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渣了指揮官後我帶仨小祖宗帥炸天
渣了指揮官後我帶仨小祖宗帥炸天 連載中

渣了指揮官後我帶仨小祖宗帥炸天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渣了指揮官後我帶仨小祖宗帥炸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可 沈白

  聯邦帝國最高指揮官被逃婚了,這則新聞分分鐘上了熱搜!  
  準新娘沈白在逃婚路上遇到一男人,賊啦帥,寵她、護她、任她無法無天
  
  腦袋一熱,她和男人閃婚了
  
  一覺醒來,她的枕邊人馬甲掉了,他竟然是……  
  沈白:逃了,逃了,帶着三胞胎逃得無影無蹤!  
  六年後,帝國珠寶設計大賽上,沈白獲得本次大賽的第一名,身着白色軍裝,高冷俊美的指揮官大人現身頒獎
  
  權爵:媳婦兒,躲了我六年,也該消氣了,乖,隨老公回家生崽子去!  
  沈白:想得美,你這個騙子,我這輩子都不會給你生崽子!  
  台下三個萌娃跳起來反駁:爹地,她給你生了,還生了三個!  
  沈白:……展開

《渣了指揮官後我帶仨小祖宗帥炸天》章節試讀:

第7章 醋意大發


 沈白指了指茶几上的宣傳海報。

  「23屆星際杯珠寶設計大賽的決賽在帝都舉行,我入了決賽,想比完賽在帶娃回y國。」

  「這種星際比賽曝光率很高,你就不擔心權家和沈家知道你在帝都嗎?」

  代瑋蹙眉。

  「我擔心。」

  沈白握緊手中的咖啡杯,說出心裏的不甘心。

  「就因為擔心,我已經錯過了三界星際杯珠寶設計大賽了。」

  「我媽媽她是一個特別優秀的珠寶設計師,只因她嫁入沈家,從未參加過星際上有名的珠寶大賽,這是她一生的遺憾。」

  「我要為她完成遺願!」

  她紅了眼眶,那是一種對命運極其不憤的抵抗和堅持。

  代瑋抬手拍了拍沈白的肩。

  這個時候,她需要的不是安慰,是支持!

  「既然決定了,那就去做,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我支持你!」

  作為沈白和笑笑最好的朋友,代瑋豁出去了。

  深夜,帝國指揮中心。

  嘟嘟嘟……嘟嘟嘟……

  辦公桌上的手機強烈的震動着。

  權宇霆從洗手間出來,走過去,拿起手機,掃了一眼來電,接聽。

  「什麼?她去找陸子謙了?!」

  「嗯!」電話那頭,代鑫有些忐忑的吸了口氣。

  「據可靠消息,今兒沈白剛回帝都,連沈家都沒回,直接去了陸子謙的暗夜集團。」

  權宇霆妖冶的黑眸瞬間染上一抹危險的幽暗,陰惻惻的問:「這是他們六年來第一次見面?」

  「在帝都是第一次!」

  「徹查!」陰森森的命令聲中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怒氣。

  「收到!」代鑫哪敢反對,除非想去嶺北掃雪了。

  「為什麼去找陸子謙!」洗手間里,權宇霆一拳頭砸在鏡子上,頓時,鏡子碎裂,他的手滲出鮮紅的血。

  「當初離開我,是不是也是因為他!」

  冷意瀰漫的瞳眸盯着錢包里那張泛黃的證件照,眼眶泛紅。

  「你可以對我無情,但你不能在我的地盤上喜歡除我以外任何一個男人!」

  他忽然想到什麼,轉身出門,拿起桌上的座機。

  「沈公,聽說沈白回來了。」

  電話那頭的人微微一愣,但很快反應過來。

  「是的,我們沈家人正在找她!」

  「那沈公得辦一場豪門夜宴了。」權宇霆出乎意料的建議。

  官場摸爬滾打幾十年的沈家老太爺,秒懂他的意思:「權爵這個建議很好,明兒我們沈家就着手準備。」

  「敬候沈公的好消息。」權宇霆陰騭的黑眸瀰漫著算計的瀲灧:「記得,下請帖到指揮部。」

  「一定一定!」沈公受寵若驚。

  要知道整個帝國的豪門夜宴,從未有人請到過權爵,這次沈家要蓬蓽生輝了。

  沈老爺子第一時間找來四個兒子商議。

  「權爵這是要人!」

  四個兒子到齊後,沈老爺子看着最小的兒子沈繼華,開門見山。

  「要人就給人!」

  沈繼華一臉的不在乎。

  對於沈白這個親生女兒,沈繼華心裏是不想認的!

