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命狂魔
天命狂魔 連載中

天命狂魔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葉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天 葉驚雲 奇幻玄幻

天命繁星神體現 腥風血雨天地怨 年少輕狂心魔出 正邪只在一念間 生前廢柴的少年葉天,轉世重生,成為嫡系少爺! 這個大陸,但凡武者,都會覺醒武魂,強大的武者,可以移山填海,憑藉一己之力顛覆一國,更有傳說中的無上人物,可以穿梭空間,逆轉時光,無所不能! 偏偏,葉天成了一個沒有武魂的廢物…… 重活一世,定當順應本心,管它所謂正與邪,腳下屍骨成堆,登臨絕巔,盪盡一切不平事,流血漂櫓,成就無上,斬滅諸天敵!展開

《天命狂魔》章節試讀:

第四章 豪情萬丈


  「葉天,你給我等着!」
似乎是葉驚明的話語起了作用,葉飛站在下首,雙拳緊緊地攥起。
  「你好好修鍊,我去找你大伯去,年會,要他們好看!」
叮囑一聲,葉驚明走出了房間。
  第二天清晨,葉驚雲的府邸門口,一匹角麟馬停在門口,神駿無比,是長途外出,不可多得的佳選,一日之間,奔行兩千里不是問題。
葉家身為金戈城三大家族之一,這自然不算新鮮。
  「小天,這桿九星槍是一件法器,你拿着,在宗門之中勤加修鍊。」
葉驚雲將一桿寒光閃爍亮錚錚的長槍,遞了過來。
  「法器?」
  葉天的心中吃了一驚,他雖然修為弱小,但還是對兵器的等級劃分有所了解,從低到高,依次是凡器,法器,靈器,天器,甚至更為高級的玄器等,對於他來說,一件法器已經是極其的不可多得,謹慎地接過九星槍,仔細端詳起來。
  眼前的長槍,由千年寒鐵鑄造,整體呈銀灰色,握在手中,沁人的冰涼氣息從掌心處傳入體內,使人心神一震。
  在槍身處,鑲嵌有九顆指甲大小的寶石,發出幽藍的朦朧光亮,宛若星辰,憑添了幾分大氣,槍尖寒光閃閃,在陽光的折射下,刺人眼目,難以正視。
  「爹,娘,我走了!」
  不敢多做停留,怕讓父母和自己更加傷感,強忍着眼中的淚水,葉天翻身上了角麟馬。
  「孩子,萬事多加小心!」
  女人情感最是細膩,在叮囑完這句話後,趙婉兒就已經控制不住,哽咽了起來。
  揮了揮手,沒有回頭,葉天就這樣策馬遠去,帶起一縷飛揚的塵土。
  葉驚雲因為他實力不夠,無法使用儲物戒指,怕反遭人惦記,也就沒有給他。
  無奈,葉天只得將長槍背負在身上,肩膀處斜挎着一個包袱,懷揣父親的親筆書信,第一次,離開了他從小長大的地方。
  茫茫的原野之上,一名少年背負長槍,胯下駿馬神駿無匹,不時發出嘶鳴,縱馬馳騁,一路奔騰而去。
  那噠噠的馬蹄聲,為他的前路,踏響了鏗鏘的樂章。
  看着身邊呼嘯而過的景物,縱目望向前方,葉天的心中不由得豪情萬丈。
  新的征程,就此開始,策馬奔騰,他的人生路,註定不再平凡,前途許多未知,等着他去探尋。
  縱馬眺前方,路漫長,負長槍!
  壯志在胸膛!
  灑熱血,動八方!
  登臨絕巔,一杯濁酒,我自盡張狂!
  萬青宗,坐落在萬枯森林的南部,金戈城以北,數千里之地。
  一條連綿的山脈起伏,橫亘在那裡,**的山峰最為陡峭挺拔,直入雲端,頗有些仙霧繚繞之勢,被命名為萬青峰,周圍有九道略低的山峰相連,環繞,形成九龍拱衛一珠的天然大勢。
  數千年來,正是因為他和其他幾個宗門的存在,有效地阻止了一次又一次的凶獸入侵,故此宗門在普通人的眼中,被視作拯救苦難的聖地,很多資質上佳的少年,都會被送去修鍊。
  騎着角麟馬,用了足足五天的時間,葉天才到達。
  「來着止步,何人亂闖我山門聖地!」
  萬青峰山腳下,兩名守山弟子,目光冰冷地盯着走來的葉天,不善的同時,透漏着高傲。
  葉天的姿態放得很低,謙遜有禮地拱手道:「兩位師兄,有禮了,我是前來拜師學藝的!」
