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穿越異界帶太子吃軟飯
穿越異界帶太子吃軟飯 連載中

穿越異界帶太子吃軟飯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穿越異界帶太子吃軟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雲卿兮 雲青槐 其他小說

穿越異界成了太子妃怎麼辦?那就一路撕白蓮,揍不聽話的皇帝,再順便帶着自家的太子爺走上人生巔峰,然後讓太子安心吃軟飯吧!展開

《穿越異界帶太子吃軟飯》章節試讀:

第四章:兵來將擋


雲卿兮回府了。

這是白家所有下人都知道的事,而且這個廢物二小姐還像變了個人似的。

不敢虧待,目睹了雲卿兮伶牙俐齒的管家親自監督着下人收拾屋子,生怕雲卿兮有半分不滿,再給他扣上個對皇室不敬的罪名。

臨走前還不忘給她留了個丫頭伺候着。

雲卿兮不想嫁,但此時拉着皇家的大旗保護自己也沒什麼不好的,反正那什麼六皇子也想退婚,到時候等她恢復了就頭一點婚一退,靠誰不如靠自己。

在屋子裡轉了兩圈,雲卿兮才坐下來喘了口氣,肩膀上的傷還在隱隱作痛,這就是鬥氣?

挑開領子看了看自己的傷口,彷彿被利刃切過一樣的傷口,切口還帶着些淡淡的青光在阻礙着傷口癒合。

看來這個地方的鬥氣,應該是加了顏色的內功?可以這麼理解吧?

挺神奇的。

雲卿兮拉好衣服叫丫頭給自己打洗澡水,從火場里出來都沒有好好收拾過自己。

她打算洗個澡好好看看自己長什麼模樣。

在等洗澡水的工夫,雲立軒派人給她送過一回葯,雲卿兮面上客客氣氣的收了,瓷白的瓶子,裡頭是小半瓶白色葯末,嗅一嗅,雖然能確定是葯,但是似乎是浸泡過某種特質的東西,所以她也分辨不出來是什麼。

但是雲立軒,用命護她周全的話都說出來了,應該不會害她。

洗完澡再塗吧……

把丫頭們都轟了出去,雲卿兮這才解衣入水。

另一邊的六皇子卻沒有她那麼悠閑。

「什麼?你說那丫頭沒有死?」坐在梨花木質的大椅上,六皇子容意塵飲茶的手微頓,凌厲的模樣掃向他派去的暗衛。

那暗衛臉上有些踟躕,「回主人的話,她非但沒死……好像……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變了?哪兒變了?」容意塵心裏窩火,把茶盞重重的一撂。

變好看了……暗衛心裏嘟囔,卻不敢真的這麼說,只把那院門口發生的事情老老實實講了一遍。

這暗衛如果不幹保鏢也能當個說書的,把當時的場景說的情景再現一般活靈活現的。

六皇子一聽眉頭就皺緊了。

好個雲卿兮,扯着父皇的名頭不說,居然變得如此牙尖嘴利的?

但最讓他生氣的,是他以為雲青槐是個有腦子的,沒想到非但沒殺了雲卿兮,還把他給供出來了!

廢物!都是廢物!

那暗衛見容意塵如此生氣,腿有些發抖,誰不知道這惡魔似的六皇子的脾氣?

惹他不高興,輕則廢了鬥氣趕出去,重則命都沒了……

「你下去吧,盯緊雲卿兮。」容意塵從齒縫裡擠出這麼一句,卻讓暗衛彷彿卸了千斤重擔一般鬆了口氣,飛也似地跑了。

容意塵哼一聲,端起那茶杯望着清澈的茶湯。

杯子里彷彿浮現了雲卿兮那張要哭不哭的小臉,看得容意塵火冒三丈。

啪的一聲將茶杯狠狠摔在地上,容意塵眸子里都要冒出火花了。

想做皇子妃?得先看他容意塵同不同意!

這邊雲卿兮洗了個澡,給傷口上好葯,換了身乾淨衣服正照着鏡子。

仔細看過之後,雖然才十三歲的身材像個豆芽菜一樣沒發育的很好,但一張小臉兒還是很水靈很耐看的。

自己這具身體根骨也還不錯,雖然沒有那什麼鬥氣,但培養培養也還是有看頭的,真不知道雲府是不是眼瞎了。

「二小姐,夫人傳話來了。」門外是丫頭的聲音,雲卿兮眉一挑,這個夫人肯定不會是她的母親,而是雲府的當家主母,雲青槐的親生母親!

「何事?」雲卿兮端坐在椅子上,指尖把玩着還未乾透的頭髮,絲毫沒有把這夫人的貼身丫頭放在眼裡。

那丫頭心裏嗤笑,臉上也沒有半分恭敬的給雲卿兮下命令,「夫人說,為了讓小姐更好的嫁給六皇子,應該培養大家閨秀的氣質……」

「所以呢?」雲卿兮瞥她一眼,這是要給她上禮儀課?

「所以夫人說讓您明日搬去藏書樓居住,與書本同眠,才能染上書卷氣,好叫六皇子青睞。」那丫頭打心裏是瞧不起雲卿兮的,一個不會鬥氣的廢物還能做皇子妃?呸!

但是聽說了她反駁的大小姐和老爺啞口無言的事,她也不敢真的表現出來,只是心裏鄙視,也猜測着雲卿兮會不會又拿皇家做文章,跟夫人對上。

「知道了,替我謝過夫人。」哪知道,雲卿兮只是輕描淡寫的點頭應下,便開始打哈欠趕人。

「夫人還說要請您順便將藏書樓打掃乾淨,以示賢惠……」

那丫頭見雲卿兮沒有惱意也放下心來,一副趾高氣揚慣了的模樣。

「在夫人面前伺候也耳聾么?我說我知道了。」雲卿兮支着下巴與那丫頭對視。

怪了,她還以為她會感恩戴德的謝謝夫人,原本準備的一肚子話一句都沒說出來,可把這丫頭憋了個半死。

「你……」

「怎麼,入夜不許休息?難不成要我現在去打掃藏書樓?這就是夫人的賢惠?」雲卿兮眼睛一眯,折射出的寒光嚇得那丫頭猛地一哆嗦。

這眼神真嚇死人了……但背後靠山是夫人,強裝鎮定的丫頭偷偷橫了雲卿兮一眼,扭身便走。

雲卿兮看丫頭走了,不禁冷哼一聲。

還以為會有什麼了不起的招數,三歲小孩的把戲。

她肯定不會那麼乖巧的去跑上跑下收拾什麼藏書樓,她現在需要休息,有什麼問題都明天再說。

會同意,不過是因為藏書樓這三個字引起了她的興趣罷了。

至於那夫人是想給她下馬威還是討面子找場子其實都無所謂……

想討面子,那就給她個面子,雲卿兮正愁沒地方好好了解這個世界的知識,這圖書館就送上門來了,何樂而不為?

她只做她想做的事,至於別人怎麼想,關她屁事啊。

雲卿兮被子一卷,睡覺去了。

而那邊丫頭把話老老實實給夫人說了一遍,那正塗蔻丹的美婦人卻眉頭一挑,「哦?她沒有任何表示?」

「是的夫人。」

像是打在棉花上的一拳,輕飄飄的,惹得她不快的皺起了眉。

雲卿兮居然沒有感恩戴德的謝她,呵,奇了怪了。

這不過是個開始,咱們走着瞧,雲卿兮。

「知道了,你下去吧。」

夫人唇角一挑,她會像對付雲卿兮那死鬼親娘一樣,讓她們地下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