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你是我的一世情深
你是我的一世情深 連載中

你是我的一世情深

來源:追書雲 作者:童笙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方芷嫣 阮宏 霸道總裁

三年前,一場蓄謀已久的車禍讓她失去至親,她也廢了一雙腿,自此坐上輪椅
三年後,妹妹搶走本該成為她未婚夫的男人,繼母將她嫁給傳聞中體弱多病沒有幾年可活,那方面還不行的江家廢物二少爺
本以為嫁了個廢物短命鬼,誰知入夜時分,他攬她入懷……說好的體弱多病呢?「你不也能走路么,我們扯平了
」男人將她抵在牆角,桃花眼瀲灧無雙
展開

《你是我的一世情深》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不配嫁進阮家


早上下過一場雨,天上的雲像矇著灰色的面紗,湖水在陰天的映襯下也如潑了墨汁一般。
沈知夏坐在輪椅上,身上披着條米白色披肩,面向死氣沉沉的湖,巴掌大蒼白清冷的臉上,眉頭蹙得緊。
已經照顧了她整整三年的尹沫在旁接完電話,過來推着她往回走,「夫人剛來過電話,說阮宏少爺來了。」
沈知夏陰鬱的臉色稍緩,「他剛來?」
「不清楚。」
「快一點。」她催促道。
阮宏就是她灰暗人生中的一道光,在她遭遇車禍,雙腿殘廢后,他曾緊緊握着她的手聲淚俱下,「夏夏,你放心,我發誓好好照顧你,以後我就是你的腿,你的拐杖,我永遠不會拋棄你。」
她信他,滿心期待着他的求婚,等他帶她脫離沈家苦海。
這一等,就是三年。
尹沫推着她進屋,看到歐式沙發上坐着的阮宏,她臉上漾起甜甜的笑,可緊接着灌入她耳中的談話,卻讓她的笑容瞬間僵住。
「阮宏啊,你和芷嫣的訂婚宴就訂在周六晚上,我找人看過吉日,這周六是個好日子。」說話的人,是她的繼母方惠珠。
「伯母做主就好,我沒意見。」阮宏一臉的獻媚,頓時勾起沈知夏的怒火。
「你要跟誰訂婚?」她擰着眉,自己轉着輪椅來到阮宏面前。
一看到她,阮宏的眼底立刻露出一抹嫌棄與不耐。
「我當然是跟芷嫣訂婚。」
「可你說過,你會照顧我……」
「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現在就不要再提了吧。」
「怎麼能不提?你發過誓的。」
「我什麼時候發過誓?」阮宏眼底的嫌棄和怒意更甚,對當年的承諾亦是抵死不認。
這時,方芷嫣從樓上走下來,顯然已經聽到她剛剛那番話,得意的冷笑道:「我說夏夏啊,你也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想倒貼阮宏,誰會願意娶個殘廢當老婆啊,做人要有點羞恥心,不要成天想着拖累別人。」
沈知夏攥緊了拳頭,細瘦的骨節微微泛着白。
她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不都是拜方惠珠和方芷嫣這對母女所賜?
她和阮宏的婚約在他們小時候雙方家長就已經應允了的,要不是三年前她發生意外,如今她已經是阮太太了。
方芷嫣走到阮宏面前,阮宏立即起身,一把將方芷嫣摟進懷裡,方芷嫣小鳥依人地將臉頰靠在男人胸膛,一雙黑亮狡黠的眸子定定盯着她,眼底的得意與挑釁毫不掩飾。
「他是我的未婚夫!」她一字一句,磨牙切齒。
方芷嫣覺得好笑,嗤了一聲,「你們訂婚了么?」
「……」
「又沒正式訂婚,他怎麼就成你未婚夫了。」
「我的寶貝芷嫣和阮宏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對兒。」方惠珠補刀,已近中年的她,保養的十分好,氣質矜貴優雅,但那雙精明狡黠的眼裡,給予沈知夏的,從來都是冷漠與不屑。
「你來的正好,我有話要跟你說。」
沈知夏哪裡還有心情聽她說話,看着阮宏和方芷嫣抱在一起,她氣血上涌,雙手撐着輪椅的扶手想要站起,卻是狼狽地摔倒在地。
看着她趴在地上努力想要靠自己的意志爬起來的樣子,方惠珠和方芷嫣冷着兩張臉,絲毫沒有要扶她的意思。
阮宏心頭一軟,想幫她一把,被方芷嫣急忙拉住。
「阮宏哥哥,你管她幹什麼,是她自己逞強摔倒了,又不是我們的錯,她就會在你面前裝可憐,你看不出來她是故意裝柔弱做給你看的么,她就是想要你心疼心軟。」
阮宏心裏終歸是有些不忍的,可阮家的生意因為資金周轉不開,急需沈家出資,他的確可以按照原計劃娶了沈知夏,可放着方芷嫣這好手好腳,嬌媚動人的女人不要,他幹嘛要個殘廢?
他才不要娶個雙腿殘廢的女人回家。
如今的沈知夏,已不配嫁進阮家,成為他阮宏的妻子!
還是尹沫看不過去,上前把沈知夏扶回了輪椅上。
重新坐回輪椅的沈知夏紅着眼,眼淚大顆大顆無聲地往下落,她怎麼也沒想到阮宏會不要她。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以前的阮宏對她疼愛至極,成天追在她屁股後面跑。
起初她還不願意嫁他,是他的溫柔和堅持打動了她。
豈料,一場車禍,她失去母親,失去一雙腿,眼下還要失去阮宏了。
「夏夏,你也別哭,我大發善心幫你尋了門好親事,江家知道嗎?江家的二少爺已到適婚年紀了,跟你年齡相當,家世又好,人高大英俊,和你很是般配,這門親事我已經跟你爸提了,你爸同意。」方惠珠又補來一刀。
沈知夏瞪着她,盈滿淚水的眼中帶着鮮明的恨意。
江家在京都也是赫赫有名的名門,她當然聽說過江家的二少爺。江時暮,極少在公眾前露面,傳聞體弱多病,性格乖張,已經沒幾年可活了,而且那方面還不行……
這是明目張胆地要把她嫁給一個廢物短命鬼!
她沈知夏怎麼說也是沈家的千金大小姐,建築系的高材生!
她恨恨地瞪着方惠珠,幾乎從牙縫間擠出一句話:「那麼好的江家二少,你怎麼不把你自己的女兒嫁過去。」
話音剛落,方惠珠就紅着眼起身,怒氣沖沖地走到她面前,重重一巴掌抽在她臉上。
疼!火辣辣地疼。
但她對於方惠珠的巴掌已經有些麻木了。
沈建通那個老東西不在的時候,方惠珠沒少給她臉色看,一句話說得方惠珠不痛快,被甩耳光是很平常的事,她跟沈建通控訴過,可方惠珠在沈建通面前總是一副慈母,而且是受了委屈的慈母形象,沈建通根本就不信她。
「你跟我的芷嫣能比嗎?你是個殘廢,有人願意要你你就該偷着樂了,還嫌這嫌那,我告訴你,你爸已經同意這門婚事,你嫁也得嫁,不得也得嫁。」方惠珠發泄完了,抬眼一瞪杵在一旁的尹沫,喝斥道:「愣着幹什麼,趕緊送她回房,讓她好好反省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