  「胡鬧,現在不是收徒時間,速速離去,不要在這裡徘徊!」
一名弟子不屑地掃了他一眼,冷聲喝道。
  初來萬青宗,就碰壁,遇到這等狐假虎威的守山弟子,葉天忍不住眉頭皺起,這萬青宗,都是如此高傲,不明事理之輩么?
  但想到父母那殷切的目光,和自己前來的目的,葉天還是壓住了心頭的怒火,從懷中取出了父親書寫的信件道:「兩位師兄有所不知,家父修有書信一封,特讓我呈遞給宗主!」
  「滾,宗主也是你能隨便見的,以為隨意拿一張破紙,就可以矇混過關,再不滾,別怪我們不客氣!」
  誰知道,那兩人對葉天手中的書信理都不理,另一人,更是直接不耐煩地喝罵出口。
  葉天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這兩人,好不講理,自己三番兩次地以禮相待,卑躬屈膝,對他們一再忍讓,可是,他們卻百般刁難,不屑一顧。
  「狗仗人勢的東西!」
葉天終於無法忍受,胸中的怒火被徹底點燃。
  聽聞他的話語,兩人先是一愣,接着目露凶光,其中一人更是勃然大怒道:」小子,你想找死么!」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之前還異常謙虛的葉天,驚天突然間變了臉色,隨之,兩人怒氣橫生,一個毛頭小子,也敢對他們如此無禮。
  「找死?
你們兩個,還不配!」
  葉天感知到,兩人的修為,一個在練氣境五重,一個是六重境界,他在這幾日的時間裏,如脫韁的野馬,一路馳騁,心情得到升華,修為更是大進,已經快要突破到了七重,怎麼會將這兩人放在眼中。
  「教訓他!」
  相視一眼,兩人同時出手,準備狠狠地教訓一下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
  「哼!」
  卻見葉天,冷哼一聲,欺身向前,雙拳同時轟出,帶着呼嘯的風聲,一招天罡拳,擊在了兩人的胸口。
  蹬蹬,兩人只感覺澎湃的勁力襲來,均被震得連連後退,嘴角溢血,眼中儘是駭然。
  「再有下次,決不饒恕!」
葉天冷哼一聲,停止了出手。
  兩名守山弟子相視苦笑,看來作為守山弟子,只有挨虐的份兒。
  守山的弟子,一般都是實力低下者充當,但凡有些實力和地位者,是不會來守山的,這種活兒,為大多數人所不屑,說白了,就是個打雜的,也就在外人面前耍耍威風。
  「還愣着做什麼,前面帶路!」
  葉天的冷喝聲從身旁傳來,嚇得兩人一個激靈,連忙點頭,屁顛屁顛地跑到前方,為他引路。
  萬青宗上,長青殿內,一名年約四十的中年男子,端坐在上方,身上氣息如淵似海,一雙濃重的虎眉,自帶一番大威嚴,正是萬青宗宗主,何景山。
  此刻,他正拆開葉天所呈遞的書信,開始閱覽。
  「哦,原來是驚雲師弟之子!」
當看到書信的落款之後,何景山的眉毛一挑,露出喜色,滿臉的笑意。
  站立在下方的葉天,上前一步恭敬道:「宗主大人,家父特命我攜此書信,前來萬青宗學習,並替他向您帶好!」
  「好,不錯,果然是虎父無犬子,既然是驚雲師弟之子,你安心在宗門內修鍊便是!
』   葉天聞言,眼露驚喜,連忙開口道謝。
  」但是,既然進入宗門,無論何人,一切憑實力說話,不管你是什麼身份,都不會被偏袒絲毫,鍊氣六重的修為,還有些偏弱,你父親當年,天資何等非凡,只是被俗世沾身,耽誤了修行,你定要努力,超越父輩,想要被人尊重,就要有讓人信服的實力!
「   何景山的話鋒一轉,突然收起了笑了,威嚴地說道。
  「宗主所言極是,葉天定當謹記在心!」
葉天正色開口。
  「嗯,好了,你去吧!」
揮了揮手,何景山起身離開。
  有專門的弟子,負責指引並安排葉天的入宗和住宿等瑣事,太陽高掛正空之時,一切總算結束。
  一系列的小事,葉天都沒有太過在意,一切都是按照宗門的規矩來,對他來說,目前最首要的就是抓緊一切時間,儘早地提升自己的實力,以應對家族的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