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眼醫尊
神眼醫尊 連載中

神眼醫尊

來源:掌中雲 作者:林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北 現代言情 蘇若芸

林北抓到女友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反被兩人合夥打傷了腦袋,卻沒想到獲得了神眼,從此之後,機遇不斷,一路逆襲,迎娶白富美,成就高富帥!展開

《神眼醫尊》章節試讀:

第8章


「大師,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兒啊,她還小,她不能就這樣啊!」
聽和尚說沒有緣分,王大山夫婦立刻急了,王大山媳婦更是哭着跪在了地上。
中年和尚看了兩人一眼,嘆息一聲,口宣佛號:「阿彌陀佛,二位施主,不是貧僧不願意救你女兒,只是之前你女兒入邪不深,貧僧尚且有能力為其驅邪。」
「可是現如今半個月過去了,那邪魔已然在你女兒身體里佔據了更大的優勢。」
「我佛門講求一個因果,這因果既然已定,貧僧若是再去插手,少不得也會沾染因果,影響自身的修為啊!」
聽完這話,老和尚嘆息一聲,顯得很是為難。
王大山雖然是個小城鎮上的人,但是常年經常,很會來事兒,立刻喊道:「大師,只要您能夠救我女兒,我一定會重謝的。」
這話一出,中年和尚閉起來的眸子又緩緩睜開。
他看了王大山一眼,眼眸含笑:「王施主,既然你如此有心,那貧僧就算是拼了這一身修為也要將你女兒體內的邪魔驅趕出去。」
頓了頓,中年和尚有些為難地說道:「不過有件事情王施主要知道,你女兒因為之前的耽擱,情況嚴重了許多,需要分五次才可徹底將邪魔趕出體內,每一次的費用都是一百萬,你看……」
聽到這裡,林北算是徹底明白咋回事了。
感情這和尚是來以退為進這一套,先是推辭,等王大山夫婦哀求,這才坐地起價。
然而,王大山聽了中年和尚的話,頓時愣住了。
一百萬一次,五次就是五百萬。
「大師,這……」
瞧見王大山似乎想要說什麼,中年和尚臉色一冷,哼道:「既然王施主你捨不得這身外之物,那你還是請回吧。」
說著,又再次閉上了眼睛,敲起木魚。
五百萬,這相當於王大山這些年所有的積蓄了。
他心中着實有些不舍,可是看了一眼身旁傻愣愣的女兒,他又於心不忍,咬了咬牙道:「好,大師,我願意!」
王大山的話往中年和尚很是滿意,他點了點頭,說道:「王施主,你放心,貧僧並非是那種江湖騙子,若是你女兒有好轉你再付錢,如何?」
聽到中年和尚這樣的承諾,王大山心情也好了許多,點了點頭,「好,那就有勞大師了。」
中年和尚不再多說,朝王大山道:「把她送過來吧。」
王大山將女兒送到中年和尚身邊,中年和尚口中默念一些口訣,與此同時,伸手懸在小女孩的身前,手掌也在半空之中飛快的轉動。
當看到中年和尚的手直接放在小女孩胸口位置的時候,林北眉頭一動,暗道這和尚有真點東西。
他開啟透視之眼,仔細的觀察起中年和尚的舉動。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後他頓時嚇了一跳。
只見中年和尚的手掌上居然有着一層淡淡的暗金色的氣流圍繞着。
而小女孩心脈之中的那根細若遊絲的乳白色線也在隨着和尚的動作一點一點的往外拉扯着。
與此同時,林北也嘗試着去觀察老和尚體內的情況。
他發現中年和尚體內有一種緩緩地氣流在他的經脈內,以一種有規律的節奏移動着。
隨着氣流的涌動,中年和尚的身上也漸漸地被那暗金色的氣流給圍繞了起來,整個人看上去還真有點寶相莊嚴的感覺。
這和尚是有真本事的人!
這是林北心中閃現出的一個念頭!
這個念頭讓他心中有些駭然,他原先便猜想這和尚是個江湖術士,應該或多或少會有些門道。
可是卻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居然有如此道行!
想到對方剛才施法的模樣,林北心動了。
他如今雖然有了透視的能力,但是卻也僅此而已,他以前看過很多網絡小說,對於那種能人異士的功法非常的神往。
想到這裡,林北再次看向正在施法的中年和尚,他發現這中年和尚的懷裡有一本線訂本,上面寫了一些篆體字。
不過看着那些字的模樣,林北也或多或少的看懂了一些,主要就是講述「丹田」、「神識」等等這一類關於修鍊的詞彙。
這恐怕就是這和尚修鍊的功法。
一念及此,林北決定透視看看裏面的內容。
他見和尚還在施法,便將本子里的內容全部記錄了下來。
在記錄的時候,林北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他居然可以過目不忘!
這讓林北心中感慨不已,這若是以前上學的時候有這樣的本事,啥樣的大學考不到啊?
「爸爸,媽媽。」
正當林北心中感慨之際,一陣清脆的喊聲響起,將他從感慨中拉了出來。
他扭頭一看,有些震驚。
這麼一會兒功夫,剛才還呆呆傻傻的小女孩居然會喊人了,他深深地看了中年和尚一眼,心中越發的篤定小女孩的所謂中邪就是這和尚設的一個圈套。
「小珊!」
王大山夫婦二人看到女兒居然能夠開口說話了,激動的眼淚都留了下來,王大山媳婦更是死死的將女兒給摟在懷裡,生怕女兒會消失一般。
「大師,謝謝您,謝謝您,我現在就給您轉賬!」
王大山一臉感激地說著,便和年輕小和尚對接了起來。
等到一百萬到賬之後,王大山才帶着妻女朝外面走去。
走出普渡寺,王大山看着女兒,喜悅的同時也有些惆悵。
喜悅的是女兒的病有救了,惆悵的是自己這麼多年辛苦賺來的辛苦錢也即將付諸東流。
林北將王大山的表情看在了眼中,他有些欽佩這個為了自己女兒願意拿出所有家當的男人。
他看了王大山一眼,小聲說道:「老哥,你願不願意相信我?」
王大山被林北這嚴肅的模樣和問題弄得有些迷惑,就聽林北繼續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女兒的問題就是那和尚設下的局。」
王大山嘆息一聲,有些無奈道:「我又何嘗不這樣猜想呢?可是如果不照他的做法,我女兒就……哎……」
王大山搖了搖頭,不願再說,已經有些認命了。
林北見狀,沉聲說道:「如果我說我能救你女兒呢?」
「什麼?你……小哥,你就別開玩笑了。」王大山乍一聽有些激動,可是看了林北的年紀,便又將升起的希望給打消了。
「這樣,王大哥,我先給你女兒治病,治好了你再看,如何?」林北知道,自己嘴上沒毛,王大山顯然不會相信自己。
「不過你們得答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治好了你女兒之後,你們必須要遠遠地離開原先所住的地方,而且絕對不能泄露是我將你女兒治好的,行么?」
王大山見林北不像是說笑,思忖許久,最終點了點頭,「好!」
林北當然沒有中年和尚的本事,但是他卻有一個神奇的透視眼。
幾人下山之後,林北先是安排大家一起吃了個飯,隨後又在附近的藥店買了一個鑷子。
他讓王大山將小女孩的衣衫脫掉,隨後開啟透視之眼,將已經被中年和尚拉出來一些的那根細若遊絲的線給夾住,緩緩地拽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