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瘋了吧,身為天師也要入贅?
瘋了吧,身為天師也要入贅? 連載中

瘋了吧,身為天師也要入贅?

來源:掌中雲 作者:齊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清蓮 奇幻玄幻 齊天

父親慘死於家族之手,他逃入深山苦修十年成為絕世天師,下山後卻被迫入贅直到在游泳池撿到美艷老婆,他才知道這是父親的種種安排展開

《瘋了吧,身為天師也要入贅?》章節試讀:

第3章 額帶伏羲骨


「一等世家的嫡子就這樣?搞得跟落水狗似的?」
一道略顯刻薄的聲音響起,齊天扭頭看去,只見是一面色浮白,身材精瘦的中年人,一雙眼中滿是精明和算計。
「你要送老爺子的禮物呢?不會是拿嘴送的吧?」
刻薄再起。
齊天微微一笑:「我送老爺子健康長壽,是要為他治那三十年未好的病,你能不能別亂叫?沒禮貌!」
「嗤!就你還治病?還有,你怎麼給我說話呢?不懂得尊重長輩嗎?我可是清蓮的二叔余振江!」余振江惡意滿滿道。
余振江是余家老二,一直和余振山不合,兩人為了余家下任家主之位也是爭鬥不停。
如今,若是讓齊天真的和余清蓮成親,那余振山不就靠上了臨州齊家嗎?
他再想搶奪家主之位,可就半點機會都沒有了。
所以,他看着齊天就來氣,怎麼著也得把這門親事給攪和黃了。
「清蓮有你這種二叔,可真是丟人。」
齊天冷笑一聲,轉身又恭敬地對余老爺子說道,「老爺子,齊天懂點道門醫術,能治您的舊疾。不過,為了讓您放心,我就拿這個不歡迎我的二叔,讓各位看看我的刀亮不亮吧。」
話落,不等余振江開口說話,齊天雙眸猛地一凝,似有一道光華略過,對着余振江忽然踏出一步,用了點小手段,大喝一聲:「說!你一個月同房十幾次?!」
同房十幾次?!
在場眾人皆是懵逼,誰都沒想到齊天竟然會問五十多歲的余振江這種問題。
大家都覺得齊天腦子有病。
可就在這個時候,被齊天一嗓子嚇得渾身哆嗦的余振江,嘴唇發紫,雙眼慌亂無神,竟然支支吾吾地嘟囔了起來:「十……十三次。」
十三次?
余家眾人紛紛扭頭看向余振江的老婆,嘴上的笑意和眼神中的欽佩,都在說年紀這麼大了還能這麼玩兒,可真是厲害……
甚至一些年輕人都佩服不已,當真是寶刀不老啊。
「余振江,你給老娘說清楚,你特娘的跟誰一個月睡十三次!」余振江的老婆瞬間化作暴怒的母獅,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領子。
余振江渾身一哆嗦,這才回過神兒來,連忙解釋道:「老婆你聽我說,這小子純粹是污衊我。」
齊天淡淡一笑,搖搖頭說道:「我向來不騙人,以你的癥狀來看,每月起碼十幾次同房,而且還都是跟不同年齡段的女人。」
「放屁!你這就是污陷!」余振江冷汗滿身,打死他也不能承認齊天說得每個字都是正確的。
「真是嘴硬。」齊天嗤笑一聲,「不信你可以按一按肚臍下四寸,是否有劇痛?」
余振江張嘴就要罵人,卻不想他老婆一把扯開了他的衣服,對着肚臍下四寸,就是猛然一按。
「哎呦,疼死我了!你要幹什麼?」余振山下意識地叫道,額頭上的冷汗都流下來了。
可這話剛說完,她老婆就一個嘴巴子扇了上去,響亮的耳光聲在室內回蕩着。
齊天卻還嫌事情不夠大,一臉壞笑地說道:「還有啊,你最近一次同房,應該是在一個小時之前,而且還吃了增強葯,現在都沒消,對不對?」
「齊天你污衊我!我要弄死你。」余振山怒吼着,就要上前跟齊天動手。
接着又傳來一聲慘叫,原來是他的老婆用了一招猴子偷桃,驗證了結果。
「呵呵,你還是先想想怎麼自保吧!」齊天咧嘴一笑,心中的不爽蕩然無存。
對他來說,只要情況允許,報仇就要趁早,隔夜都不行。
下一刻,這兩口子已經打作一團,余鎮江那叫一個狼狽,那叫一個慘不忍睹。
「都給我閉嘴!冒犯了貴客就給我滾出去!」
余老爺子厲喝一聲,眼中閃過警告。
兩兒子爭奪家主之位,平時他們再怎麼爭鬧都無所謂,但是現在誰要是冒犯了齊家齊天,讓余家失去和齊家聯姻的機會,便是和整個余家過不去!
兩口子瞬間啞火,只等着此間事了,回家繼續武力研究睡覺的問題。
客廳恢復安靜。
「小天啊,來,坐下說話。」
余老爺子淡淡一笑,指了指身旁的空位,比余振江的位置還靠前。
「好來!」齊天連忙應了一聲,端坐其上。
余振江看到這裡,氣得咬牙切齒,但他也沒辦法,畢竟齊天的身後站着臨州齊家,他這輩子也得罪不起的家族。
齊天剛剛落座,便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
他扭頭一瞧,正是自己的未婚老婆余清蓮。
此時的余清蓮換了一身潔白的連衣裙,頭髮挽起用一根玉簪扎着,再加上略施粉黛,活脫脫的一個出水芙蓉,美艷驚人。
齊天忍不住地張開了嘴巴,暗暗吞了口水。
余老爺子點了點頭,無聲一笑。
男人嘛,哪有不好色的?
看來,這樁婚事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只要齊天喜歡清蓮,為色所迷,那余家就能在這樁聯姻中爭取最大的利益。
此時,余清蓮來到跟前,剛要跟余老爺子問好,卻見齊天坐在爺爺旁邊,頓時美眸一動,冷聲喝道:「你怎麼坐在這裡?」
齊天咧嘴一笑,說道:「清蓮,你對我可能有些誤會,我在這兒才能給老爺子看病啊。」
余清蓮不明所以,但對這個齊天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清蓮,不得放肆,他是你的未婚夫。」余老爺子慢悠地開口,笑呵呵地捋起鬍鬚,眼神始終在齊天的臉上腦袋上打量。
「是啊清蓮,你和齊天的婚事已經定下,你們兩人抓緊時間培養培養感情,然後挑個黃道吉日趕緊成婚。」余振山笑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只要女兒跟齊天結了婚,那余家家主的位置,豈不是手到擒來?
其他人都用羨慕的目光望向余振山,羨慕他生了個好女兒。
齊家可是富可敵國的一等世家啊!
以後,他們可得多巴結巴結餘振山,說不定還能喝口湯呢。
忽的,落針可聞的客廳中,一道倔強的聲音傳來。
「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