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家悍女
農家悍女 連載中

農家悍女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慕娘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慕娘 李氏

農業大學的高材生喬慕在試驗田裡刨土,一鋤頭下去刨到了鳥不拉屎的土坡村
沒錢沒米沒高富帥,三姑六嬸天天使壞,餐餐不飽,頓頓饃饃,餓到抽筋格外心慌
幸而老天爺憐憫,賞了她一個高美男,美男熱情奔放,登場就直接爬床,從此村內流言四起:就那個喬家的三丫頭,小小年紀就不甘寂寞,竟然把野男人帶到自己的閨房裡去亂搞,臭不要臉!
慕娘仰天長嘯,草泥馬,老娘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 kitty?...展開

《農家悍女》章節試讀:

第003章 這是代價


  慕娘見林氏摔了,臉色驟然沉了下來,一個閃身,側身避過老太太的攻擊,老太太到底沒有慕娘那麼靈活,一個重心不穩,直接撲到了地上,慕娘連忙去扶起林氏:「娘,你沒事兒吧?臉色怎麼這麼差?」

  林氏氣息越發的紊亂,慕娘心裏着急,讓二兩趕緊將林氏抱進屋裡去,老太太摔了一跤,趴在地上就開始哭天搶地:「真是反了,反了!連我這老太婆都不放在眼裡了,你這沒臉的東西,我非得打死你不可!」

  慕娘卻像是沒聽見一般,只是冷眼瞪着季氏,季氏被慕娘這陰狠的眼神看的心裏有些發慫,面上卻還是不甘示弱,她才不信一個小丫頭片子能對她怎麼樣,揚了揚頭,高聲道:「你瞪着我幹嘛?你娘自己摔的,身子不好還非得出來亂晃,摔了也是自己活該!再說,像你娘那樣的人,就算是摔死了也不足為惜······」

  話還沒說完,便聽見「啪」的一聲,慕娘一個巴掌甩在了季氏的臉上,冷聲道:「這個巴掌,是你推了我娘的代價。」

  季氏雙目圓瞪,嗓音拔高了一倍:「你個小賤蹄子還敢打我?看我不打死你!」說著,抬手就要衝着慕娘扇去。

  慕娘卻一手敏捷的抓住了季氏揚起的手臂,反手又是一巴掌落在季氏的臉頰上:「這一巴掌,是你妄圖還手的後果。」

  季氏氣紅了眼,就要衝着慕娘撲過去,慕娘卻一記擒拿手輕鬆的制住了她,抬手又是一巴掌:「這一巴掌,是你辱罵我和我娘的代價。」

  慕娘每次下手都特別狠,季氏的臉瞬間就腫了起來,自己在慕娘面前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一時間也嚇到了,不敢再胡來,捂着臉連滾帶爬的跑出了院子。

  原本叫囂着的老太太見季氏竟然丟下自己跑了,心裏氣的半死,慕娘一記冷眼掃過去,老太太頓時覺得嚇的一個哆嗦,從地上爬了起來,重重的「哼」了一聲,扭着肥碩的屁股灰溜溜的走了。

  慕娘這才趕回屋裡看看林氏的情況,卻見林氏臉色煞白,躺在床上止不住的哭,俞澤獃獃的看着慕娘,不知道做什麼好,慕娘嘆了口氣,做到床邊給林氏順氣兒:「娘,我沒受欺負,你放心吧,你看我不是好好兒的嗎?你只管放寬心養病,這次的事情交給我解決就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不然這身子真是好不了了。」

  林氏哭着搖了搖頭:「是我們母女兩個命苦,只能遭受這些厄運,被喬家趕出來也就罷了,如今還讓你攤上這等罪名,以後可怎麼活?」

  慕娘臉色一沉:「我從不覺得自己命苦,娘若是總用這麼悲觀的心態去面對這些事情,怕是大羅神仙都改不了您的命運。」

  林氏沒料到女兒突然有了這樣的態度,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慕娘拿着帕子給林氏擦了擦眼淚,道:「娘,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說過我會解決一切的,而娘要做的,就是相信我,相信我們的未來,好好的養身子,怨天尤人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

