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長姐難為
長姐難為 連載中

長姐難為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韓雪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韓雲雪 韓雪

【新書《重生九零辣妻美又颯》已發佈】 作為放排農家女的韓雪看着家徒四壁,望着一望無邊的鴨綠江欲哭無淚,家道艱難啊
父親是個放排人,意外身亡,母親難產而死
留下一家子弱小弟妹,韓雪表示,長姐好難當
女兒當自強,看小小農家女如何養活弟妹,謀得錦繡良緣
...展開

《長姐難為》章節試讀:

第五章 喪事


  兩刻鐘之後,雲霖和兩個老太太還有幾個媳婦來到了韓家。這兩個老太太,一個就是雲雪讓去請的李奶奶,另外一個姓趙,也是個不錯的老太太。兩家離着挺近,應該是一聽到消息就一起來了。後面的幾個媳婦,正是趙家和李家的媳婦們。

  「李奶奶,你來了啊。我娘要生了,我這啥都不懂,沒辦法才讓雲霖去叫你的。」雲雪有些歉意的說道。

  「行了,都是一個村子裏住着,有事儘管找我。你出去吧,一個姑娘家的,不好在這裡獃著。這裡有我們,你放心吧。」李奶奶擺擺手,然後就把雲雪給攆出去了。

  雲雪領着雲霖幾個在屋外焦急的等着,屋裏面柳氏痛苦的喊叫着。雲雪只要一聽到母親的喊叫,心裏就會揪着疼。母親這輩子,為什麼會這麼命苦呢?雲雪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淚。

  「大姐,咱奶說,咱娘也不是頭一回生孩子,自己就能接生了。她今天身子不舒坦,就不過來了。」雲雷從外面進來,將奶奶的原話說給了大姐聽。六歲的雲雷,學起話來,倒是有板有眼的。

  「大姐,咱娘沒事吧?」雲雷還不懂生死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剛剛看母親那樣的傷心,心裏也跟着難受。

  雲雪左手摟着雲霆,右手摟着雲雷,「沒事,咱娘會沒事的。」她不是說給弟弟們聽,而是說給自己聽的。

  雲霓撲到雲雪的懷裡,摟着雲雪的腰,「大姐,我好害怕啊,爹爹已經沒有了,以後咱們可怎麼辦啊?」

  雲霖和雲震畢竟十二歲了,他們剛剛不在家,並不知道父親的事情。此刻一聽,立即詢問道。「大妹,你說啥呢?咱爹不是去放排了么?啥叫沒有了啊?」

  「雲霖,雲震,剛才孫伯伯來了。說是咱爹在放排的時候,死了。」雲雪流着淚,將父親離世的消息告訴了兩個弟弟。

  雲震和雲霖互相看了一下,眼中儘是震驚的神色。「不可能的,大姐,你一定是弄錯了。咱爹是不可能死的,不可能。」雲震大聲的喊道。

  雲雪不語,只是用力摟緊了雲霆和雲雷兩個。雲霓摟着雲雪的腰,大哭起來。雲震和雲霖兩個看着大姐的樣子,知道大姐說的是真的。兩個人也靠了過來,姐弟幾個人抱成了一團,哭了出來。

  「這是咋了?產婦呢?生了沒有啊?」外面孫長海領着一個四十來歲的婆子進來,可能是一路上跑的太快了,那婆子氣喘吁吁的問道。

  雲雪趕緊從弟妹中間出來,「魏大娘,我娘還在屋裡呢,您趕緊進去看看吧。我娘可就拜託您了。」

  魏婆子點點頭,二話沒說,直接進屋去了。

  雲雪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好了,都打起精神來,咱娘還在屋裡生弟弟呢。不管未來什麼樣,有姐姐在,就不會讓你們受苦的。」雲雪趕緊去廚房燒水去了。

