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都市仙尊
重生都市仙尊 連載中

重生都市仙尊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重生都市仙尊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方離 柳詩詩

仙尊歸來,縱橫都市,吊打一切!各種極品女神紛紛擁來,曾經對他百倍侮辱的老婆、岳父岳母終於舍下一切面子,當眾跪在他的面前求復婚……展開

《重生都市仙尊》章節試讀:

第三章 區區上門女婿


王艷身穿一裘露肩紫色晚禮服,豐腴的身段若隱若現,十分動人。

尤其那兩條修長的大腿,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衣架子。

方離禮貌性的笑了笑,卻並沒有開口。

因為柳詩詩的關係,他曾經和這個王艷碰過一兩次面,可是這個女人十分過分,當著柳詩詩的面幾次陰陽怪氣的挖苦他。

不過,現在的他,已經不是那個懦弱無能的方離,而是曾經俯瞰一方的聖者,更何況現在已經步入鍊氣期的他,對於王艷這種女人,他根本不屑一顧。

「怎麼?你們小兩口跑到這裡來過二人世界?」

王艷眼神玩味,稍微打量了一下方離的衣着,嘴角勾起一個妖媚的弧度,「不對,看你的樣子,詩詩怎麼可能會跟你一塊出來,更何況這裡還是希爾頓酒店。」

「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方離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轉身徑直離開,只是給王艷留下一個背影。

「這個沒羞沒臊的窮小子,這段時間沒見,氣質倒是變化了不少。」

王艷滿臉譏諷之色,猶豫了一下,喃喃道:「難道詩詩真的來了?」

等到方離來到大廳時,見陸羽然坐在靠近窗戶的位置上,而在她的對面無故多了一個身穿黑色束身西服,面色陰柔帥氣的公子哥。

只是,陸羽然的臉上再無之前的溫柔笑臉,而是多了一絲高冷和不耐煩。

見方離出現在大廳中,陸羽然登時眼睛一亮,立刻招手笑道:「方離,這裡!」

見陸羽然的態度發生了三百六十五度的變化,年輕公子哥同時側首看來,看到大大方方走來的方離時,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讓你久等了!」方離淡笑道。

陸羽然笑着點了點頭,收回視線,看向年輕公子哥,略顯歉意道:「呂公子,不好意思,我的客人來了。」

「他就是你的客人?」呂皺了皺眉頭。

都到這個時間點了,誰會在這裡招待自己的客人,就是一個傻子也絕對不會相信。

而陸羽然已經下了逐客令,出身大族的呂超自然不會厚着臉皮,繼續坐在這裡。

呂超嘴角微微翹起,向陸羽然笑着點了點頭,然後長身而起。

不過,就在他轉身離開之際,路過方離時,忽然停下腳步,輕聲譏笑道:「小子,陸小姐是什麼身份,可不是你這種窮小子可以幻想的,所以你以後最好離她遠一點,否則說不定這鹽城就多了一具屍體。」

話畢,呂超輕輕拍了拍方離的肩膀。

方離不以為然笑了笑,「我提醒你一句,這種話,我不想從你口中聽到第二次,我很討厭別人威脅我。」

「超哥,讓你久等了。」

這時,面含妖媚笑容的王艷匆匆走來,可就在她想要小鳥依人的想要依偎在呂超的懷裡時,卻被呂超不留痕迹的推開。

「這裡有我們家的一個大客戶,注意檢點。」呂超提醒道,同時,他側首向陸羽然笑着點了點頭。

王艷好奇抬頭望去,可是當她看到緩緩落座的方離,對坐竟然是呂超口中的大客戶時,臉上瞬間布滿了震驚之色。

方離不是柳家的一個上門女婿嗎?

這種沒皮沒臉的窩囊廢怎麼跑到跟人幽會?

而且,對坐的女子,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不要說她,就是柳詩詩在她的面前,都得黯然失色!

這怎麼可能?難道自己看花眼,認錯人了?

「你要幹什麼?」

見王艷臉上慍怒,想要朝陸羽然衝去,呂超突然拉住她的手臂。

王艷怒道:「和你這個大客戶幽會的是我閨蜜的老公,他這麼一個窩窩囊囊的上門女婿,有什麼資格婚內出歸?」

「上門女婿?婚內出歸?」

呂超臉上露出一絲錯愕之色,然後嘴角勾起一個陰險的弧度。

藍雨集團的女總裁跟一個上門女婿在這裡幽會,這可是一個爆炸性的大新聞啊。

如果拿這件事大做文章,說不定之前跟之前談不攏的合作,這就是一個轉折點。

「陸羽然你還真是一個異類,不過,從今往後,我倒要看看你還在我的面前能裝到什麼時候?」

想到這裡,呂超放開王艷的手臂,背對着陸羽然和方離,淡笑道:「小艷,把這件事情鬧大,我給你送一輛跑車。」

「跑車!」

王艷登時一愣,和呂超對視了一眼,立刻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啪!

過了幾秒,王艷狠狠地把自己的手提包扔向方離,並且指着方離,大聲呵斥道:「方離,你這個渣男,你這個不是人的混蛋,你一個沒皮沒臉的上門女婿,連工作都是靠詩詩一家托關係找到,你怎麼能做出對不起詩詩的這種事情!」

「方離,這……」陸羽然臉色一變,見周圍人紛紛投來目光,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一絲慌亂。

她再怎麼說,都是藍雨集團的總裁,萬一被人認出來,這可絕對就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說不定以後在這鹽城都待不下去。

這時,她不由得看向背對她,並未離開的呂超。

方離側首看向王艷,臉上沒有任何錶情流露,只是那雙眼睛變得深邃起來。

啪!

方離先是長身而起,在王艷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一巴掌直接甩在王艷的臉上,打的王艷一陣昏頭轉向,踉踉蹌蹌地向後倒退而去。

「混蛋,你敢對我呂超的女人動手,你在找死嗎?」呂超驀然回首,那雙眼睛充滿了寒芒,怒視着竟敢公然出手的方離。

方離嘴角微微翹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呂超,道:「她這麼鬧,應該是你指使的吧?」

陸羽然猶豫了一下,並沒有開口。

然而就在下一刻,方離轉身朝呂超走去,同時,身上悄然橫生出一股懾人的氣勢。

他一邊走着,一邊說道:「她既然這麼鬧了,那我就告訴你,現在我和柳家沒有任何一點關係,只是現在我要離婚,而柳家不願意,再者,不要用你們骯髒的思維對我和陸小姐的關係蓋棺定論。」

「而你,之前我就提醒過你,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詆毀我,所以,你必須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記住,我叫方離,是你們永遠惹不起的存在。」

砰!

剎那間,就在呂超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時,方離並指如劍,在他的肩膀一點,然後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兩米多。

「啊!」

「我的手……」呂超額頭上青筋暴跳,整張臉疼的幾乎扭曲了一般。

王艷臉色煞白,再看方離的眼睛中充滿了錯愕和震驚。

這還是那個人人可欺的廢物嗎?

「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