  林氏的眼裡浮現出一抹慚愧之色:「慕娘,是娘太悲觀了,娘也是擔心你·····」

  慕娘笑了笑:「沒事兒,娘,我不在乎這些所謂的名譽,咱們又不是金子,哪兒能人人都愛呢?旁人怎麼說,也礙不了咱們,咱們只管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至於他······」

  慕娘看向一旁的二兩,抿了抿唇:「就當撿了個便宜相公吧。」

  林氏抬眼看了一眼二兩,嘆了口氣:「娘原本還想給你物色個好人家,可如今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你也只能嫁給他了,只是這孩子腦子有問題,連自己的家人都問不出來是誰,到底是要讓你受苦了。」

  慕娘笑了笑:「受不受苦的,等以後才知道,娘,你就安心養病吧,別胡思亂想了。」

  林氏虛弱的點了點頭,也不想再多說些無益的話來影響女兒心情了,女兒既然對生活有這麼大的希望,她也不想打擊她。

  慕娘心裏挺感動的,古人少有現代人那般豁達不注重名譽的心懷,林氏卻並沒有因此苛責她一句,反而擔心着她會不會因此受影響,一個母親,能夠給自己的女兒這麼多的信任,這重生一遭,也是值了。

  慕娘給林氏蓋好了被子,這才帶着二兩出來,去廚房做飯,二兩湊上去問道:「娘子,娘是不是答應我當你相公了?我不傻,我以後肯定讓娘子過好日子。」

  慕娘輕聲笑了出來,前世見多了虛情假意的男人,如今突然面對這麼一張單純執着的臉,反而覺得窩心:「對,你不傻,我等着你給我好日子,去,把院子里的柴給我劈了,這廚房小,咱們兩個人擠不下。」

  二兩一聽慕娘這話,心裏頓時樂開了花,笑了起來:「好!我去劈柴,劈好多好多柴!」說著,便跑出去了。

  慕娘看着這歡脫的背影,竟有種無語凝咽的感覺,莫名其妙的和這個傻子男人湊對兒了,真的好嗎?

  慕娘從水缸里舀了一勺水倒入鍋里,蓋上了鍋蓋,往灶膛里添了不少乾柴,便回了自己的房間,拿了一把青銅的小鑰匙,打開了最裏面的陳舊的柜子,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籃雞蛋,一共才十個,記憶中,這籃雞蛋是林氏攢下的,一直捨不得吃,是準備拿到鎮上換了銀子給她準備嫁妝的,現在這種情況,也沒必要了。

  慕娘拿了一個雞蛋出來,又將剩下的雞蛋原封不動的放回去,鎖好,這籃雞蛋現在是家裡最值錢的東西了,她可不敢大意。

  回到小廚房,鍋里的水正好開了,打了雞蛋,用竹筷迅速拌勻,又加了半勺鹽,沿着碗沿將打好的雞蛋在空中畫著圈兒倒入沸水中,嫩黃的雞蛋花迅速在鍋中翻湧而出,慕娘咽了咽口水,又抓了一把洗乾淨的野菜放入鍋中,又加了點鹽,用鍋鏟在裏面攪拌了一番,濃郁的香味兒就沖入鼻口。

  這些日子總是野菜和黑面饃饃下飯,雞蛋這樣的美味根本就是妄想,慕娘將湯盛了起來,又拿了一個小碗裝了一個黑面饃饃,端進了林氏的屋內。

  林氏一見碗里飄着黃嫩嗯的蛋花,眉毛都皺成了麻花:「怎麼把這雞蛋煮了?我不過是氣急了岔了氣兒,緩緩就好了,哪裡需要吃這寶貝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