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邪龍
都市邪龍 連載中

都市邪龍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蘇吟雪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楊飛 蘇吟雪

【火爆爽文,萬人跟讀】他是魔影殺手,他是兵王之王!
  神秘部隊的天之驕子,為了一個不能說的任務,龍卧花都
  一雙鐵拳,打遍陰暗角落的魑魅魍魎
  一柄軍刺,刺碎城市森林的生存法則
  我是叢林兵王,在都市,我,亦是王
絕色老闆娘:「楊飛,你丫把欠老娘的八百塊房租交了,再到這裡吹牛!」...展開

《都市邪龍》章節試讀:

第7章


  蘇吟雪掛了電話,只愣了三十秒鐘,就猛地抓起女士小包,轉身準備出門。

  她轉身的時候,看見了楊飛,才意識到房間之中,還有另外一個男人的存在。

  蘇吟雪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希望:「楊飛,我需要你陪我到經開區泰和大廈走一趟,可以嗎?」

  楊飛咳了兩聲,還沒有說話呢,冰山美女就從女士小包中,取出一捆紅鈔票,往楊飛手中一塞。

  「快去租輛車,車子好一點,我在酒店等你。」

  楊飛的眼睛立即瞪圓了,特么的,這絕比是金錢誘惑啊。

  可是,哥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糖衣炮彈。

  這貨拔腿就走。

  蘇吟雪看着他出了房間門,臉上如釋重負,喃喃地說:「這個傢伙雖然不正經,可是心地不壞。」

  「有他跟着,希望姓龍的能收斂一點。」

  她一想到早上楊飛一個人打十幾個的模樣,心裏還是挺有安全感的。

  不到十分鐘,楊飛就從租車行開了一輛黑色大奔,風馳電掣地停在酒店門口。

  蘇吟雪和林雪宜打了一個招呼,夾着一疊文件夾,彎腰進了奔馳後排座。

  「你們儘管去吧,派出所那邊,我會找人跟張所長打個招呼,上午這事應該就可以這麼過去了。」

  楊飛點了點頭:「謝謝姐。」

  楊飛啟動車子,奔馳立即絕塵而去。

  大街上車水馬龍,尤其這種岔街更是擁擠。

  然而楊飛的車子,卻好像一條游魚似的,滑來滑去,而且速度還挺快。

  蘇吟雪又用欣賞的眼神,看了楊飛一眼。

  這樣的傢伙,怎麼會在酒店干雜工?

  「別打哥的主意,哥名草有主了。」

  楊飛的後腦袋,彷彿長了眼睛,懶洋洋地說,卻氣得蘇吟雪不輕。

  她輕輕哼了一聲:「你放心,我對你這樣的男人沒興趣。」

  一想到早上楊飛戲耍自己,還拐着彎說自己不夠好看,身材不夠好,蘇吟雪就氣不打一處來。

  「對了,待會兒到了泰和大廈,你陪我進去見龍總。」

  楊飛嘆了一口氣,喃喃地說:「我真是越來越搞不清楚你們女人了。」

  「那個所謂的龍總,明明對你不懷好意,你為什麼一定要自動送上門呢?」

  「多大的合作項目啊,讓你這麼犧牲?」

  他回頭看了蘇吟雪一眼,見她臉色,冷冽了三分,嘿嘿一笑。

  「別問我怎麼知道的,你電話聲音那麼大,我不想聽也聽到啦。」

  蘇吟雪冷冷地白了楊飛一眼,也懶得解釋,淡淡地說。

  「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管,只要記得隨時在我身後就可以了。」

  兩人說著話,奔馳車卻猶如離弦之箭,在大街上衝出去。

  大約十分鐘之後,就遠遠地望見了泰和大廈。

  ……

  蘭亭酒店,正值中午,客人來來往往。

  林雪宜因為要替楊飛到**局說情,便在楊飛和蘇吟雪出門後,也出了門。

  酒店裡,只剩李紅和另外一個服務員阿香忙得不可開交。

  「林雪宜林老闆在嗎?」

  就在李紅正在電腦前給兩個學生登記房間號,一個淡然冷漠的聲音,傳進她的耳朵。

  這聲音聽上去雖然客氣,卻讓人渾身發冷。

  李紅抬起頭來,只見櫃檯前站着一個漢子,一米七八左右,短寸,嘴中叼着一根煙,此刻正淡淡地看着李紅。

  他黃褐色的眼珠子,給人鷹隼一般銳利的感覺。

  「雪宜姐……剛剛出去了。」

  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普普通通的男人,卻給李紅山一般沉重的壓迫感。

  男人噴了一口煙,淡淡地看着李紅:「她不在也好,你替我帶句話給她。」

  「馬六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他是我們威哥的夥計,林老闆的人打了他,便是不給威哥面子。」

  他說著,深深吸了一口,將燃燒快完的煙蒂按在櫃檯上的煙灰缸中,又從鼻子之中緩緩噴出煙來。

  李紅獃獃地看着男人,她只是個不滿二十歲的小姑娘,哪裡見過這樣的人?

  她想要說什麼,身子卻抖得厲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漢子繼續說:「我們威哥說了,大家都是生意人,講究一個和氣生財。」

  「這件事也好辦,三天之內,林老闆賠出一百萬的醫藥費,你們嘛事都沒有,否則的話,就別怪威哥動手不講情面了。」

  「想通的話,打這個電話號碼。別想耍花招。」

  漢子說完,留了個電話號碼在櫃檯上,轉身就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冷笑一聲,忽然一拳擊在酒店門口的大理石柱子上。

  只聽砰地一聲響,大理石柱子搖晃了一下,碎石亂飛,光滑的柱子表面,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蛛絲裂痕。

  「啊呀……」

  李紅嚇了一跳,險些一皮鼓坐在地下,她從未見過有人的拳頭這麼硬,就跟一把大鐵鎚似的。

  大理石柱子雖然是人工石頭,但說到底還是石頭啊。

  人的拳頭,怎麼能跟石頭硬碰,還把柱子打成這個樣子?

  「趕快給雪宜姐打電話,我的天哪,太可怕了。」

  李紅好半天方才回過神來,手忙腳亂地撥打林雪宜的手機。

  誰知道,那邊嘟嘟嘟的提示音剛響了兩聲,就被人掐了。

  李紅愣愣發獃,對着同樣一臉驚恐的阿香說:「怎麼辦,雪宜姐沒有接電話……」

  阿香搖了搖頭,兩個女孩,都滿臉愁容,一籌莫展。

  ……

  此時此刻,林雪宜正在大學城派出所所長辦公室,和張世德交涉。

  她掐了李紅的電話,一臉歉意地對着張世德微笑:「張所長,不好意思,打擾了。」

  「有什麼話快說吧,我很忙。」

  張世德臉色很嚴肅,有些不耐煩,語氣彷彿一塊鐵疙瘩,又冷又硬。

  林雪宜知道張世德的性格,也不客氣,微笑着說:「是這樣的,今天早上,我們酒店的雜工楊飛和馬六一伙人打架,擾亂了治安,我深表歉意……」

  「什麼,您是代表那位……來的?」

  張世德正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慢條斯理地端着茶杯喝茶呢。

  他聽了林雪宜的話,頓時嚇得一個哆嗦,下意識地挺直了腰桿,猛地站了起來。

  他的動作太猛,以至於茶水潑了出來,衣服都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