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凡金瞳
超凡金瞳 連載中

超凡金瞳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微笑面對世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穆國興 鍾靈

出身顯赫,幼年意外與家人失散;因禍得福,被世外高人收養,練就天眼神功!大學期間,辦企業,擁有財富巨萬!認祖歸宗,從此踏上仕途之路!展開

《超凡金瞳》章節試讀:

第四章 鍾靈


「爸!」

穆從軍等人看到穆老吐血,紛紛臉色大變。

「我這酒喝了百病不生,強身健體,爺爺不會有事的!」穆國興似乎並不擔心。

張蘭芝也有些氣憤:「你還說,你看看你爺爺……」

「呀!」

還沒等她訓斥的話說完,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聲驚呼。

兩個人連忙回頭,卻發現之前穆老的咳嗽已經停下,而且氣色肉眼可見的在變好,不到一會,便精神煥發了起來。

「爸,你感覺怎麼樣了?」穆從軍顫聲問道。

穆老剛開始沒說話,等了好一段時間,才長長吐了一口氣:「仙酒啊,讓我咳出了一口淤血,我感覺再活二十年都不成問題!」

嘩!

穆家眾人一片嘩然。

這一刻,除了穆國興,所有人都有些難以置信。

見到百花蜜酒的神奇之後,大家無不驚奇。

穆國興對他們說道:「師傅講過,人不到甲子之壽不能飲,四十歲以後可兌十倍水隔天吃一小杯,可使人身體強壯,百病不生。」

爸爸和二叔三叔、一聽均向爺爺投去祈求的目光。

「好了,既如此,就讓國興孝敬你們每人一小瓶,剩下的我替國興保存。」穆老笑着說道。

眾人一聽,皆是大喜。

……

飯後,穆老帶穆國興來到書房。

「今天的事情你做的很好。」穆老緩緩的對穆國興說道:「一個男人就應該承擔保護自己家人的責任。如果連自己的家人都保護不了,在國家危難之時也不會挺身而出的。」

這時,只聽書房裡的紅色保密電話響起,穆老和對方笑談了許久,才放下電話。

穆老轉頭對穆國興說:「剛才是鍾靈的爺爺打電話過來,說想要見你,你現在對爺爺說實話,你對鍾靈怎麼看?」

穆國興抬起頭來對穆老堅定的說:「我喜歡鐘靈,大學畢業後,我一定娶她為妻。」

深邃的眼神里是那樣的清澈,充滿着堅定。

「好、好,敢愛敢恨,是我穆家的子孫。國興,再有不到一個月就是你的生日了,你就成為真正的大人了。你對你自己的今後有什麼設想嗎?」

穆國興看着自己的爺爺,堅定的說:「我想進入仕途,這也是師傅對我的期望,儘管我知道這條路充滿着崎嶇不平,甚至危險重重,但我必須要走下去,我要用自己的全部能力來為這個國家和人民盡一份力量,不求名垂青史,但願問心無愧!」

「你能這樣想,我們老穆家就後繼有人了,我已和你的父輩談過了,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學好知識,其他的就交給我們吧。」穆老欣慰的說道。

