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縱之才
天縱之才 連載中

天縱之才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憶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文婧 葉天生 現代言情

葉天生從小是孤兒,好不容易有份好工作,卻又在單位里屢受上司刁難,一次偶然後的機會,葉天生和新來的女領導結下緣分,迎來人生轉機,本以為人生圓滿,葉天生卻突然發現自己的出身蹊蹺,他並非真的孤兒,身份成迷,殺機又接踵而至……展開

《天縱之才》章節試讀:

第2章路見不平


「聽你解釋?你想解釋什麼?解釋你怎麼取悅他是嗎?」葉天生嘲諷的看着高小艷,就當自己眼瞎了,碰到這麼一個人。

高小艷沒想到葉天生會這麼說,一下子呆住,臉色漲得通紅。

兩人就這麼對視着,高小艷慢慢的惱羞成怒起來,「葉天生,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咱們不過是剛確定戀愛關係,老娘還沒跟你結婚,你以為你是我什麼人?」

「你……」葉天生好懸沒氣暈過去,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行,再見,不,再也不見。」葉天生冷笑了一聲,眼不見為凈,他這會連對方的臉都不想看到,以前覺得這張臉很漂亮,現在覺得噁心得很。

「你滾吧,滾得越遠越好,老娘有的是本事找更好的。」高小艷衝著葉天生的背影喊道。

葉天生騎着電動車離開,心裏頭憋屈的他,也不知道這會該上哪去,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轉悠着,不知不覺,葉天生就來到了師兄王懷江住的地方,王懷江正好在家裡準備做晚飯。

「嫂子還沒回來嗎。」葉天生瞅了一眼屋裡,悶悶的問道。

「接孩子放學去了,順道去超市買菜。」王懷江隨口答着,一邊讓葉天生進來,「天生,你先坐會,我去炒菜,待會可以吃了。」

「師兄,別炒了,出去吃吧,喝兩杯。」葉天生道。

王懷江愣了一下,轉頭看了葉天生一眼,他和葉天生兩人都是孤兒,從小被師父撫養長大,不是兄弟勝似兄弟,對葉天生的了解,王懷江比誰都深,這會看到葉天生的樣子,王懷江一下子猜到這個小師弟遇到事了。

「行,那我給你嫂子打個電話,你先等等。」王懷江爽快的應下。

打完電話,王懷江便和葉天生一塊出門。

兩人來到街道附近的一處大排檔,點了幾道下酒菜和一箱啤酒,王懷江笑道,「天生,你咋了,看你無精打採的。」

「師兄,你說現在的人咋都這麼現實呢,特別是女的,找個男人都非得要求什麼有房有車,難道感情就真的需要這麼物質?」葉天生撇嘴道。

「你小子是追高小艷碰壁了不成?」王懷江聽到葉天生的話,一下子明白了過來,他知道葉天生追求高小艷的事,但不知道葉天生昨晚已經正式把高小艷追到手了,這會以為葉天生被拒絕了。

於是他安慰道,「天生,好女人多得是,也不是每個女的都那麼現實,你也別一棵樹上弔死,最近我們單位里新來了幾個大學生,我瞅着一個女的挺不錯,要不是看到你在追高小艷,早就想給你介紹了。」

「師兄,我可沒說要一棵樹上弔死,你想多了。」葉天生笑嘻嘻的說道,高小艷的事,他自個都覺得噁心,也不想和王懷江說,說了都臟自己的口。

「那你小子還病懨懨的。」王懷江笑罵道。

「我這不是提不起精神嘛。」葉天生無奈的笑笑,他和高小艷昨天才確定關係,其實也還沒算真正的談起戀愛,所以這次的事情雖然對葉天生有些打擊,但要說讓他傷心欲絕也不至於,只不過感情的打擊以及工作的不順倒是讓葉天生突然覺得日子過得很沒意思。