  在魏婆子進了屋一個時辰之後,屋子裡總算是傳來了嬰兒的哭聲。一聲嬰啼,讓院子里眾人懸着的心落了地。

  「生了,生了,是個漂亮的小丫頭呢。」李家的媳婦從裏面出來,高興的說道。

  不管生了什麼,總歸是生了就好。雲雪上前來,給李家的媳婦施了一禮,「謝謝嬸子了,還有什麼要準備的?我這就去弄。」

  李家媳婦剛要開口說話,就聽見屋裡喊道,「不好了,出紅了,出大紅了。」出紅,就是產後出血的意思,出大紅,就是血崩。

  院子里的眾人立時臉色發白。孫長海和兒子一直沒走,就在院子里來回的轉悠,一聽這個,立即說道,「雪丫頭,你別慌,我們這就去找大夫去。」說著,就要往外跑。

  「等等。雲震啊,領着你這位伯伯去我們家。家裡有馬,讓他騎馬去。」李家媳婦喊住了孫長海。要知道,大夫是住在離這六十多里地的金華鎮上,這要是走着去,啥事都得耽誤了。

  此刻也不是跟客氣的時候,孫長海留下兒子在這邊看着,自己跟着雲震去了李家。李家的人果然都是熱心腸,牽出了馬匹,讓孫長海騎着去找大夫。雲震則是又回到了家中。

  院子里的眾人全都亂了起來。這個年月里,女人生孩子,就等於是在鬼門關外打轉轉。一個弄不好,就會沒命的。

  趙家的媳婦從屋裡出來,搖頭嘆氣。「雪兒,你們都別離了地方。一切的事情,我們去張羅也就是了。」這話的意思,就是柳氏不好,親人不讓離開。

  果然,魏婆子也從屋裡出來了,「孩子們,都進去看看你們的娘吧。再不看,怕是就沒機會了。」

  雲雪一聽,眼淚刷的一下就溜下來了,領着弟弟妹妹趕緊進了屋。

  屋子裡頭,好大一股血腥味兒。柳氏躺在炕上,臉色蒼白,雙目緊閉。身下的被單早就被鮮血浸透了,那鮮紅的眼色,刺得雲雪眼睛痛。「娘,你怎麼樣了?娘,你可得挺住啊,要不然,我們可怎麼辦?還有剛出生的小妹妹呢,你要是走了,她可咋辦啊?」雲雪哭着握住了柳氏的手。

  柳氏慢慢地睜開了眼,看見面前的兒女們,「孩子們,娘實在是太累了,娘有點撐不住了啊。你爹來找娘了,他在那邊好孤單的,娘得去陪他了。我可憐的孩子們,娘走了,你們可怎麼辦啊?」柳氏氣息極弱,斷斷續續的說了幾句話。

  「雪兒啊,讓他們都出去吧,娘有話跟你說。」

  雲雪點點頭,讓弟妹們全都出去,然後才回頭看向母親,「娘,你有話儘管說,不管將來什麼樣,我一定會照顧好他們的。」

  柳氏似乎氣息更弱了,「雪兒,這東屋的炕櫃裏面,有一個小匣子。裡頭有些東西,那是雲霖的。雲霖不是咱們家的孩子,他是我和你爹從別處抱來的。他日若是有人來找,只要能夠拿出和匣子里一樣的玉佩來,那就是雲霖的親人了。讓他回去吧,咱們這樣的人家,會耽誤了他的。」

  雲雪沒想到,柳氏彌留之際,竟然說出了這樣的一個秘密。難怪自己一直覺得,雲霖和雲震長得沒有半點相像。原來,這兩個孩子,根本就不是雙胞胎。「娘,你放心,你的話,我記下了。」

  「雪兒,娘的好孩子,娘走以後,這個家裡,就全都交給你了。記住了,千萬要保住你的小妹妹,那是你們的親妹妹。還有,你爹是分了家出來的,老宅那頭,咱們不指望他們。」柳氏的聲音漸漸地低了下來,她的眼睛也漸漸地閉上了,「雪兒,辛苦你了,娘對不住你。」

  說完了最後一句話,柳氏的頭往旁邊一歪,就沒了氣息。

  「娘,娘。」雲雪大喊,「娘,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你走了,我們可怎麼辦?」

  雲雪的喊聲,震動了院子里所有的人。雲震幾個,再次進屋,跪在了炕前,大聲哭起來。

  李家老太太一看這個情形,立即讓人將剛剛出生的小娃娃抱到自己的家裡去。「老二媳婦,快把剛生出來的女娃子先抱到咱家去。老三媳婦前幾天不是剛生了孩子么?正好就讓她幫着先照看一下。這邊這麼亂,我怕大家到時候全都忘了小娃娃的事情了。」老太太經歷的事情多,想的也多。

  那邊的趙家老太太也回頭囑咐自己的兒媳婦,「老大媳婦,趕緊回去把我的裝老衣服拿過來。先給雪兒娘穿上,不能讓她光着身子走。另外,回去讓咱家的幾個小子,到村子裏頭報信兒去。這個時候,就得咱們大傢伙幫襯着了。」

  兩個媳婦都是挺聽話的,各自按照婆婆的意思辦事去了。屋裡剩下的人,開始動手給柳氏擦身子,收拾屋子。

  雲雪知道,這個時候,不是她們傷心的時刻,首先得把娘親的喪事給辦了。「雲霖、雲震,去老宅告訴一聲。就說咱爹沒了,咱娘也沒了,讓他們看着辦。」

  兩個男孩擦了擦眼淚,聽話的跑出去了。

  韓家二媳婦產後血崩死了的消息,立時傳遍了整個村子。一些和韓家相處的比較好的人,全都趕過來幫忙。

  柳氏只有三十三歲,這個歲數,算不得喜喪。另外韓家還有老頭老太太尚健在,所以這喪事不宜大操辦,也不能在家停靈,應該立刻下葬的。村子裏的老人們都過來了,商量了一下之後,從一戶姓鄭的人家那借了口棺材。

  幾個年輕媳婦,幫着把裝老衣服給柳氏穿上,然後就將柳氏的屍體裝棺入殮。因為韓勇的屍體根本就沒有,所以也只能將他平日的衣服放進了棺材裏,就算是夫妻合葬一處了。

  十來個棒小伙,直接抬了棺材,就這麼來到了東邊的山上,找了個地方給埋上。

  雲雪領着弟妹們,披麻戴孝的跪在了墳前,大聲痛哭。一天之內,他們就這麼失去了父母,從此成了孤兒。雲雪想着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點點滴滴,想着父親母親對自己的好處,也是悲痛欲絕。

  「我苦命的勇兒啊,你怎麼就這麼走了啊?你這麼狠心,讓你娘白髮人送黑髮人,你怎麼捨得啊?你個冤家,你這是要了娘的命啊。」一個老太太,站在墳前,拍着大腿在那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