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妻在上:陸少心尖寵
嬌妻在上:陸少心尖寵 連載中

嬌妻在上:陸少心尖寵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陸雲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薄清歡 陸雲驍

訂婚前夕,得知未婚夫醜惡面孔,她當機立斷,睡了自己的保鏢以牙還牙
卻不想,這保鏢一睡成癮,從此夜夜笙歌
他清冷溫和,對她百依百順,甚至將她捧至掌心,虐渣男斗賤女,他手到擒來,不讓她手上沾一點鮮血
可是,當她深陷那甜蜜陷阱中無法自拔的時候
他搖身一變成為了權勢滔天的神秘總裁! 當面紗一層層揭開,他面不改色毫不留情將她從天堂扔至地獄
她深陷泥潭,滿身狼狽,看着高高在上的他:「原來,你接近我,竟然是為了報復……」 展開

《嬌妻在上:陸少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5章 深夜爬窗的陸先生


  陸雲驍卻淡淡的勾了勾唇,英俊邪魅的臉頓時泛起了幾分漫不經心的冷意。
  「我現在是她的男人。」
  低沉磁性的聲音緩緩從那性感淡薄的唇中溢了出來。
  洛景城的臉色當即便難看了起來。
  清歡聽見陸雲驍的話,心頭微微悸動,忍不住的睜開眼睛,看向了抱着自己的男人。
  下巴的弧度是那樣的性感且硬朗,俊臉泛着淺笑,異常的迷人。
  「洛景城,我不介意將我知道的東西全部都告訴薄父,你放心我做事向來周全,證據什麼的自然是有的。」
  不想繼續跟這個渣男有任何的牽扯,清歡直接冷聲的開口,語氣中帶着漫不經心的威脅。
  那氣勢,竟然跟陸雲驍有幾分相似?
  洛景城的臉色愈發的難看了起來。
  陰鷙的目光在薄清歡的臉上停留了數秒,隨後便轉身,朝着別墅的大門口走了過去。
  「你怎麼樣?」
  陸雲驍低眸看向了她,眼底藏着隱隱的關切。
  「扶我過去坐一會兒吧。」
  清歡看了看陸雲驍英俊的臉,輕輕的開口說道。
  陸雲驍一言不發,但是動作輕柔溫和。
  扶着清歡在沙發中坐了下來,隨後便站在了一邊。
  「大小姐。」
  鍾叔這個時候走了過來,滿是皺紋的臉上看着清歡的時候是帶着笑容的。
  「鍾爺爺。」
  清歡看向了鍾叔,笑了起來。
  「老爺說的話,您不要往心裏去啊,老爺可能是氣糊塗了,不會真的懲罰你的。」
  鍾叔拿來了清歡最喜歡吃的曲奇餅,放在了茶几上,隨後緩緩的說道。
  「爸爸這次……可能是真的生氣了吧。」
  清歡笑了笑,拿起一塊曲奇餅便吃了起來。
  「小姐只要跟老爺服個軟,老爺就會原諒小姐了,這麼多年,不一直都是這樣嗎?」
  鍾叔笑了笑,開口說道。
  「嗯嗯。」
  清歡點了點頭,小臉上沒有了繼續談下去的興趣。
  鍾叔也了解薄清歡的性格,當即便轉身走掉了。
  只是,在轉身的時候,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陸雲驍,眼底閃爍着淡淡的疑惑。
  這麼多年的冷漠沉穩,沒有絲毫的存在感,好似在薄家,陸雲驍就是一個透明人一樣。
  可是如今,卻做出這樣的事情。
  真是,有點令人費解啊。
  「陸雲驍,你先回去吧,我會跟爸爸商量我們之間的事情的。」
  清歡吃了一塊曲奇餅,心情好了不少,隨後便對陸雲驍說道。
  「這件事,我來處理就好,正好趁着這次的機會,你好好休息。」
  陸雲驍卻淡淡的看着她,低沉磁性的聲音開口說道。
  「好啊。」
清歡聞言,點了點頭。
  陸雲驍看着她那笑容明媚的樣子,眸色一深,俯身便在清歡的唇上吻了一下,接着便起身,大步的離開了別墅。
  觸碰了一下自己的唇瓣,清歡的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怎麼從前沒有發現,陸雲驍這麼帥呢。