飯菜陸續上來,酒也拎了過來,葉天生打開酒瓶就和王懷江幹了一杯。

「師兄,你說師父從小讓咱們辛辛苦苦練武有什麼用?這是現代社會,隨便一顆子彈都能要人命,這武功練得再高又能咋的?對咱們工作生活一點幫助都沒有。」葉天生抱怨道。

「怎麼會沒用,練武可以強身健體不是,再說了,就你現在這身本事,去給那些大富豪當保鏢,百萬年薪不是問題,這不就是妥妥的高帥富了。」王懷江笑道。

「我總不能真去當保鏢吧。」葉天生翻了翻白眼。

「行了,別抱怨了,師父以前不是給你算過卦嗎,說你將來貴不可言,能當大人物的,所以以後師兄還得靠你提攜呢。」王懷江哈哈笑道。

「什麼年代了,算卦的事你也信,師兄,虧你還是新時代青年呢,迷信那一套可要不得。」葉天生翻了翻白眼。

「別人算卦我不信,師父算卦,我是信的。」王懷江臉色認真了起來,說起師父來,一臉崇敬。

葉天生無語的笑了一下,他也不好說師父算卦那一套是裝神弄鬼,沒有師父,剛出生就被父母狠心丟棄到山野的他,也許早就被野獸叼走了,哪裡還能活到現在。

兩人邊喝邊聊,慢慢的,愣是將一箱12瓶的啤酒給喝光,兩人都是練武之人,喝這點酒卻是一點醉意都沒有。

「好了,晚上就喝到這,再喝就過量了,你也別喝了,別為了個女人就買醉,那樣師兄可瞧不起你。」

「得,不喝就不喝,回家吧。」葉天生看了看時間,也快九點了。

葉天生先開着自己的小電驢送師兄回家,這才騎往自己家裡。

雲山不大,葉天生住的地方在郊區,這兩年靠着自己工作攢的一點錢和師兄王懷江的贊助,葉天生在這裡的一個新樓盤買了一套小兩房,別看是郊區,價格也不便宜,一平方要四千多,因為就在葉天生所買的小區旁邊,有雲山唯一一個也是最高檔的別墅小區,一平要七千多。

經過汽車站後邊時,葉天生很快就停了下來,有一個女子被幾名小混混圍了起來。

葉天生眉頭微微皺了皺,汽車站這一塊比較亂,魚龍混雜,要是白天還好一點,到了晚上,單身女性獨自經過這一段的話,一不小心可能就會遭遇搶劫,也有些小混混看到漂亮的女性,往往也會上前調戲。

「美女,走啊,一起喝一杯。」小混混爭相起鬨着,吹着口哨,把女子圍在路邊。

女子長得很好看,五官精緻,看着約莫二十幾歲,但面對幾個混混,女子並沒有一般女人看到街頭流氓那般驚慌,顯得很鎮定。

葉天生很快就走了上來,把幾個小混混推開,「喂喂,幹啥呢。」

「干你屁事,滾開。」一名小混混朝葉天生瞪眼道。

「美女,晚上這汽車站後邊比較亂,你咋一個人來這。」葉天生看了女子一眼,又道,「趕緊走吧,我來應付。」

女子聞言,臉上露出些許笑容,多看了葉天生兩眼,「謝謝。」

女子說歸說,卻是一點沒有離開的意思。

葉天生見狀,無奈的笑笑,這時,一個脾氣比較躁的小混混伸手過來要揪葉天生的衣領,葉天生一個側身躲過,手順勢一抓,直接扣住對方手腕,將對方摔了個狗吃屎。

幾個小混混沒想到葉天生竟然敢先動手,登時就炸了,幾人罵罵咧咧,一哄而上。

葉天生從小就在師父的嚴格要求下,苦練武術,幾個連皮毛功夫都不會的小混混圍攻他,結果可想而知,沒幾下的功夫,幾個小混混已經躺在地上哀嚎。

「你狠,有本事你在這等着。」幾個小混混爬了起來,一邊畏懼的看着葉天生,一邊放着狠話,旋即溜之大吉。

「我又不是傻子,還在這等着呢。」葉天生撇了撇嘴,轉頭看向女子,「趕緊走吧,這些王八蛋估計待會糾集更多人過來了。」

「好,多謝你了。」女子朝葉天生感謝道。

「沒啥,舉手之勞。」葉天生擺手笑笑。

想到昨天剛確定戀愛關係今天就分手的高小艷,葉天生突然有些意興闌珊,漂亮的女人,似乎都很現實。

沒心情搭訕,葉天生朝女子揮揮手,騎着自己的小電驢走了。

就在葉天生騎車剛走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女子後頭,一個急匆匆的聲音跑了過來,「哎呀急死我了,您怎麼走到這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