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連載中

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凌修司 肖北

「離婚吧
」 「我一分錢都不要,你簽字吧
」 肖北的語氣很強硬,她把早就已經簽好自己名字的離婚協議書遞到凌修司的面前
凌修司皺眉,但在她的猛攻之下,終究還是在協議書上籤下了自己的大名
…… 他,婚內出軌
她,儘力躲避
可是,她偏偏答應了凌修司的父親凌雲洛提出的要求進入雲溪出版社的編輯部任職
然而他卻要她儘快辭職,各走各的、互不干涉
當她想要開啟自己新的生活的時候,他居然想盡辦法得要對她趕盡殺絕,不斷糾纏着她,她對凌修司已經徹底絕望了,所以她想要絕地反擊,從出版社奪走本該屬於她的一切
「肖北,難道你非要這麼狠心嗎?」凌修司雙膝下跪,苦苦哀求着肖北
「沒錯,當初是誰想着要對我趕盡殺絕,現在反過來讓你也嘗嘗這種每天提心弔膽的滋味!」展開

《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章節試讀:

第五章:原來智商這東西也是會遺傳的


雲夕出版社,她是第一次踏入這裡。

整棟樓的裝修屬於現代簡約風,不過整體風格卻打破了以往傳統樣式,顏色用得非常鮮明和跳躍,辦公桌和擺件也都是很出彩,總之總體感覺是讓人眼前一亮。

出版社的樓層特別高,大約有十層,她站在大廳的提示板前看了好一會兒都沒研究出來會客室到底在幾樓,所以她只好硬着頭皮跟着人群進了電梯。

「你好。」電梯里一個長相酷似吳尊的男人突然開口,聲音很有磁性:「你長得很面生,是編輯部新來的員工嗎?」

肖北微微一笑:「為什麼這麼說?」

男人推了推架再鼻子上的眼鏡認真說道:「因為之前左岸傳媒偷偷摸摸在我們雜誌社裡安插了情報人員,然而就在前幾天被我們老總揪出來後不僅僅被開除還通告全市不允許招聘此人,否則就是後果自負,而且這幾天也聽說會有新人來上班,所以我還以為你就是呢?」

「我只是過來拿資料的。」肖北繼續保持着良好的笑容,「對了,會客室在幾樓。」

男人友好地從上到下的打量着肖北:「這麼巧,我去資料庫正好也在五樓,順路帶你去會客室。」

「好,謝謝你。」

不知不覺之間電梯在五樓停了下來,門緩緩打開,男人很有禮貌得做了一個手勢:「請,女士優先。」

肖北對這種男人並不感冒,反而打心底里覺得這個人有點裝腔作勢,可也只能是點了點頭表示感謝,在他的指引下肖北很順利地找到了會客室。

會客室空無一人,肖北看了一下手機才發現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她很少和凌雲洛單獨面對面說過話,還是在這麼正式的地方,她反倒是有些緊張起來,而今天凌雲洛急急忙忙得把她約出來估計就是和凌修司離婚的事情有關。

肖北等得有些百無聊賴,這輩子她最恨最討厭的就是等人。

「肖小姐。」

門毫無聲息地打開,肖北似乎被突然之間冒出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轉過身一瞧原來是凌雲洛:「爸......不,以現在的身份我應該叫你凌董事長才對。」

「管家,你到外面去等我。」凌雲洛神情嚴肅,管家自然也很自覺地退出了會客室順帶着把門給關上了,「我並不介意你繼續這麼喊我,說實話,我對你這個兒媳婦是非常滿意的。」

肖北真得太討厭假仁假義的人,尤其是男人,但礙於禮貌她剋制着自己隨時都要爆發的脾氣:「董事長,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凌雲洛冷笑起來:「孩子,你是個聰明人,當初你和修司結婚是因為盲婚啞嫁,可如今離婚也是你情我願,但是你也知道修司這孩子沒什麼心機,更何況他對生意場上的事情屬於一竅不通,許多問題都是有團隊在替他處理,恐怕這麼多年了你也不是不清楚。」