  「……」   天空越來越陰沉,小雨也漸漸的變成了大雨。
  清歡手中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邊,看着外面朦朧的景色,微微嘆了口氣,隨後便喝了一口咖啡,接着便把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則是躺在了床上。
  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了。
  薄父沒有要見她的意思,而陸雲驍也沒有絲毫的消息。
  她不禁有些煩躁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扣……」   就在這時,一道輕微的聲音從陽台的位置響起。
  清歡抬眸,看向了陽台。
  昏暗的夜色中,一抹高大的身影直接躍上了陽台,那英俊邪魅的臉,真是陸雲驍。
  她震驚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從陽台翻進來的陸雲驍。
  趕忙起身,打開了陽台的門。
  「你怎麼做到的?」
  詫異的看着渾身濕透的男人,清歡的小臉泛着淺淡的紅暈。
  陸雲驍沉默的看着清歡的小臉,忽然伸手,捧住了清歡的臉蛋,俯身便吻了過來。
  「唔……」   清歡一愣,瞪大了眼睛。
  所以,這個男人大晚上的,冒着雨,翻越了陽台,就是為了吻她?
  有些好笑,心臟也輕微的悸動起來。
  她卻沒有伸手去抱男人的身體,濕漉漉的,好髒的……   親吻了一會兒,直到女人的唇瓣紅腫起來,陸雲驍才離開了她的唇。
  「該我找一套衣服,嗯?」
  陸雲驍依舊捧着她的臉,低沉磁性的嗓音泛着幾分沙啞。
  清歡的耳尖一酥,愣愣的便點了點頭。
  「乖。」
  很是滿意女人乖巧的模樣,陸雲驍勾了勾唇角,隨後便鬆開了她,走向了衛生間內。
  當嘩啦啦的水聲響了起來,愣在原地的清歡才回過神。
  「喂,我這裡沒有男人的衣服啊。」
  她走到了衛生間的門口,開口說道。
  「你衣帽間左手邊的抽屜里有我的備用衣服。」
  陸雲驍低低的聲音從衛生間內傳來。
  清歡聞言,當即便瞪大了眼睛。
  精緻的小臉上閃過一抹吃驚,按照陸雲驍所說的走進了衣帽間。
  當打開左手邊的抽屜的時候,果然看見了一套嶄新的黑衣黑褲,甚至,連內褲都有。
  清歡:「……」   嘴角微微抽了抽,這男人什麼時候放在這裡的?
她怎麼不知道?
  「我把衣服放在門口了啊。」
  清歡心中滿是疑惑,打算等陸雲驍洗完了出來再問。
  「拿進來。」
  只是,陸雲驍卻直接這樣說道。
  清歡的小臉微微紅了紅,輕咳一聲開口:「自己出來拿,不要忘了,你現在還是我的保鏢呢。」
  很是傲嬌的說道,說完,便準備朝着沙發走過去。
  只是,就在這時,衛生間的門忽然打開了。
  她剛要疑惑的轉頭,手腕便是一緊,接着身體便被那大力往後面拽了過去。
  「啊……」   驚呼聲還沒出口,就被關門的聲音給打斷了。
  她的後背靠在滿是水汽的牆壁上,身前,是男人挺拔的身體,赤,裸的肌,膚泛着熱氣,肌肉結實的讓她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陸雲驍,你,你幹什麼?」
  清歡眨了眨眼眸,雙手有些無措的交疊在胸口處。
  「歡歡,你不是喜歡我?」
  陸雲驍緩緩的靠近了清歡的小臉,呼吸都噴薄在了清歡的臉上,低低的聲音磁性好聽,似乎是故意在蠱惑她一樣。
  只是,清歡聽着陸雲驍的話,神情微微一頓。
  「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她不是喜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