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神醫嫡女
重生神醫嫡女 連載中

重生神醫嫡女

來源:微閱雲 作者:萬物生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姜沉碧 穆娉婷

被害家破人亡,重生歸來,她定要護的親人平安,她定要仇人血債血償!
展開

《重生神醫嫡女》章節試讀:

第6章 黃雀在後


後來穆娉婷把自己關在屋子裏面一天一夜,鼓搗這個香料。

好在她的醫術高明,短短時間就將這特別邪門的慢性毒藥,改造的變了一個樣子。

味道和之前截然不同,甚至更加妖冶。

穆娉婷聞了一下自己改造後的熏香,特別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到了旁邊的硝石散,目光瞬間變得高深莫測來了。

這是那天從穆相國院里回來之後,穆娉婷特意讓青鸞尋回來的。

那麼,現在熏香也已經制好了,這硝石散也能派得上用場了。

「青鸞。」穆娉婷撣了撣自己衣服上的灰,隨便的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她確實有些累了。

「小姐。」青鸞從門外進來。穆娉婷一夜未眠,她又怎麼敢睡?

現在青鸞眼底同樣青黑一片。

「沒睡?」穆娉婷有些意外,不過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青鸞做事一向小心翼翼,自己昨晚沒睡,她怎麼敢睡呢?

「小姐有何吩咐?」青鸞沒有回答穆娉婷的問題,而是這樣問道。因為她覺得,不應該讓步履維艱的主子為自己分心。

上次穆娉婷試藥大難不死,之後指不定那兩個人還要怎麼對她呢。青鸞想想都覺得絕望。

「把這個放進這個藥方裏面,熬成湯藥,一會兒叫醒我,我們把它送給姜妹妹去。今天可是妹妹複診的日子了呢。」穆娉婷看似話中有話的樣子,讓青鸞下意識覺得,說不定一直都是自己多慮了呢。

「是。」青鸞知道穆娉婷是絕對不會讓姜沉碧那麼容易痊癒的,所以也更加相信這個藥方裏面肯定有古怪了。

不過,姜沉碧也是罪有應得!誰讓她之前差點害死穆娉婷的。

青鸞一想起來那件事,就氣得渾身發抖。如果不是她膽小,偷偷地換了一味藥材,估計現在小姐已經命喪黃泉了!

等青鸞端着湯藥回來的時候,穆娉婷也已經梳妝完了,她只是簡單的休息了一下,然後整個人就容光煥發,氣色也是好的不得了。

「小姐,現在送過去嗎?」青鸞端着湯藥,站在穆娉婷身後。以前穆娉婷是從來不屑做這樣的事的,但是現在……

可能是小姐回心轉意了,知道報復了吧。

青鸞只能這樣對自己說。

「對。」穆娉婷站起來,拿起桌子上的一個香囊,就起身往外走。

今天,就要給姜沉碧一點顏色瞧瞧,上一次那麼輕易的饒過她,還真是不解氣。這一次,才真是她噩夢的開始!

穆娉婷心裏這樣想着,眼神就已經開始發狠了。如果姜沉碧現在出現在穆娉婷的面前,一定會被她凌厲的眼神給嚇一跳的。

那種眼神,是上一世的穆娉婷完全不會有的。

父兄皆死,自己愛的男人居然一直在算計自己。自己一直真心相待的好姐妹,居然把自己的孩兒給送去了獸林。

經歷了這一切的穆娉婷,重新活了過來,又怎麼可能重蹈覆轍。

這一次,就算是不能顛倒結局,那也得同歸於盡!

穆娉婷心裏這樣想着,邁出去的步伐,就更加的堅定了。

「小姐,這個會不會被姜小姐看出來啊。」青鸞亦步亦趨的跟在穆娉婷的身後,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放心,她這種傻子一樣,我怎麼可能騙不過她?」穆娉婷語氣裏面滿滿的自信,青鸞也不好拂了她的興緻,只能略帶擔憂的跟在後面,端着湯藥,生怕撒了出來。

青鸞其實覺得小姐這麼做太冒險了,但是再一想,萬一小姐真的變了呢?

