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相師在都市
極品相師在都市 連載中

極品相師在都市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宋晴晴 賀九爺 都市小說

鐵口一開,運勢好壞; 銅口一開,富貴在懷; 金口一開,命運更改! 六爻算盡天下事,八字測遍世間人!展開

《極品相師在都市》章節試讀:

第8章


第8章    我心下略一計較,隱在一群護衛後頭,大聲叫道:「大家別聽她的,有本事把劉大師的屍體掛出來給我們看看啊!
怕她個鬼,咱們這裡有劉大師布的法陣,什麼鬼都不敢進來!」
   紙人陰森的臉往我這邊一偏:「誰找死?」
   我藏在人後大罵:「你找死,有種你進來啊!」
   我剛說完,那紙人還真他媽飄了進來,嚇得一群人尖叫不斷。
   「小先生,你來保護九爺!」
阿彪沖我喊了一聲。
   說罷就挺身上前,暴喝一聲:「圍殺!」
   那十名護衛雖然人人驚懼,但還是硬着頭皮掣出短棍,跟着阿彪疾奔上前。
   然而他們動作雖然迅捷,那紙人卻是更快,白影一晃,就一躍而起,撲到了一名護衛頭上。
   「啊!」
那護衛高聲慘呼。
   伴隨着紙人詭異的笑聲,殷紅的血珠子隨風飛濺!
   我護着賀九爺退後,此時院中燈光大亮,看得頗為分明,原來那紙人手上長出了黑色的長指甲,鋒利如刀,那護衛一張臉被抓得血肉模糊。
   阿彪等人急忙搶上救援,白影卻是倏忽消失,如同鬼魅,眨眼間趴在了另一名護衛背上。
   那護衛如同背了一塊千斤巨石,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瞬間被壓在地上,只聽到骨頭碎裂之聲,當時就沒了動靜。
   其他人嚇得駭然驚呼,那紙人卻已轉移了目標,摟住了一名護衛的腦袋。
   就在這時,只聽「鏘」的一聲響,咒音震蕩,那紙人呆了一呆,頓時被阿彪抓住機會,搶身上前,五指成爪,一把鎖住那紙人脖子。
   姓孟的手持黃銅碰鈴,雙手一合,又是發出鏘的一聲!
   另一名弟子左掌前推,掌中殷紅如血,應該是畫了某種符咒,口中喃喃。
   那紙人發出一聲凄厲尖叫,其餘護衛見狀,紛紛撲殺上去。
   突然「嗤」的一聲火光爆起,那紙人無風自燃,阿彪等人急忙後退,卻也有好些人被火焰灼傷。
   那紙人燃得極快,片刻就化為了灰燼。
   劫後餘生,好些人高聲歡呼起來。
   姓孟的一臉冷酷地收起碰鈴,傲然道:「妖孽,也敢在老子面前耍威風!」
   我無力吐槽,凝目望向霧氣深處。
   「呵呵呵呵!」
   一陣陰森凄厲的笑聲自霧氣中傳出。
   不一會兒,就見白影一晃,又一具紙人自霧中現身,五官依舊是賀家二小姐的樣貌。
   不等眾人驚呼,緊接着白影浮動,又一具紙人冒了出來。
   也就片刻功夫,至少站出了十餘個恐怖的身影,並排圍在院門前,面目陰森,詭異之極!
   伴隨一陣凄厲笑聲,一具紙人飄了進來,眨眼就撲到一名護衛頭上,指甲亂舞,瞬間鮮血飛濺。
   姓孟的師兄弟二人又是如法炮製,一人施法碰鈴,一人手持符咒,阿彪身手過人,貼身格鬥擒拿,花了好大功夫,再度將那紙人擒下。
   那紙人隨即自燃化灰,而護衛又重傷了三人,剩下的五人也是血跡斑斑,各自挂彩。
   阿彪臉上也挨了一下,鮮血淋漓。
   可是沒等他們喘口氣,又是一具紙人飄了進來。
   一群護衛包括姓孟的師兄弟二人,都是臉色煞白。
   「這……這是鬼,我們根本殺不了!」
有人顫聲叫道。
   「閉嘴!」
阿彪面沉如水,擦了一把臉上淌下的血厲聲道,「大不了是個死,怕他個鳥!」
   紙人發出一串呵呵冷笑:「我既是地獄,今晚你們統統都得死!」
   噌的一聲,長出十根漆黑的指甲,如同猛獸的利爪。
   我見狀,故意裝出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大叫一聲:「有鬼,有鬼啊,趕緊跑啊!」
拉着賀九爺就往別墅裡頭跑。
   那些個傭人被我一叫,嚇得鬧哄哄地跟着一窩蜂地往裡逃去。
   「當心!」
   「我他媽的!」
   身後阿彪和那姓孟的齊聲大叫。
   我心中默數:「一、二……」    數到「二」時,身形突地一頓,腳步交叉,右手後揮,堪堪拍在那紙人腦門上。
   頓時一道血箭自紙人顱頂飈出,同時霧氣深處傳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我一腳將其踹翻,不着痕迹地把夾在指間的陽銅釘收回。
   此時阿彪等人已經趕到,撲上來各自施展手段將紙人鎖拿在地,姓孟的師兄弟也是嚴陣以待。
   只見那紙人頭頂殷紅的鮮血汩汩冒出,轉眼間就將雪白的紙人染成了紅色,院門外那十餘具紙人同時騰起一串火焰,轉眼化為灰燼。
   地上那具紙人被血水浸染後,也化成了一灘濕紙,軟趴趴地貼在地上。
   「怎麼回事?」
姓孟的驚疑問。
   賀九爺等人也是一臉懵逼。
   我沒空理他們,趕緊過去查看幾重傷倒地的護衛,傷得很嚴重,不過幸好都沒有傷及性命。
   其實不管對方是人是鬼,只要是操控紙人,必然是用附魂的法子。
   紙人只是附魂的依憑,就算被打殺幾次,也沒有任何作用,對方頂多就是再換一個殼而已。
   我年紀輕,又沒有劉飛鶴的名氣,隱在人群里毫不起眼,不會讓對方生出什麼戒心。
   這優勢要浪費了那多可惜?
   所以要麼不出手,要出手就得一擊必殺!
   我早早在手掌里夾了一枚陽銅釘,看準機會,故意裝作驚慌失措,拉着賀九爺往屋裡逃,引誘對方來追。
   我們這派的陽銅釘,以陽銅鍛打,再鏤刻鎮煞靈咒,以秘法煉製,雖然比不上白骨釘,卻也相差不多。
   對方附魂在紙人上,被陽銅釘貫穿腦顱,不管是人是鬼,怕是都得殘了。
   都說術法對決,千變萬化,兇險莫測,稍一不慎就可能死無葬身之地,還真不是說著玩的!
   嘖嘖,引以為戒,引以為戒!
   阿彪包紮好臉上的傷口,指揮傭人把受傷的護衛搬進屋去。
   賀九爺找過來和我商議,沒說幾句,突然有人指着院門大叫:「有東西!」
   「是我們!」
霧氣涌動,從裏面跌跌撞撞跑進來幾個人。
   「師父!」
   「劉大師!」
   眾人驚喜大叫。
   原來是劉飛鶴,身後兩名弟子各背着一人,看穿着應該是之前失蹤的兩名護衛。

《極品相師在都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