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女雙雙的種田悠閑生活
農女雙雙的種田悠閑生活 連載中

農女雙雙的種田悠閑生活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穆雙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穆雙雙 老穆

(完結)老穆家人人欺負的傻子穆雙雙,突然有一天變了個樣!人不傻了,被人欺負也懂得還手了,潑在她身上的髒水,一點點的被還了回去
曾經有名的傻女人,突然變靈光了,變好看了,變有錢了,身邊還多了個人人羨慕的好相公,從此過上了悠閑自在的好日子!【新書《重生福妻有空間》已發,老書《重生農女很傾城》】...展開

《農女雙雙的種田悠閑生活》章節試讀:

第5章肯說話了


  「好啊,你還敢頂嘴了是吧,今天看我不抽死你。」

  穆老太淬了毒一樣的目光狠狠瞪着餘四娘。

  話音一落,她就高高舉起手裡的荊條,直直的對着餘四娘的臉扎去……

  「一個上午就聽見你這吵吵鬧鬧的,到底在幹啥,不怕別旁人看去當笑話是吧?」

  穆老太手裡的荊條離餘四娘的臉不過一寸的時候,院子門口傳來一聲怒喝。

  接着就見肩上扛着一捆還沒去草的稻子穆家老爺子。

  穆老太不甘心的收回手,冷哼了一聲,然後舉起手中從餘四娘手裡搶回來的銅板道。

  「你看看,這餘四娘平時裝的柔柔弱弱的,關鍵時候比誰都厲害!

  這不連銀子都敢藏了,還敢騙我說沒有工錢,真當我老婆子是死的……」

  穆老太一瓢髒水潑下來,潑得餘四娘的臉脹成了豬肝色,她張了張嘴便解釋。

  「娘,我沒有藏工錢,我是想說今天早回來,主人家沒扣我工錢……」

  「我呸,這會兒人多就不承認是吧?你個黑心肝的,小心我剝了你的皮。」

  眼看着穆老太又要撒潑,穆老爺子終於開了口。

  「就這麼點事兒,吵啥吵,要沒事做,吃過晌午飯都給我收稻子去,看看你們誰還有時間鬧騰。」

  老爺子的話終究是起了效果,穆家雖然需要幹活兒的地方多,可家裡漢子也多。

  一般不到插秧是不會讓家裡女人去幫忙的。

  不然穆老太也不會整天閑的發慌,數落這個,數落那個。

  「不行,這要是就這麼算了,以後老穆家誰還聽我老婆子的,今兒必須給餘四娘一點教訓。」

  穆老太不肯鬆口,堅決要治一治餘四娘。

  穆老爺子生氣的冷哼了一聲,穆老太才噤了聲。

  她生氣的白了一眼林氏,見到餘四娘又厲聲喝道。

  「今兒中午你不許進偏廳吃飯,不然我就把那個臭東西扔出去!」

  穆老太緊跟着穆老爺子的腳步進了偏廳,走了幾步,她又轉過身子,催促着林氏。

  「還杵在那兒幹啥,還不去擺放,耽擱了家裡男人吃飯,你就準備餓死吧!」

  林氏站在原地咬牙切齒,剛想罵餘四娘,見到她吃人一樣的眼神立馬遁地走了。

  整個老穆家都知道餘四娘不是好惹的,除了穆家老頭老太還有她男人穆家老三穆大山,誰都使喚不動她。

  等所有人都進去了,餘四娘才衝進自己屋子裡去看房裡的閨女。

  咒罵聲徹底停止,簡雙雙才算是恢復了意識,原本只是在打量房子的她,突然就見到了從屋外頭進來的餘四娘。

  出於職業習慣,簡雙雙看人喜歡從五官開始然後一層層的剝開。

  婦人的臉屬於比較周正的杏仁臉,顴骨很寬,額頭和下頜都比較窄,眼睛大大的,眼皮有些塌陷。

  至於鼻樑和嘴唇,都符合古代的審美挺翹、小巧。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蠟黃的皮膚,雖然沒有曬斑,但是仍舊有些刺眼。

  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幹活的原因,她的背有些佝僂,雖然不至於彎曲。

  但以簡雙雙平日里要求自己的標準,這婦人就是有些駝背。

  餘四娘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個感覺,此時她被人厭惡的閨女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和自己一樣大的眼睛裏寫滿了她以前沒有見過的東西。

  顧不得多想,餘四娘奔了上去。

  「雙雙,娘聽說你被人打了,還疼不疼?」

  明知道自己閨女不會回應,餘四娘還是每日如一的和自家閨女說著最正常的話,她才不信自己閨女是傻子了。

  說話間,餘四娘已經到了簡雙雙的床邊。

  等她看見簡雙雙額頭上結了迦的傷口的時候,餘四娘一下子慌了神,眼睛裏忽然就有了淚水。

  她顫抖着雙手,慢慢的靠近簡雙雙受傷的額頭,

  「雙雙,疼嗎?」

  那句疼嗎,讓簡雙雙身子一顫,心裏像是被什麼強行灌入了一般,有些疼,又有些暖。

  「是娘沒用,娘……沒錢給你請郎中……娘……」

  老穆家的任何一筆費用,除了自家孩子攢的,只要是大人,都要一分不少的上交給穆老太。

  但凡有被穆老太發現私藏的,被罵的不成人樣不說,連帶的以後吃飯,都比別家的伙食要差上許多。

  「嘶……」

  頭又開始疼了起來,簡雙雙忍不住叫了出來,餘四娘見這情況,急忙將人扶到了炕上。

  她將之前蓋在簡雙雙身上的薄被套又重新蓋到了簡雙雙的身上。

  「雙雙,你忍着點,娘去求你爺和奶給你找郎中,找了郎中,就不疼了。」

  餘四娘站起身,還沒跨出半步,手上就一緊,一隻黑乎乎的雞爪一樣的小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背。

  「娘……」雖然不是第一次開口,可是一說話,嗓子就疼的厲害。

  「你叫我啥?」

  餘四娘太過驚喜,以至於她已經出來的眼淚被生生的逼了回去。

  快五年了吧,自家閨女自從五年前那件事之後,就再也不肯開口叫人了。

  見誰都怕,就連做娘的她,都只能看着她躲在角落裡一個人瑟瑟發抖。

  「娘,」簡雙雙清了清嗓子,繼續道。「娘,您別去了。」

  吵架那會兒,她雖然頭疼,但那個老婆子說的話,也聽了個大半。

  多年經驗告訴她,那老太婆絕對是一毛不拔的典型。

  餘四娘貿然上去,別說拿錢治病,就連只是讓那個老婆子看一眼,也絕對可以扒了餘四娘的皮。

  「雙雙,你……願意和我說話了?」

  餘四娘倒抽了一口氣,眼神中滿是激動,她等這一天等了多久了?

  她的閨女終於肯叫她了。

  簡雙雙不知道原主到底有着怎樣的人生,但是看餘四娘的表情。

  她知道,這個娘親,對原主還是不錯的,至少她的眼神中有愛。

  餘四娘伸出自己因為常年在水裡浸泡的發軟的手,縷了縷自家閨女垂在兩側油膩膩的頭髮。

  頭髮剝開後,露出的眼睛不再像死魚一樣的無神,而是像天上的星空一樣——

  明亮的讓人捨不得移開眼睛。

  「雙雙,你肚子肯定餓了吧,你在這裡等着,娘先去給你拿點吃的。

  等吃了東西,你爹也應該回來了,他說的話,你爺和你奶說不定會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