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令主降臨,爾等聽令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 連載中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玉蘭 秦天 都市小說

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兩塊神秘的令牌,一塊閻王令,見之必死;一塊神王令,雞犬升天,而他,便是兩塊令牌唯一的主人......展開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章節試讀:

第3章


第3章    馬庸翻看那一摞收費單,忍不住皺眉。
  「這些藥品本身沒問題。
但因為是進口的,價格高昂。
我們一般都是在病人主動要求的情況下,才給使用——」  旁邊楊玉蘭急忙道:「馬院長,我們沒有要求用這些葯!」
  「從第一次用藥,我就一直要求,盡量用醫保範圍內的。」
  「這麼貴的葯,我哪裡用得起!」
  馬庸沉着臉看向李強:「李主任,究竟怎麼回事?」
  「你當著大家的面,給我講清楚!」
  李強慌了手腳,急忙道:「院長您聽我說。
這都是蘇家人安排的。」
  「蘇家小少爺蘇文成親自打電話給我,說一定要用最好的葯。」
  「至於誰來結賬,他卻沒有說——」  蘇文成?
  聽了這話,楊玉蘭氣憤的道:「我明白了。
蘇文成這個臭小子,這是故意的坑害我們!」
  「他這是要用巨額醫療費來要挾我們啊!」
  「我不管!」
  「你們在未經我同意的情況下,擅自改變藥品,一切費用,你們找蘇文成去承擔!」
  馬庸看向秦天,試探的道:「這確實是我們的問題。
秦先生,我有個方案。」
  「所有額外的這些費用,由醫院想辦法解決,您看怎麼樣?」
  秦天指了指曹德和李強,冷聲道:「這兩個人,醫德敗壞,我覺得不適合繼續待在醫療隊伍里,敗壞天使名聲。」
  「立該開除,永久吊銷行醫執照。」
  「什麼?」
馬庸吃了一驚。
  開除職務,已經是很嚴厲的處罰。
  不過不至於趕盡殺絕。
曹德和李強,完全可以再去別的醫院。
  但是,吊銷行醫執照,還是永久,這等於直接斷了他們的飯碗。
  搶人飯碗,等於謀人性命。
  曹德和李強一聽就急了,紅着眼睛,朝秦天沖了上來。
  秦天抬腿,隨便的兩腳,將他們像皮球一樣踢了出去。
  他看着馬庸,冷笑道:「你很難辦嗎?」
  「要不要我把王伯年叫過來,讓他當面告訴你該怎麼辦?」
  「王……」馬庸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王伯年!
  醫學總會的會長!
  他這個地級市的院長,在王伯年面前,連個屁都算不上!
  想要巴結,都找不到門路。
  沒想到,秦天不僅僅直呼其名,而且聽起來,很隨意。
  彷彿,王伯年只不過是他的一個下屬。
  馬庸驚出一身冷汗,急忙道:「不用不用!」
  「這點小事,我還能處理!」
  他看着李強和曹德,疾言厲色:  「我接到不止一次舉報,說你們要挾病人送紅包。」
  「這種敗類,簡直是給我們醫療系統抹黑!」
  「從現在開始,你們已經不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了。」
  「你們的行醫執照,我會立刻報請總會,永久吊銷!」
  「馬院長,你不能這樣!
這是要逼死我們啊!」
  「馬院長,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千萬不要做絕!」
  兩個人聽了,如五雷轟頂,爬過來跪在馬庸面前,苦苦哀求。
  馬庸吁了口氣,對秦天笑道:「秦先生,這樣可以了吧?」
  李強和曹德反應過來,知道問題的關鍵在於秦天。
  他們能不能躲過這一劫,只不過是秦天一句話的事情。
  他們跪行到秦天面前,不停的磕頭祈求。
看上去像兩隻落水狗一樣狼狽。
  這時候,一直跪在旁邊的那個農村婦女,弱弱的道:  「這位先生,你就是要趕走李強醫生,也等他給我寶兒做完手術吧。」
  「他走了,我寶兒怎麼辦?」
  秦天誠懇的道:「你放心。
稍等我去幫你看一下。」
  「不出意外的話,這普天之下,應該還沒有我治不了的病。」
  村婦半信半疑。
  馬庸聽了秦天的話,眼前一亮。
  怪不得能使喚醫學總會的王伯年,難道,他是一位神醫?
  「王隊長,把這兩個敗類給我趕出去。」
  「影響了醫院的形象是小事,影響了秦先生的心情是大事!」
  那個光頭三角眼的保安隊長傻了眼。
  他被李強叫來,原本是對付暴徒的。
  此刻院長發話,不敢不聽。
他親自動手,和幾個下屬把李強和曹德像死狗一樣架了出去。
  終於清靜了。
  圍觀的病患及家屬很多都受到過這兩個人的盤剝,此刻,他們興奮的鼓起掌來。
  那個村婦猶豫了一下,有些質疑的道:「你這麼年輕,真的會治病嗎?」
  秦天對旁邊的楊玉蘭說道:「媽,我進去看看那孩子。
你帶着蘇酥在這裡等我好不好?」
  「您放心,我一定會治好蘇酥的病。」
  楊玉蘭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她看向秦天的眼神,仍舊充滿了陌生和排斥。
  這個害自己女兒身敗名裂的傢伙,一別五年,都以為他死了。
  現在突然出現,似乎變的不一樣了。
  連堂堂一個院長,都對他言聽計從。
  而且,似乎牽扯到醫學總會。
  因為之前也是做醫療行業,所以楊玉蘭對於醫學總會,還是有所了解的。
  在她心目中,那就是觸摸不到的殿堂。
  「秦先生,跟我來!」
馬庸親自帶着秦天,來到了一處病房。
  他也想親眼看看,這個揚言普天下沒有他治不了的病的年輕人,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
  「患者翟小毛,八個月。」
  「這個女人半夜餵奶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壓迫到孩子,如果再晚一會發現,就徹底沒救了……」  「因為缺氧,導致孩子大量腦細胞死亡,也就是老百姓們所說的腦癱……」  「這種情況,從我們醫生的角度來說,其實已經沒有治療的價值……秦先生,您做什麼?」
  「難道要針灸?」
  看到秦天把翟小毛翻過去,然後,拿出了一盒細針,馬庸楞了一下,有些想笑。
  他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把這年輕人當回事了?
  針灸可以治療腦癱?
這不是鬧嘛!
  只不過,秦天手中的細針有些特別。
  比普通針灸所用的針,更細,更長。
而且,通體烏色,不知道什麼材質。
  他還想說什麼,接下來秦天的舉動,令他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這是,傳聞中的鬼門十三針?」
直到秦天一翻行雲流水的操作結束,馬庸才低聲問道。
  因為激動,聲音都是顫抖的。
  秦天聚氣掌心,最後在翟小毛的後心輕輕拍了一下。
  昏死中的翟小毛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秦天往門口走去,淡然道:  「孩子不是因為壓迫。
而是被痰所阻,導致呼吸不通……馬院長,關於我的事情,慎言。」
  等到馬庸反應過來,秦天已經飄然遠去。
  「鬼門十三針!」
  「想不到,我竟然能看到傳聞中的鬼門十三針!」
  「秦先生,難道他是——」忽然想到傳聞中的一個人物,馬庸身子一顫,差點跌倒。
  他滿頭的冷汗,此刻深深的慶幸,自己沒有得罪了秦天!

《令主降臨,爾等聽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