  「你什麼態度?」

  沈繼平瞥了一眼四弟沈繼華,學着老爺子的口吻。

  「權爵要做我們沈家的女婿,這是我們沈家的福分,誰反對,我和誰急!」

  老二老三附議。

  唯有沈繼華的態度一如既往,不收斂也不參與。

  沈老爺子不悅了。

  「繼華,小白是你的女兒,你必須表態,還要親自去把她接回沈家。」

  「我……」

  「如果你不去,你在沈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全部收回。」

  老爺子的殺手鐧一出,沈繼華秒慫。

  「她在哪兒?」

  老爺子頓感欣慰:「在海騰灣代家別墅。」

  這是指揮中心給出的地址,錯不了。

「四叔,我願替你去接小白回家!」

沈曉天侯在沈老爺子家門外,沈繼華一出來,他就迎上去,自動請纓。

「可以!」沈繼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沈繼華一轉身,沈曉天的嘴角就露出一抹陰鷙的笑……

次日,清晨。

  沈白和梁笑笑正在伺候三個寶貝蛋兒起床,出去晨跑的代瑋急匆匆的跑進房間,支開三個娃,說道。

  「沈曉天帶人來了!」

  梁笑笑第一反應竄到窗邊,往外瞥了一眼,差點爆粗口,「我去,這麼大陣仗,搞大事情啊!」

  代瑋瞅了梁笑笑一眼,讓她別說話。

  「我今天要去參加星際珠寶設計大賽總決賽,暫時不能和沈家人碰面。」

  沈白看向兩個好友,求助。

  「不止我不能見沈家人,三個娃也不能見他們。」

  梁笑笑想了想,眼珠子骨碌一轉。

  「你從後門離開去參賽,三個娃交給我,沈家人交給……」

  她笑眯眯的看向老實巴交的代瑋。

  「我、我不行的!」

  代瑋雖然是第一豪門區代家嫡系,但作為第一豪門區最末端的代家次子,他在豪門裡從來沒有什麼發言權。

  「男人千萬不要說自己不行!」

  梁笑笑直接將代瑋推出了房間。

  「你總是這樣欺負他。」

  沈白笑着指責。

  「他樂意。」

  梁笑笑一點都不覺得。

  「收斂點,我得走了,三寶就交給你了。」沈白看了看錶,連忙去準備大賽要用的東西。

  這次總決賽,她準備一條名為「星辰大海」的鑽石項鏈。

  這是媽媽的構思,她只是後期點綴製作。

  今兒,她就要帶着媽媽的夢想登上星際杯的舞台,完成媽媽生前一直未完成的夢想。

  帝都,星際雲中心。

  高高地看台上,男人一個標準的軍姿,佇立在旁欄內側。

  筆挺的軍裝將他挺拔身軀襯托得格外健碩修長。

  他天生一張高冷俊美的臉,燈光流瀉,映着在他的臉上,將他的五官襯得格外深邃迷幻。

  他深幽地眸光凝視着舞台大屏,每次那個梳着丸子頭,穿着簡樸衣裝,戴着獨特面具的女孩海報一出,他的眸底就會閃現一抹精光。

  他自己沒察覺,站在幾丈開外的代鑫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得咂舌。

  「嘖嘖,愛慘了,愛慘了!」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白瞎了權爵這六年的痴情等待。

這不,半小時前得知沈白今兒要在星際雲中心參加23屆星際杯珠寶設計大賽,楞都沒打,直接「飛」過來了。

真乃千古痴情第一人!

  「打聽好了就滾過來!」

權宇霆微微蹙眉,眉梢冷冽一挑,瞥向了代鑫,「她第幾個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