其實也不是說之前小姐的樣子不好,只是覺得小姐對什麼都是漠不關心的,太冷漠了而已。

而且之前姜沉碧明裡暗裡的給她使絆子,她就是知道了也從來都不會說什麼。那樣的小姐,青鸞真的是受夠了。

好在,大病初癒的小姐轉性了,變得睚眥必報了。

青鸞覺得這是好事。畢竟她和親人也更加親近了。

已是日上三竿,姜沉碧還趴在床榻上,懶洋洋的,不願動彈。

其實不是她懶,而是背上的傷真是太痛了,她動一下就會牽扯到傷口,痛的不行。

「該死的,遲早有一天做了你。整天擺出一副清高的樣子給誰看!」姜沉碧氣的破口大罵,恨恨地捶了一下枕頭。

「妹妹,這一大清早的,在跟誰置氣吶?」穆娉婷步履輕快的推開了姜沉碧的房門,走進來,問道。

「姐姐?你怎麼來了?」姜沉碧看到穆娉婷出現的時候,明顯有一絲慌亂。

「我來看看妹妹的傷好沒好呀,妹妹你這是忘了?今天可是複診的日子呢。我這大清早的,特意熬了湯藥給你帶來了。」穆娉婷一臉驚訝的看着姜沉碧,似乎是在責怪姜沉碧不應該忘記今天的的日子。

「啊,是妹妹我過糊塗了。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到腦後去了。多謝姐姐提醒,還勞煩姐姐親自過來一趟。」姜沉碧嘴上雖然這麼說著,其實心裏都快嘔死了。

「沒關係的,來,快把葯喝了吧。」穆娉婷招招手,從青鸞的手裡把葯拿過來,直接送到了姜沉碧的嘴邊,讓她避無可避。

姜沉碧只能一狠心,直接喝了下去。她覺得,穆娉婷就是膽子再大,也不能直接毒死她。而且,這個蠢女人,應該還在傻兮兮的關心自己吧。

「對了,妹妹,還有這個熏香,長期使用可以使容顏常駐的。」穆娉婷獻寶似的,從自己的袖子裏面,拿出了她特製的熏香。

「真的嗎?那可真是好東西。」姜沉碧也來了興趣,容顏常駐,是個女人都會喜歡的吧。

「就知道妹妹會喜歡,這不,特意拿過來給你的。」穆娉婷直接把熏香遞給了姜沉碧,然後說:「妹妹要是覺得好用,就跟我說,我那還有一些,全都給你拿過來。」

「那就謝過姐姐了。」姜沉碧有些得意洋洋的說道。

「那,妹妹,今天複診就到這吧。我看着妹妹的傷也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就先回去了。昨天晚上沒睡好,現在有些乏了。」穆娉婷說著,還扶了一下自己的額頭,說的煞有介事的。

「姐姐沒睡好還特意來我這,妹妹真是太受寵若驚了。」姜沉碧掙扎着就要下床去送送穆娉婷,結果被穆娉婷一下子抓住了胳膊,使勁往後一推,一下子磕在了床角上,疼的姜沉碧眼淚都差點下來了。

「啊!」姜沉碧一下子就叫出來了。

「妹妹,你沒事吧?」其實穆娉婷剛才就是故意的,是算好了角度才這樣做的。

「沒事,可能是背後的傷口裂開了吧。」姜沉碧說著,突然看了一眼穆娉婷,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似的,連忙說道:「不礙事的,姐姐不用擔心,姐姐快回去休息吧。冬屏,快送送姐姐。」

看着姜沉碧手忙腳亂的樣子,穆娉婷眼角閃過一抹譏笑,她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姜沉碧這是害怕穆娉婷再一次用鞭子抽她吧。

「幸好妹妹無事,要不然我可自責死了。」穆娉婷裝樣子還是要裝的。

「姐姐,你快回去休息吧。」姜沉碧居然把穆娉婷的自責,信以為真了。還在心裏嘲諷穆娉婷的愚鈍。

不過,也正是穆娉婷這樣愚鈍,才能讓她和韓昇沅有機可乘。

「那我就先回去了。」穆娉婷依依不捨的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步三回頭的出了姜沉碧的院子。

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時候,穆娉婷差點高興的跳起來。

從今開始,姜沉碧的好日子就算結束了。而穆娉婷的報復,這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