雲夕出版社是凌雲洛和沈月鵝白手起家,算得上是一點一滴慢慢熬出來的。

就連社裡的每一位員工都是凌雲洛親自面試和考核,生怕某個步驟出錯影響到公司的股票市場,但卻萬萬沒想到會栽在了他親生兒子手上,現在公司里的每一位股東都虎視眈眈地期盼着他能儘早下台。

「難道董事長急着約我過來就為了跟我說這些?」肖北一臉茫然、不知所措:「如果您已經講完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凌雲洛神情略顯單調,除了嚴肅之外還是嚴肅,就沒有其他任何錶情了,有時候肖北都會懷疑他是不是一個徹徹底底的老面癱。

肖北看凌雲洛不說話便起身打算去開門離開卻被他緊緊拽住了手腕。

被他拽得生疼,沒想到這老頭子力氣還挺大的:「孩子,先別這麼著急離開,我知道那些記者全部是你一家家打電話通知的,還有修司和左銘威大女兒在一起的照片也是你放出去的,是不是?」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肖北的臉上除了驚訝還有就是憤怒,她狠狠甩過凌雲洛的手說道:「不好意思,出於禮貌我喊您一聲董事長,但是請不要隨便把這種臭氣熏天的屎盆子瞎往我身上扣。」

「離婚的事情除了你、修司、左夕就沒有其他人知道了,他們兩個應該不會透露出去,那麼就只剩下你一個了。」

凌雲洛分析的也不是沒有錯,但沒想到的是凌修司腦子不行,就連這個老傢伙的腦子也不太好,原來智商這東西確確實實是會遺傳的。

可他難道沒想過民政局裡每天進進出出這麼多人,更何況凌修司在市裡算得上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難不成就不會有別人透露出去嗎?

就非得把這個屎盆子往她頭上扣。

「別忘了,當時還有給我們辦理離婚手續的人。」肖北一臉氣憤得看着凌雲洛,努力地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董事長,出了這種事情我們肖家也有所影響,不止你們凌家,如果您單單是想要因為這個事情而追問我的話,那麼我就恕不奉陪。」

凌雲洛似乎一下子被提點清醒了,趕緊向肖北道歉:「肖北,對不起,我居然忘了還有民政局裡的人。」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肖北手足無措,她站在原地瞬間覺得雙腿沉重,感覺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了:「您……沒事兒,剛才也是我過於激動了。」

「但是你和修司離婚的事情現在鬧得滿城風雨,公司內部也動蕩不安,所以這次把你叫過來其實還想問一下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凌雲洛有些心煩氣躁的在會客室里來來回回的走着,眉頭緊緊地皺在了一起。

「我知道,我和修司的事情沒有和雙方家長商量就擅自處理,確實對雙方家庭和事業有很不好的影響,可既然現在已經出動了記者,那這個時候我們就不可以坐以待斃、任人宰割,隨意讓媒體持續惡化並且報道負面新聞,這樣不僅僅會讓您和我爸的形象嚴重受損,甚至還會影響到兩家集團的榮譽導致股份持續下跌。」肖北說得極其認真。

凌雲洛此時此刻心情惡劣到了極點,平時家裡都有沈月鵝給打點的妥妥噹噹,根本不需要他煩心,每天回家就是坐享其成的吃飯、睡覺和看報紙以外根本不需要他操心的。

但是在商場上根本沒有人能真正得幫得了他,就連自己唯一的兒子都沒辦法做到,而且他這個人疑心病特別重,身邊也沒有絕對信任的人,所以每次遇到事情全部是他自己一個人考慮,從沒想過也不想會有人出來替他出謀劃策。

在這一刻聽到肖北的話,心裏閃過一絲悸動。

他轉頭看向肖北問道:「那麼你有什麼好建議嗎?我洗耳恭聽。」

肖北卻有一點猶豫:「董事長,確定要我說嗎?我怕我說出來你會不同意。」

「董事長,其實這些年我沒怎麼接觸過外界,和媒體也沒有特別深的交道,我怕我說出來的話可能不是那麼的周全。」

「沒關係,你想到什麼就說。」凌雲洛說的特別輕鬆,「就算說的不對,我也不會責怪你的。」

「嗯。」肖北放大了膽子把自己在來的路上所想到的一骨碌全部說了出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先要和左銘威統一好口徑,接下來就是開一場記者招待會,說修司和左夕是真心相愛的,並且已經在一起很多年了,只不過礙於家族婚姻不敢公眾於世,是你們凌家對不起肖家,也會做出相應的彌補。」

