能一個人走走嗎?」

  童昭卿實在惱了,對着張媽不耐煩地說著。

  「三姨太,你可別為難我們這些做下人的了,老爺說了,沒入洞房前,讓我們寸步不離的跟着你!」

  說起來也是奇怪,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不見凌勇峰的影子?

  殊不知,凌勇峰卻被某人找借口困在了書房研磨。

  他看上的女人,怎麼能拱手讓人尋歡?

  就在她氣憤不已時,外面響起了野貓的叫聲。

  「哪裡來的野貓啊?」

  張媽好奇,這宅子里的太太,姨太太都怕貓。

  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肯定會怪罪她的!

  看除了她的顧慮,童昭卿開口,「張媽,你去吧,我不會跑的!」

  張媽扶了扶身子行禮,童昭卿出來,看到遠處零散的人影,心裏一悸,吩咐門衛隨張媽去了。

  她剛要轉身回屋,「黎唯兮!」

  她是聽錯了嗎?怎麼聽到有人叫黎唯兮?

  寒梟燁的腳步微微頓住。

  藏青色的戎裝在月色下顯得更加筆挺,他像一隻黑鷹,體魄修長,臉色冷凝。

  這個男人總是這樣,渾身上下都充滿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

  「噠噠噠……」

  去抓野貓的張媽和保鏢疾步趕回。

  雷霆之勢將她掛在身上,墨色的鹿茸大敞把她緊緊的裹住,分毫看不出半點。

  迅速抵上門,關燈。

  一個橫掃,童昭卿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穩穩地放在地上了。

  聽着眼前小女人平穩的呼吸聲,寒梟燁吐出幾個字。

  「你很冷靜。」

  他的聲音陰森冷厲,讓人聽不出任何情緒。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張二紅?」

  他粗魯推倒童昭卿,將她身上僅剩的衣服拉了下來。

  童昭卿用自己的手掌抵着他的胸口,卻穩如磐石一般,紋絲不動。

  無論她怎麼掙扎,那力度都是不容拒絕的。

  男人的力氣很大,他單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唇便落了下來,童昭卿奮力掙扎,別過側臉讓他的吻落空了。

  「啊!不要!」

  「唔……」

  她屈膝躬身用盡渾身的氣力,要去踢男人的下身,卻被他洞察地所剩無幾。

  後脊背一撐,二人就來到了床上。

  「三姨太?」

  聽到外面床板激烈晃動的聲音,張媽焦急的叩門,連忙詢問情況。

  「哼…唔……」

  寒梟燁充耳不聞,繼續手下的動作。

  昏暗的光下,瀰漫著無限曖昧的氣息。

  寒瑾燁冰冷的手觸碰上她絲滑緊緻的臉,寵溺一笑。

  女人誘惑的嬌喘聲,似乎在暗示着什麼。

  「看來黎小姐很享受啊?」

  「你想幹什麼?離我遠一點!」

  外面的敲門聲隆隆響起,噼里啪啦,暗澤的夜裡藏着不可言說的秘密。

  他的手一路向下沿着脖頸往下探,童昭卿屏住呼吸,全身顫慄。

  「三姨太!你沒事吧?」

  張媽聽着裏面的動靜越來越大,實在忍不住再次叩門,「你們幾個去直接撞門!」

  聽到她的吩咐聲,童昭卿急了,伴着起伏不定的呼吸。

  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氣力,「張媽!我沒事,剛剛不小心從床上摔下來了!」

  「我已經睡了……」

  密閉的空間就只剩下他們二人。

  甚至都能夠聽到彼此呼吸時的起伏聲。

  聽到外面張媽嗔怪一聲,還沒入洞房怎麼就早早睡了,隨後帶着那群大漢離開。

  童昭卿呼吸更加急促,聲音氣得發抖,「你到底想幹什麼!

  寒梟燁沒說話,臉色沉得滴水。他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童昭卿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深吸一口氣。

  盯着他黑曜石的瞳孔絲毫不懼。

  胸脯浮動,「行,你想讓我重複一遍是吧?那我再重複……」

  「唔……」她還沒說完,所有的話都被堵了回去。

  唇上傳來一陣溫熱的觸感,抵着她的唇角,發泄一般啃食。

  寒梟燁捏着她的下巴,不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

  童昭卿眼睛釘住了一般,而後才反應過來,重重鎚着他的背。

  而後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他臉上——「啪」的一聲,無比響亮。

  像是寒冰刺進熾火里,無比灼熱的痛感火辣辣的。

  他的已經被黎唯兮扯得凌亂,臉上浮現出明顯的指印。

  寒梟燁的呼吸還有些亂,唇角也被童昭卿咬破,滲出點點血絲。

  童昭卿用了全身的力氣,掌心都有些麻。

  手也在微微顫抖,過了很久才平復下來。

  她才反應過來,她打了面前這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