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
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 連載中

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晚 賀連城

「寶貝乖,讓我抱抱!」
第一次見面,她被他吃光,第二次見面,她被他摸光
一怒之下,怒把京城貴少壓去警察局,最後卻被逮住去了民政局
說好的套路呢?她被帶節奏了?
納尼,說好的高冷絕欲的貴公子呢?
那個每晚折騰的她的人又算什麼?
「叫

「叫什麼?」
某人不爽地把她壓在床上,親昵地貼在耳邊,「你說呢?」展開

《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看上了》章節試讀:

第6章 到嘴的肉三番兩次逃走


護士比林晚要高出半個頭來,胳膊一伸,就把眼罩直接戴在了林晚的頭上,也不管那夾在裏面的頭髮。

長發掃的臉頰耳邊很癢,再加上護士牽着她實在算不得友好,估計不是刻意用力,就是天生神力。

林晚暗罵一聲,只得伸出另外一隻手來撥弄頭髮。

眼罩因為頭髮被往上拉扯的原因,下面微微露出一點細縫。

林晚看過去,一張豪華的大床擺在最裏面,與外面隔着一道白色屏風。

這樣的床,更像是居家或者酒店才會使用的。

專家就是專家,居然能享受這樣的待遇。

林晚見護士停住了身子,趕忙將眼罩往下拉了拉,蓋住最後一點光亮。

護士拉着她的胳膊向前伸,手掌觸及到一片柔軟。

“這裡就是檢查的病床,你脫了鞋上去。”

林晚小心翼翼地挪到床邊,一屁股坐下,比她想像的還要軟很多。

脫掉鞋子,躺好。

她今天穿的是碎花套裝,還別了一枚精緻的胸針。

倒不是她多麼注重打扮,而是今天應該有一場商談,對方是叫停單子中的其中一個醫療機構,是個大客戶。

經理每天都會加班加點的工作,第二天來的時候也就相對遲一些,林晚想要快點做好檢查,說不定還能趕上。也不遲疑,直接伸手去拉身後的拉鏈。

卻不想眼前黑漆漆的,連手的感應都出了錯,這一拉,直接將一截髮絲夾在了裏面,頭向後昂着,微微一動,都牽着頭皮疼。

護士應該還在旁邊,林晚看不到,卻還是習慣性地轉了頭,露出披散的長髮下若隱若現的白嫩脖頸,“能幫我一下嗎?”

床邊響起腳步聲,高瘦峻拔的賀連城到了她身後。

“頭髮夾在裏面了,我自己沒辦法弄出來。”

賀連城沒出聲,手靈巧地拉出她黑色的長髮,又順便幫她將拉鏈拉到了底,露出一大片瑩白的肌膚。

林晚道了聲謝,利落地脫掉裙子。

身上只剩貼身衣褲,林晚來檢查之前特意上網進行了解過,乳腺檢查是一定要裸着上身才行的。

林晚是第一次在這種情況下袒露身體,有些不自然。

最後一件脫掉之後,她的胳膊就環抱胸前。

一道低沉的男聲響在不遠處,“把手鬆開。”

男的?男醫生?

林晚瞬間頭腦一片空白,雖然她聽同事說過,婦科里大多都是男醫生,甚至負責引產的都是。但是她還是沒辦法接受一個男人堂而皇之地去看她的身體。

“你是醫生嗎?”

賀連城從鼻子里嗯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滿。

林晚咬着牙,鬆開了遮住春光的胳膊。

男人大手在她身上捏了一把,林晚立刻黑了臉,“檢查就檢查,你這是在幹什麼?”

賀連城不緊不慢地回答,“看看有沒有腫塊。”

林晚現在一心都留在男醫生這個死胡同里出不來,滿滿全是說不出來的彆扭感,居然沒聽出這個熟悉的聲音。

賀連城滿意地打量這個戴着眼罩的小女人的身體。

膚白細滑,腿又長又直,至於屁股他那晚在酒店已經感受到了,不是很翹,但也不扁平,剛剛好。

彷彿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女人,哪裡都是剛剛好。

見醫生遲遲沒有動作,林晚慌了神,該不會在看她吧?

“醫生?”

賀連城低笑,俯下身子抓着林晚手腕扣在頭頂,另一隻手則是按在了她的腰間,輕聲一句,“小妖精。”

林晚身子僵硬,這聲音,這語氣,還有這熟悉的動作,豈不就是電梯里的那個色狼?

林晚大叫一聲,卻怎麼都掙脫不開那束縛她胳膊的力道。

“你這個死流氓,怎麼又是你!”林晚放出狠話,“你再不放開我,我就把你送進**局,讓你連醫生都做不成!”

賀連城揚眉,“你以為我會害怕?在京都,沒有我怕的東西。”

林晚心裏一咯噔,難道他還不光是個醫生?

如果真是個官富二代,那她受的委屈豈不是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賀連城手下的動作不停,反而變本加厲。

被如此屈辱,林晚根本不想繼續考慮賀連城的身份,只想將這個變態送進**局,公平一定是存在的!即便有權有勢也不能隻手遮天!

“你這個變態!流氓!”林晚邊掙扎邊罵,“你根本就是個下半身思考的社會敗類!”

賀連城皺眉,沒想到她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林晚繼續罵:“你最好趕快放了我,不然我就讓你嘗嘗絕陰腳,這輩子不舉!”

“衣冠楚楚的變態,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變態!”

賀連城握着她手腕的大手加了力道,指尖重重一捻,疼的林晚驚呼出聲。

“你越這樣說我就越想折磨你,還是你就喜歡粗暴?”

“去你妹的粗暴,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齷齪?”林晚手腕生疼,不再掙扎,直接挺屍。

冷哼一聲,賀連城摘下了林晚頭上的眼罩。

刺目的光線讓林晚緩不過神來。

適應過來,就見那雙深幽的眸子緊緊盯着她,看不出情緒。

林晚更來了火氣,把她折磨成這樣,眸子還如此平靜,當真是變態中的變態。

“你放開我,不然我就喊人了。”

賀連城嘴角一勾,邪意凌然,“這個樓層除了我沒有人在,你儘管叫就是了,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你的。”

林晚貝齒緊咬,恨不得一口吞下面前這張英俊卻格外讓人生厭的面龐。

賀連城俯下身子,“我給過你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珍惜。”

電話號碼在酒店就已經留下,她一直沒有打電話過來,賀連城不傻,知道這女人壓根就沒把號碼留下。

不把他放在心上,豈能不生氣。

電梯里對他更是撩地難受,診察室里又對他動了手,傷了額頭。

到嘴的肉三番兩次逃走,這是賀連城的人生中從未發生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