凌雲洛沉默了好一會兒搖了搖頭表示不贊成,肖北繼續說著:「我知道您一定會拒絕,但是我認為事件既然已經發展成了這樣,您必須要狠一點站出來,對於家族而言凌家在市裡乃至全省也是舉足輕重的,算是徹徹底底得有頭有臉有名望的家族,更何況出版社和媒體之間也有着必然的關係,到時候您那邊找人跟記者朋友們打一聲招呼,那就一切好辦了。」

凌雲洛這輩子從來都沒有跟誰低過頭道過謙,他更加不可能為了兒子犯的錯去低聲下氣。

「不,不可能。」凌雲洛擺了擺手,「我寧可讓它無限發酵和放大,也不可能去道歉。」

肖北當然能看得出凌雲洛心裏的想法,只是微微嘆氣道:「只可惜修司的性格太過於委婉,有些話不一定說的很好,而且媒體還不一定會買他的帳。」

「我需要一點時間好好考慮一下。」

「嗯,您考慮。」肖北不想多說什麼,「等您決定召開記者招待會了,那麼您可以找公關團隊寫一份稿子,甚至可以提前買通一些媒體,後續做正面報道,但是具體決定主要看您的想法了,我也沒辦法左右您的決定。」

肖北的話音剛落,凌雲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果斷得按了免提鍵,很明顯是想讓肖北一起聽一下。

手機那端傳來急促而又緊張的聲音:「董事長,不好了,現在有幾個股東已經打電話過來說要和我們解出合約並且要求賠償,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們現在暫時不需要去理會,凡是他們的電話都不要接聽。」

掛斷電話後,凌雲洛的臉色特別不好看。

肖北自然也很識趣得不敢說話,只是靜靜站在一邊,其實她心裏還是很高興的,目前這個事件已經超乎她的預算了,本來只是想好好教訓一下凌修司的,卻沒想到竟然已經演變到了兩家企業的利益,即便是這樣她依舊不慌不忙,因為就算天塌下來她任然後許許多多的招數在後邊接着呢。

現在唯一最害怕的就是凌雲洛了,不過恐怕左銘威那邊也不會好過。

凌雲洛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

如果這件事情沒有妥善處理的話,那麼雲夕出版社就會成為所有人的炮灰,他也沒有辦法去跟那群老皮膚交道,甚至也沒有什麼臉面在百年過後去見凌家的老祖宗。

所以他絕對不能讓這事兒影響到公司的發展。

「你確定開記者招待會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嗎?」

肖北使勁得點了點頭:「沒錯。」

「那要不就按照你說的做,另外至於稿子就由你來幫我寫吧。」凌雲洛這老狐狸居然把寫稿子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了肖北,估計他心裏明白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以當事人的角度去寫才是最好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完美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

「嗯,那我回去第一時間先寫稿子,寫好了親自送到出版社的公關部。」

凌雲洛轉身要離開會議室但立馬又停了下來,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你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出版社做編輯。」

得了吧,她可對編輯的工作可沒什麼太大的熱情和興趣,從上班到下班這一段期間除了上廁所和吃飯以外,絕大部分時間都要坐在位置上審核各個作者們發送過來的文字,光這一點她就完全受不了,更別提以後可能天天要看到那個無能、白痴加變態的凌修司了。

「董事長,我可能沒辦法勝任這個職位。」

「是怕你沒有這個能力嗎?」凌雲洛問道。

「我從來沒有做過編輯這個工作,而且自從結婚以來,一直沒有上過班,恐怕實在沒有這個能力。」肖北依舊堅持自己的意見。

凌雲洛只好無奈點了點頭:「我尊重你的選擇,但是相信你會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