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
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 連載中

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高雅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芸兒 高雅

前世,大雍最尊貴的郡主獨孤傾兒眼盲心瞎,為了一個空有皮囊的草包皇子鞠躬盡瘁,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紅眸的秘密,幫他奪位
卻害的靖安王遺部全滅,自己被利劍穿心,聽他用世間最厭惡的口吻,說她是妖孽
重來一次,她誓要護親人,殺仇人!赤瞳惑人心,妙手救萬人,這一世,她要活的更張揚,更狂妄,更肆無忌憚
只是上輩子她避之不及,這輩子尊敬有加的皇叔好像變得有點不對勁?
只見世間人人避之不及的紫瞳王爺,此...展開

《重生成邪肆皇叔的掌心寵》章節試讀:

第五章 赤瞳異能


  雲芸不疑有他,立刻回過身,隨即就望進一雙赤色瞳眸里,那雙瞳眸通紅如血,帶着蠱惑人心的力量,她一個恍惚,冥冥之中彷彿聽見有人與她說話,「你不喜歡我?」

  雲芸只覺得胸口堵着一塊石頭,壓的她喘不過氣來,她喃喃的道,「我不喜歡你……我……嫉妒你。」

  「你是丞相之女,姑母是大雍皇后,你自己還是大雍第一才女……你嫉妒我什麼?」獨孤傾兒不可思議的道。

  雲芸雙眼茫然,「丞相之女,皇后侄女,第一才女…可我不能笑不能哭,甚至連大聲說話都不行!我就像是雲家種的那棵樹,哪裡不好哪裡就要修剪掉,哪裡壞了也要修剪掉,我不能有任何自己的想法……可你呢……」

  她怔怔望着不遠處的紅衣女子,「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穿紅就穿紅,想騎馬就騎馬,想徹夜不歸就徹夜不歸……」

  「可所有人都還說你好,說你天賦出眾,說你是大雍第一美人,甚至是大雍最出眾的女子……」

  「我琴棋書畫無一不精,你卻連首曲子都練不好,我花了那麼多的心血,可反過來,所有人都說我不如你,都說你好!我就像個傻子,永遠被你的光芒籠罩着!」

  獨孤傾兒神色複雜的望着雲芸。

  就算是她,也知道那些人的誇獎不過是因為她姓獨孤,雲芸這般通透聰明的女子,怎麼會看不破?

  雲芸像是找到一個發泄口,嘶聲道,「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我想離你遠遠的,可我爹娘不允許,我姑母不允許,因為你姓獨孤,你是靖安王府的唯一血脈,你是大雍唯一的異性郡主,你手上掌控着靖安王府所有力量!我只能陪你玩陪着你笑,然後眼睜睜的望着你像個傻子似的盯着八皇子,你可知道每次望着你跟他說話,我多難受!我恨不能,恨不能……」

  雲芸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顯出幾分癲狂!

  獨孤傾兒死死盯住她,「所以,你與夙宸燁合謀,故意用上元燈節的燈會引誘我,讓我甩開所有人獨自出門,好故意讓夙宸燁害我?」

  雲芸茫然抬眼,「我……」

  話音未落,外面傳來咚的一聲響,像是什麼東西炸開了!

  雲芸身體猛地一顫,空茫的意識終於清了清,她抬眼望向獨孤傾兒,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意識渙散,竟一句話也說不出。

  獨孤傾兒不是不可以繼續操控雲芸,可外面的炮竹聲一聲接着一聲,着實有些吵鬧……

  最重要的是,她望着雲芸蒼白的面孔,心口突然湧出一些複雜與寂寥,還有幾分意興闌珊,「畫也送了,別的事都忘了,你回去吧。」

  雲芸身體激靈一顫,像是收到了什麼指令一般,茫然走了出去。

  獨孤傾兒望着她的背影,眼皮微斂,原本赤色的眸子漸漸恢復原狀,紅光微閃,慢慢的就再也看不見了。

  她望了眼鏡子中的自己,迎上自己琥珀色的眸子,心裏閃過一絲嘲諷。

  以瞳眸之力操控別人是她天生自帶的異能,可她上輩子一直覺得這操控人心的能力太過妖異,除了幫夙宸燁對付政敵時用過幾次,她從來沒有為自己使用過,真是沒想到,這輩子她第一次為自己使用,居然是用在了雲芸的身上。

  她還真的沒想到雲芸藏了這麼重的心思。

  說起來,當年她失足落水,是雲芸拚命救了她,她這才正眼去看雲芸這位丞相之女,否則以兩人截然不同的性子,無論如何不該如此親密的。

  如今想一想,才覺出幾分蹊蹺。

  恐怕當年她那次落水,也是雲芸故意設計的。

  雲芸當年才多大,居然如此心機,還真的是讓人不寒而慄。

  獨孤傾兒唇角噙上一絲冷笑。

  算計她?

  她便陪着他們好好玩玩!

  轉眼間及笄禮就在眼前,獨孤傾兒之前走丟了一回,郡主府上下都嫌晦氣,而且及笄之事也多少傳了些風聲出去,於是這次索性就大肆宣揚,一時間人人都知道獨孤家的獨女要及笄了。

  大雍風俗,一旦及笄,便可談婚論嫁,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郡主府了。

  獨孤傾兒身份尊貴,又得盛寵,靖安王與王妃都是豪爽大氣的人,門生故交遍布大雍,再加上獨孤傾兒姿容無雙,素來便有『大雍第一絕色』的美名,她這一及笄,登時牽動了大雍上下所有人的心思,但凡有些本事的,都起了幾分求娶的心思。

  一家女百家求,偏偏郡主府不準媒人登門,可總有人不死心,媒婆一個接一個的上門,即便吃了閉門羹也不肯放棄,一時間郡主府門口居然都是穿紅戴綠的紅娘,熱熱鬧鬧的,居然成了盛京城中的一景!

  姜嬤嬤與郡主府一干人等卻十分歡喜,王嬸喜道,「郡主娘娘何等身份,就該這般熱鬧!」

  獨孤傾兒卻嫌麻煩,懶洋洋的道,「我看還不如打出去,我又不想嫁,整那麼熱鬧做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拿捏作態。」

  上輩子她及笄後便與夙宸燁定了親,絕了所有人的心思,還真的不曾像這次這麼熱鬧!

  王嬸與王叔是夫妻,一脈相連,立刻道,「誰敢這麼說!我讓你叔出去砍他!這些人又不是咱們招過來的!」

  「是,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那些閑言碎語的。」姜嬤嬤也道,「不過郡主思慮的也對,王家的,你讓你家男人注意着些,雖不準那些媒人上門,可也不能薄待了她們,要守禮知分寸,別讓好事變壞事,讓別人看了笑話。」

  「是是是!我這就去囑咐!」王嬸急急走了出去。

  獨孤傾兒無可奈何,倒是姜嬤嬤望了她一眼,關切的道,「郡主這些時日怎麼都懶在家裡,這幾日天氣暖和了,適合出去走一走的。」

  獨孤傾兒之前成日不着家,郡主府上下都懸着心,可這些時日見她不出門了,又擔心她是被嚇着了,在家裡會悶壞了,想法子攛掇着她出門散心。

  獨孤傾兒心裏好笑,也領他們的好意,一躍而起,「那我便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