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皇上主內,我主外
皇上主內,我主外 連載中

皇上主內,我主外

來源:微閱雲 作者:洒家愛喝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樂平 周樂麒

征戰沙場多年,周樂平負傷凱旋,頂着一張醜陋不堪的臉人見人厭
竹馬皇帝娶了閨蜜,她只能退居臣位
祝觀良是揭了皇榜奉命為她療傷的大夫
小白臉不止醫術精湛,還能幫她出謀劃策,關鍵時刻擋刀子也十分積極
周樂平:我懷疑你對我圖謀不軌!
祝觀良:勞駕您找張鏡子先照照自己成嗎?
後來她險些戰死沙場,好懸撿回一條命居然因禍得福醫好了臉
周樂平:現在我有充分的證據懷疑你對我圖謀不軌!
祝觀良:勞駕您找張鏡子先照照自己好嗎?
長成這樣,我怎麼可能不對你圖謀不軌!
展開

《皇上主內,我主外》章節試讀:

第4章 賞是一定要賞的


那些信她一封一封的都收着,存在小匣子里,放在床頭,夜深人靜的晚上總要拿出來看看。

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她五歲,他七歲,在宮裡,她無意間撿到他的藤球,身為太子,身上一點沒有囂張跋扈的樣子,怯生生的走過去,問她要回藤球。

先帝跟周樂平的父親周選是戰場上過命的兄弟,先帝器重周選,因着這一層原因,她跟趙時謙也有了相處親近的機會。

他一直都是溫文爾雅且孺良恭謙的,即使中間他們分開了四年,但信中他給自己的感覺仍舊是這樣的性子,從始至終從未改變。

思及此,她摸摸自己的臉,即便自己變成了如今這幅樣子,他應當也不會感到厭煩吧?

不安從回京開始就始終籠罩着她,連自己的親妹妹到現在都不能接受她這樣,她又怎麼能夠奢求趙時謙看了自己這張臉不會覺得厭惡噁心呢?

所有的不安跟擔心總有面對的時候,皇帝身邊的大太監何時弼揚聲高唱皇帝駕到,周樂平跟眾臣紛紛跪倒行禮,皇帝叫起,眾人又呼呼啦啦的起來。

文武臣子分立兩側,皇帝一眼就看到前面站着的周樂平,武將上朝有朝服,只有她,剛剛打完勝仗回來,只能盔甲面聖,站在人群中異常顯眼。

只是身量可比四年前壯實不少,個頭看着不比邊兒上的男人矮,又許是盔甲襯的,皇帝沒多想,直接點了她的名兒,「周將軍辛苦了,傷可好透了?」

周樂平抱拳道,「讓皇上挂念了,微臣一切都好,皮外傷不打緊。」

聲音粗噶,一點兒不像個女子發出來的,乍一聽,皇帝還以為回他話的是個男人。

「愛卿這次擊退鮮虞有功,果然將門虎女,確有乃父遺風,揚我國威,另周邊小國無不聞風喪膽,功不可沒,想要什麼封賞儘管開口!」

周樂平道,「為皇上分憂是微臣分內之事,鮮虞屢次犯我邊境,微臣未能一舉將其擊潰,封賞不敢,還要請皇上降罪!」

皇帝說不礙事,揮揮手讓她不必多禮,「你年紀輕輕就已經有此成就實屬不易,鮮虞人多狡猾奸詐,這次大敗鮮虞,朕心甚慰,降罪一事無從說起,賞是一定要賞的。」

封賞的聖旨是早就擬好的,何時弼拿出聖旨,站出來宣讀,「雲麾將軍周樂平率軍北擊鮮虞,立下不世之功,揚我大國國威,朕之幸甚,國之幸甚,即日起冊封雲麾將軍周樂平為一品上將軍,賜良田百畝,黃金萬兩,統帥三軍,為我趙國一掃鮮虞之患。」

皇位坐落九級台階上,台階高,趙時謙看周樂平就能看個大概,她不抬頭,整張臉掩在頭盔下,愈發勾的皇帝想要一探究竟。

何時弼念完聖旨,捧着來到周樂平面前,「上將軍,還不接旨?」

周樂平愣了愣,張開手,手心裏全是汗,單膝跪下,接過聖旨,叩謝皇恩,然後不可避免的抬起頭,正對上皇帝一雙殷殷期盼的眼。

周樂平一家子都是數一數二的好相貌,年上宮宴的時候皇帝還見過周樂安,小丫頭生的嬌艷可人兒,真真擔的起傾國傾城四個字,像極了四年前的周樂平。

對周樂平,皇帝的印象還處在四年前,弱柳扶風似的腰段兒,雲堆翠髻,唇綻櫻顆,榴齒含香,叫人心馳神往,每每念起都心神蕩漾。

將軍府的出身更襯的她像是荊棘叢中長出的一朵芙蓉花,讓人忍不住想去摘取,然後捧在手心呵護長大。

但這些刻在骨頭縫裡的記憶印象在周樂平抬頭的一瞬間全部幻滅。

趙時謙眼裡殷殷期盼的光一點點變得黯淡,樂彎了的眉眼慢慢抻平了,看她的眼神從歡喜到疏離,最後完全像看一個陌生人那樣,甚至於淡漠中還帶了點厭惡。

周樂平的心一寸寸涼下去,重新低下頭,不敢看他。

眾臣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你看我我看你,表情諱莫如深。

皇帝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手在膝頭搓了搓,眼神有些無處安置。

他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人的模樣,這與他印象中的大相徑庭,這幾年他們互通書信,從信中的字裡行間他能感受到遠隔千里另一端她還是一如往昔的,但她抬頭的那一剎,趙時謙實在不敢相信。

但他是皇帝,即便對現在這張臉感到厭惡也不能表現得太過明顯,那情緒從他眼中蹦現又稍縱即逝,只是回過神後就開始沉默。

最後還是何時弼提醒他,下面早就議論紛紛,眾人對皇帝跟周樂平的八卦早就有所耳聞,如今雲麾……不,是上將軍了,上將軍容貌盡毀,丑到讓人不敢直視一眼,皇帝那點兒納妃的心思應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