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全能鑒寶狂婿
全能鑒寶狂婿 連載中

全能鑒寶狂婿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孫明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孫明 鄭樂

本來是清朝的鑒寶大師,重生到了一百年後一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傻子身上,且這個傻子竟然還有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展開

《全能鑒寶狂婿》章節試讀:

第五章 比試


  「喲,小子,你膽子是真不小啊,十里八街你打聽打聽。論品寶鑒物我就沒服過誰。」劉東看着四周圍着這麼多人,也是有心故意賣弄。

  他表情得意地繼續向孫明嚷道:「怎麼著,老子給你個機會,你要有膽量,咱倆比比鑒定?」

  孫明一見原本的武鬥要變成文斗,也是心裏稍安,坦然應對:「你說吧,怎麼比?」

  「咱們依舊老規矩,一萬塊錢,在這條街上找三件玩意兒,誰找的好,還能說出個子丑寅卯來,誰就贏,怎麼樣?」

  「時間呢?我還有事,沒空和你耗在這兒。」

  劉東看對方好象有了怯意,怕他脫了鉤,失去了一場大好顯擺自己本事的機會,忙道:「咱就一小時為限,怎麼樣?」

  孫明看了看鄭樂研,見她沒說什麼,知道參加壽宴的時間還來得及。當下欣然答應道:「好,那就一小時後還在這兒碰頭。」

  說完便牽着鄭樂研的小手向市場深處走去。

  鄭樂研還是第一次被他牽着,心中生出些許異樣的感覺。

  他們走出好遠,脫離了劉東等的視線,鄭樂研忙拉一下孫明:「咱們走吧,你又不會鑒寶,輸了咋辦?」

  孫明見她娥眉微蹙,面帶關切,有說不出的嬌媚動人。竟先吞了下口水,才說:「沒事,我有辦法。」

  鄭樂研見他言語中充滿了堅定和自信,也是有些好奇,便隨他閑逛起來。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就快到了,她見孫明仍是信馬由韁一般,不急不慢的亂走,眼睛好像也沒專心看那些攤位,卻不時偷瞟自己。

  她哪裡知道孫明此刻的心思,有大半都在她的身上。

  孫明拉着她的手,正感覺着從那纖細修長中透出的柔軟,如蔥如玉的手指彷彿放出電流,一絲絲**透過自己的全身,讓他有說不出的愉悅,他只想什麼也不做就這樣走下去。

  上一世他雖然家世顯赫,也到了適婚年齡,但他終日里不是學習琴棋書畫,就是時常以古物為伴,無心男女情愛之事。現如今,有美女在側,他雖然懵懂膽怯,卻也擋不住荷爾蒙的自然流淌。

  這幾天,他通過電視、書報,對當前時代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本就絕頂聰慧,又善專博學,雖然還有好多不懂的事情,卻慢慢已經適應了當代人的舉止、言談。也就難怪他剛剛起碼沒在鬥嘴上吃虧。

  正走着,鄭樂研忽地站定,借故抬腕看錶,把手從孫明那裡抽回來。有些擔憂地道:「時間快到了,你還什麼都沒買呢?」

  孫明不舍地盯着她抽去的那隻手,竟還沒回過神兒來。

  這呆傻的樣子讓鄭樂研第一次感覺有些好笑,而不是以往的厭煩。

  她笑着對他說:「你發什麼呆呀?怎麼辦?要逃嗎?」

  孫明看她面帶笑顏,眉目如畫,簡直美若天仙一般,更是痴了。

  鄭樂研抓住他胳膊晃了又晃,才讓他稍稍清醒了一些。

  「啊!……啊!……沒事兒,我們回吧。」

  「呵呵,從這裡就能出去。」鄭樂研一指邊上離開市場的小路,雖說有些小小的失望,但逃跑的快意也讓她有些興奮。

  「不……不是,你誤會了。我們回約定的地點去。」

  「啊?你還什麼都沒買呢?」鄭樂研驚訝地又提醒他。

  「回去路上就買了,我差不多選好了。」這時候的孫明才勉強壓下心中的悸動,徹底清醒過來。可是口中卻低聲喃喃道:「你……剛才……你笑起來真好看。」

  鄭樂研動作一滯,面帶嬌羞,仍攜着他胳膊向來時的路走回去。

  來時經過的幾個攤位上,鄭樂研看着孫明又恢復了之前買毛筆時的神采,和攤主論起價來有理有據,占足上風。她心中感嘆:「他平時若也能如此,一定能在生意場上幫得到我。」

  他們買好東西,回到和那個人約好的碰頭地點時,竟還提前了五分鐘。

  鄭樂研手裡拿着一條墨塊、一方硯台和一掛手串。三樣才花了叄仟不到,這令她有些惴惴不安。

  沒過多久,那劉東一步三搖地走了過來。身後除了保鏢,還有一大隊跟着他看熱鬧的觀眾。有幾個崇拜劉東的人更是全程跟隨,在劉東出手買貨時也在一旁虛心討教。

  「來吧,亮寶吧!」劉東撇着大嘴站定,不謔地看着對面二人。

  他其實早已經看到鄭樂研手中的東西,更是堅定了必勝的信心。

  「你是高人,你先來吧。」孫明不卑不亢,反倒藉機調侃。

  「切,我來就我來。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我劉東馬王爺三隻眼。」

  劉東從手下那裡接過一件青色瓷盞,手中一托,高聲道:「清末仿宋代均窯茶盞一隻,「光緒」底款,收價兩仟,市場價值三萬。」

  「哦!」「啊呀,利害利害!」人群中佩服不已,嘖嘖稱讚。

  劉東也是得意洋洋,跟手下換過又一隻手鐲,仍是一舉,同時說道:「清代雞油黃玻璃鼻煙壺一隻,收價三仟,市場價值十萬。」

  「啊喲,值這麼多!」「哎!不知道哇!」觀眾又是滿眼欣羨。卻有一位正捶胸頓足懊悔不已,原來他正是那小壺的前任主人。

  「第三件。」劉東愈加興奮,色迷迷的雙眼還不時在鄭樂研身上瞟來瞟去。

  「明代書法家董其昌行書真跡,詩詞條幅一件,收價伍仟,市場價值伍拾萬。」

  「哦,天啊!」「真漂亮!」「不得了不得了。」圍觀人爆出喧嘩。

  劉東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斜眼瞅着孫明:「小子,輪到你了。」

  孫明在一旁要不是強忍着,恐怕早就肚子都要笑疼了。這樣恬不知恥的假行家,前世他也是沒少見。

  他卻不去取鄭樂研手中的東西。只跨前一步對劉東說:「你這三件,件件是贗品。你已經輸了!」

  「啊?」「怎麼會?」「耍賴吧?」人群中發出陣陣噓聲。

  劉東大怒:「你他媽胡扯!玩不起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