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武巔峰,戰神從獄中歸來
醫武巔峰,戰神從獄中歸來 連載中

醫武巔峰,戰神從獄中歸來

來源:掌中雲 作者:江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天 現代言情 趙思念

三年前,江天捲入豪門鬥爭,身殘入獄,趙家女王因他淪落凡塵
三年後,他是龍國戰神,醫武雙修,權勢滔天
他掀起報復的浪潮,讓仇人在絕望中懺悔,他付出自己的一切,只為愛人重回巔峰!展開

《醫武巔峰,戰神從獄中歸來》章節試讀:

第2章 天海趙家


坐到漆黑如墨的車輛中,趙思念忽然發現這車並不是表面上看着那麼簡單。
這輛車加裝防彈鋼板,玻璃,內設豪華,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最關鍵的,她前面開車的司機,隱隱有些眼熟。
「江天,你不是坐牢三年嗎?這是怎麼一回事?」
趙思念不傻,這樣一列車隊,彰顯地位,高貴尊崇,恐怕天海首富,天海一把手都不曾擁有。
即便她已經脫離豪門三年,曾經她所接受的貴族教育依然讓她保持着良好的眼光。
江天看着面前憔悴的女人,內心感覺虧欠良多,聲音也跟着柔和。
「不管我這三年發生了什麼,你只要記得,我是你男人就行。」
聽着江天的話語,趙思念有些感動。
只是,三年的折磨,過去的恩怨,哪裡是那麼容易化解。
「江天,不管你這三年經歷了什麼,現在的你也不可能是秦李兩家的對手,如果讓他們知道你出來了的話,肯定會對付你,你還是離開這裡吧。」
趙思念眼神冰冷,彷彿在和一個陌生人說話。
江天不為所動,只是一隻手霸道的摟住了趙思念的腰肢。
她身體依然柔軟,帶着一股幽香,似乎想要掙扎,但終究是鬆軟了下來。
「你在關心我?」江天玩味道。
趙思念心中一慌,強硬道:「關心你?可能嗎?如果當初不是你,秦趙兩家的聯姻也不會被打破,秦家也不會對趙家出手。」
「我和你不過是一場誤會,我在國外留學好幾年,思想很開放,不會因為和你上過床就非你不可。」
「更何況,是你害了我,我恨你還差不多!」
江天淡漠一笑,摟得趙思念更緊了兩分,聲音低沉道:「嘴硬的女人,如果你真那麼開放,隨便和天海一個豪門聯姻不就行了?」
「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王,絕對不會向他們低頭,至於恨我,你有這個資格。」
「但是不管怎麼樣,我是你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一個。」
趙思念還要狡辯:「那是因為秦家......嗚嗚!」
還沒說完,灼熱的鼻息就拍打在了她的臉上,雙唇被霸道的吻住,笨拙的舌在狂野的索取。
她掙扎,依然顯得如此無力。
等到江天放開她,趙思念的臉上反而是露出了幾分惱羞成怒的嬌嗔美感。
「嘴硬?再嘴硬一個試試?」江天一臉正經神色,趙思念倔強的仰着頭,眼角帶着淚花,卻是沒再開口。
車輛已經行駛進入到了半山莊園,這裡一棟別墅豪宅起碼都是上億的價格,而這裡,原本是趙思念他們一家居住的地方。
看着周圍熟悉的景色,趙思念有些懷念,但也有些畏懼。
這裡已經被她的三叔佔據,當父親趙清平被逐出趙家後,趙家產業就被三叔趙元彬把持,並且全面傾向於秦家李家,變成了兩家的走狗!
「江天,再不走,你可就沒有那個機會了!」趙思念緊張道。
現在的趙家,既然逐出了趙思念,那麼江天也沒必要留手了。
「不怕,我只是過來給你討個公道。」
江天對着司機開口:「停車。」
「是。」
車輛穩穩停在別墅邊,司機下車來,打開了后座的車門,恭敬的站在一旁。
趙思念看見司機面孔的時候,忽然反應過來。
「熊江!」
趙思念驚愕開口:「怎麼會是你!」
熊江嘿嘿一笑,看向了江天,沒有開口。
這個熊江來頭極大,乃是天海頂尖豪門熊家的大少爺,五年前就聽說他入伍去了,時不時會露個面,聽說地位極高,現在怎麼在給江天當司機?
「這是怎麼回事?他......」趙思念一臉疑惑。
江天淡然道:「他是我戰友,過命的兄弟。」
「那車呢?」
「部隊的。」
「所以他過來給你撐場面?」
「可以這樣認為。」
趙思念算是明白了,軍旅之情讓江天認識了熊江這樣的人物,而熊江也甘願裝作司機,幫江天一把。
一旁的熊江沒有反駁,因為江天說的是實話,可他總感覺不對勁。
熊江是江天的戰友,兄弟,但是熊江欠了江天無數條命,而且現在還是江天的下屬!
車確實是部隊的,但是這個部隊也是江天的啊。
他熊江過來給江天撐場面?說實話,需要嗎?  
不等熊江反應過來,一旁的江天已經拉起趙思念,溫柔的給她遮掩車頂,熊江彷彿是見鬼一般。
這位在境外有着凶魔之名的龍主大人,僅僅是瞪一眼就能嚇暈幾個人,但是在趙思念的面前,竟然如此的溫和。
趙思念這個女人,他雖然有所耳聞,但是不知道為何就能讓龍主大人念念不忘。
三年前的一場誤會,給趙思念榮華富貴不就行了,現在的江天,要什麼女人得不到?幹嘛還要在趙思念身上弔死?
當然,熊江表面沒敢說。
「思念,你失去的一切,我幫你討回來!」
強硬抓住趙思念的手,江天站在趙家豪華別墅門口,聲音洪亮道。
「女婿江天,女兒趙思念,回家探訪!」
女婿江天?
趙思念的手莫名滲出些許汗水,她看向一旁站得筆直的江天,眼神都有些飄忽。
她和江天僅僅是**緣,可沒有結婚領證,後續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快,以至於莫名就到了現在,他,始終堅定選擇自己?
門口幾個保鏢聽着聲音,頓時愣在原地。
趙思念他們怎麼不知道,趙家大小姐,三年前宛如星辰一般耀眼的人物,然而因為和一個送外賣的滾了床單而跌落凡塵,三年來沒了消息。
更何況,她已經被逐出了趙家!
幾個保鏢正想要上前,卻是被一道冰冷的眸子給鎖定。
那靠在車輛旁邊的男人,似乎只是一個司機,但是幾個保鏢卻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危險,這種氣息,絕對是沾過血的!
「你,你們想要幹什麼!」保鏢們的氣勢弱了一頭,聲音都變得沒了底氣。
「不想死就讓開。」
江天淡漠開口,牽着趙思念上前一步,渾身內斂的氣息瞬間散發而出,周圍氣場瞬間低沉冰冷。
幾個保鏢驚恐的盯着江天,比起熊江來,他的威脅明顯更加恐怖,那種輕微泄露的殺意彷彿都有着一股凝成實質的血腥!
感受到江天身上危險的氣息,趙思念抓着江天的手掌下意識的用力。
那一刻,江天看着趙思念,嘴角微微翹起。
「別怕,有我在,天,塌不了。」
看着江天深邃的眼眸,趙思念一時間心有些亂。
其中一個保鏢見勢不妙,轉身就朝着別墅走去,藉著給趙家報信,躲過江天那恐怖的威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