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不知歸期的故人
不知歸期的故人 連載中

不知歸期的故人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蘇雲曦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雲曦 蕭寒辰

蘇雲曦和蕭寒辰在一起三年,做他床上的情人,床下的出氣筒
她在他心中卑賤如泥,她的姐姐確實他心頭的硃砂痣
直到一次次的陷害和痛苦之後,她不願愛他,他卻死不放手
展開

《不知歸期的故人》章節試讀:

第五章 蕭母鄙夷


這樣的幸福無論是多麼的短暫。
蘇雲曦都要緊緊地抓住,直到最後一天她死去,也能了無遺憾。
也許卑微,她卻不在乎別人的想法。
而那些在歲月之中流淌的秘密,就讓它隨着時間長河消散吧。
蘇雲曦嘴角露出一個慘淡卻幸福的笑容,就讓她這卑微的小小願望實現吧。
「蘇雲曦。」
冰冷又有些莫名熟悉的女聲從身後傳來,蘇雲曦回頭看過去,一個高雅美麗的貴婦人出現在眼前。
蘇雲曦忍不住一陣恍惚,即使好多年沒有見過,她仍舊知道,這是蕭寒辰的母親,一套白色的香奈兒套裝,精緻高雅的妝容,周身圍繞着淡雅的香水味道,不僅僅優雅端莊而且風韻猶存。
蕭寒辰長相上跟她母親有些相像。
甚至是看着她的冰冷眼神,都很是相像。
「伯母——」 蘇雲曦低着頭,單薄的身子看起來弱不禁風。
「昨天是我將你送到醫院的。」
蕭寒辰的母親開門見山,蘇雲曦驚訝的抬頭看向蕭寒辰的母親。
不是蕭寒辰將她送到醫院的,而是蕭寒辰的母親—— 那她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滿床滿屋的狼藉,那場景該是多麼的見不得人。
蘇雲曦不發一言,但是低垂着的頭能看出臉色越加的慘白,換做是她,看到那一幕也根本都接受不了吧。
蕭寒辰的母親果然聲音十足的冰冷的說道。
「你們蘇家姐妹還真是沒有一點節操,根本不要自己的臉面了。
你們不要臉,我們蕭家還要臉面呢!」
「對不起,伯母——」 蘇雲曦眼眶微紅,只能輕聲的如此說道。
是啊,她的愛就是如此的卑劣不堪,可是她仍舊不願意離開,她的人生已經太短了,不能再去浪費了。
「你別叫我伯母,我當不起。」
蘇雲曦咬着嘴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蘇雲曦,你要是還要臉,就離開寒辰,你要多少錢,只要不過分我都給你。」
蘇雲曦喃喃的說道。
「我不要您的錢,我只是喜歡他,除非他開口說不用我留在他身邊了,否則我是不會離開他的。」
蕭寒辰的母親臉色越發冰冷。
「他是不可能和你有結果的,早晚要跟別的女人結婚在一起!
你就願意一直做個無名無分的小三?
到時候被他拋棄,你還不是什麼都得不到?」
「我……如果那個時候,我一定再也不出現在蕭寒辰的面前,永遠不會來打擾他的。」
蘇雲曦只是小聲的說道。
蕭寒辰母親最終沒有和蘇雲曦談判成功,不歡而散。
蘇雲曦獨自一人離開醫院,像是一抹幽魂一般,晃蕩着走在街上,看到街上情侶相互依偎,臉上的小臉耀眼而溫馨。
她是多麼的羨慕,這些普普通通的幸福生活,距離她是那麼的遙遠。
遙遠到遙不可及,這一輩子可能都沒辦法企及了。
曾經在沒有被蘇家收養的時候,她和小謹哥哥吃了多少的苦,那是沒有人知道的黑暗時光。
她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
只有小謹哥哥知道,可是小謹哥哥在哪裡?
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刻,是否還能見到他?
想到這裡蘇雲曦不禁悲從中來,眼淚在她眼中不斷的凝視,化作斑駁的淚光在臉頰之上流淌。
而在蘇雲曦沒有看到的遠方,蕭寒辰正在車內看到這一幕,看到她單薄消瘦的身影孤單的坐在長椅上,淚流滿面。
那個樣子死寂的蘇雲曦,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蕭寒辰拿出手機,一個電話直接打給了蘇雲曦。
她馬上將臉上的淚水擦乾淨,裝作若無其事一般的樣子,接起了電話。
「蕭寒辰,有什麼事情嗎?」
蕭寒辰很少會主動給她打電話,這讓她很驚奇。
「蘇雲曦,你抬頭看前面。」
蘇雲曦疑惑的抬頭看向對面,看見一輛豪車的上面,車窗搖了下來,露出了蕭寒辰完美的側臉。
「你現在就過來。」
蘇雲曦驚喜的看向蕭寒辰,難道他是來接她的?
心情跌到了低谷,卻馬上開心了起來,蕭寒辰竟然回來接她嗎?
蘇雲曦簡直不敢相信,臉上也不自覺露出了笑容。
蘇雲曦幾乎是小跑的跑到了蕭寒辰的車前面,她蒼白的小臉上卻露出明媚的笑容,看着蕭寒辰。
不過蘇雲曦馬上就看到了副駕駛上有一個女人,年輕貌美,**浪的頭髮披散在白皙的肩上,紅唇淡淡的勾起,一雙柔媚的大眼睛正在打量着她。
那眼神好像是在評估她值多少錢一樣。
蘇雲曦的笑容僵硬在臉上,看着他身邊的女人明艷照人的臉龐,她就像是背景一樣的蒼白。
「蘇小姐,我們見過面的!」
那漂亮女郎甩了下精緻的長捲髮,摘下墨鏡,復古紅的性感薄唇輕啟,帶着幾許玩味和意味深長的笑,讓蘇雲曦渾身不自在。
蘇雲曦內心忐忑,仔細的看了一下,還是想不起來和這個女人在哪裡見過。
「蕭寒辰,讓蘇小姐也上車吧,你不是要給我賣珠寶么,總要有個女人幫忙參詳一下,想必蘇小姐跟了你這麼久,是很有眼光的。」
她的笑容明艷動人,讓人難以拒絕。
蘇雲曦勉強一笑。
「對不起了這位小姐,我還有點別的事情,就不陪您去了。」
蘇雲曦沒有野心去擠走蕭寒辰身邊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只是一個見不得光的發泄工具而已,所以既便是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更何況,蕭寒辰從來沒有給她送過東西,更別說是珠寶了。
蕭寒辰就像是根本沒聽清楚她說的話一般,只是冰冷的丟下兩個字。
「上車。」
蘇雲曦張了張嘴,最後頹然的上了車。
一路上蘇雲曦就像是一個小透明一樣,被閑置在車後面。
蕭寒辰彬彬有禮的帶着笑容,和明艷動人的女人相談甚歡。
蘇雲曦也知道了這個女人的名字,她的名字叫林清音,是一個富家千金,和蕭寒辰門當戶對,兩個家族也有着婚約。
也就是說林清音是蕭寒辰正經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