當晚,穆老家樓上的燈光亮到了很晚,沒有人知道商議的內容。

但是第二天,所有人都注意到,穆老的眼睛裏充滿了希望。

早飯後,穆國興坐上了穆老的專車,直奔鍾靈家去。

十幾分鐘後,車子停到一個獨立的小院門前,只見鍾老的警衛秘書魏鋼早早的等候在哪裡。

魏鋼見到穆老的車急忙跑上前來打開車門,迎了穆老和穆國興進去。來到院里,一個身材魁梧的老人面帶笑容地快步迎了上來。

「穆老,歡迎,你是稀客啊!」

「哪裡哪裡!」

說著二人相視大笑起來。

穆國興一見鍾老的目光向自己掃來,馬上畢恭畢敬的給鍾老鞠了一恭:「鍾爺爺,你好!」

鍾老打趣道:「好好好,看來倒是一表人才。」

說完呵呵大笑,同穆老一起走入客廳。

在客廳坐定後,穆國興長期養成的練武的習慣,一股穩如泰山的氣勢自然顯露出來。

鍾老一看,心中暗嘆:「如今的官宦子弟,像這種大方沉穩的年輕人不多見了,倒是配得上自己的孫女。」

鍾老行伍出身,戎馬半生,最看重的就是軍人的氣勢。

這小子到是挺對自己的胃口,只怕別是一個繡花枕頭。

想到這裡鍾老就準備考校一下穆國興:「聽鍾靈講你身手不凡,正好我手下也有個高手,不如你和他比劃一下,讓我們這兩個老頭子也開開眼如何?」

穆老知道鍾老是想考教穆國興,他心中對穆國興很有信心,自然是笑呵呵的點頭同意。

鍾老口中的高手,就是他的警衛秘書魏鋼。

魏鋼出身於西南武術世家,自然有不同凡響的武功造詣。

鍾老和穆老率眾人來到了院子里。

穆國興和魏鋼兩人面對而立,各自抱拳施禮。

穆國興雙腿微曲,雙臂微縮,一股殺氣油然而生。

魏鋼見狀,輕視的心態已蕩然無存,只聽他全身骨骼作響,運起十分的功力,朝穆國興打去。

穆國興不慌不忙,只聽啪的一聲,雙拳相擊之後,穆國興紋絲不動,腳下的水泥地面碎裂開來。

魏鋼則蹬蹬蹬的向後退了三步,方才穩住身形。

「好!」鍾老和眾警衛齊齊的喊了一聲。

魏鋼甩了甩自己震得酸痛的手臂,突然一招烏龍擺尾,身體騰空而起,雙腳狠狠的踢向穆國興的頸部。

但下一秒,只見穆國興如鬼魅般欺向魏鋼的身後,雙掌拿住對方,像轉陀螺一樣將魏鋼扔了出去。

而在眾人眼中,只見兩條身影一觸,魏鋼已飛出七八米之外,站在那裡呼呼喘氣。

「多謝穆少手下留情!」

魏鋼清楚的知道穆國興最後收手了,不然自己怕是會重傷。

說完轉向兩老,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說:「報告首長,魏鋼輸了,請首長處分!」

鍾老站起身來,笑呵呵的說:「呵呵,處分就不必了,你今後多向國興學習便是,國興也要不吝賜教啊!」

穆魏二人相視一笑。

比武過後,鍾老準備了宴席招待。

鍾老笑着對穆國興說道:「國興,你去把靈兒叫下來吧,這時候,這丫頭倒是知道害羞了。」

穆國興答應了一聲,在傭人的指引下,來到了鍾靈的房門前。

「鍾靈妹妹,你爺爺讓我叫你下去吃飯。」

穆國興敲了敲門,卻不料,這門竟然根本就沒有關,應聲而開了。

此刻的鐘靈兒,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月白襯衣,側坐於床邊,往那修長筆直的玉腿上穿着長筒**。

以穆國興所在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她的側面。

她那完美的側顏、細長的**與纖巧的玉足,全部呈現在了穆國興的面前。

鍾靈微微咬着嘴角,嘴中還在喃喃自語道:「國興哥哥,會不會喜歡成熟一點的?」

穆國興不是沒見過美女,但此刻看到這樣一幕香艷的場景,也是有些把持不住。

這時,鍾靈才發現一些不對勁,一轉頭,就看到她的穆國興哥哥怔怔的站在門口。

鍾靈的小臉一瞬間唰地就紅了。

穆國興也是尷尬不已,急忙轉過身,說道:「靈兒妹妹,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說完,就要帶上門離開,鍾靈卻紅着小臉,聲音低低的說道:「是國興哥哥的話,就算看了,也沒關係的……」

這話落在穆國興耳中,就彷彿是驚天霹靂,穆國興猛地回過頭:「靈兒,你,你的意思是……」

「我,我什麼也沒說。」

鍾靈低着腦袋,像是個小鵪鶉,不敢看穆國興,但晶瑩的耳垂卻染上了幾分紅暈。

但穆國興此時怎會還不明白鍾靈的心意,走上前,緊緊的抱着鍾靈細細的腰肢,鍾靈也不反抗,任由他抱着。

穆國興看著鐘靈那雙長着長長睫毛的大眼睛,深情地說:「靈兒,我愛你,為了你我會去做任何事情的,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分開好嗎?」鍾靈羞怯的點了點頭,閉上了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輕輕的說:「國興哥哥我也愛你。」

穆國興看着懷中嬌羞的鐘靈,緩緩的吻上了鍾靈的紅唇,只見鍾靈身體一顫,卻更加貼近了穆國興,笨拙的迎合著自己愛人的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