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武醫贅婿
武醫贅婿 連載中

武醫贅婿

來源:掌文 作者:寧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原 方天美 都市小說

【免費精品,請求加入書架,上架保底三更
】寧原為了安葬父母當起上門女婿,可老婆是個御姐,奈何冷落冰霜,寧原很艱辛
一個很久之前就安排好的快遞,寧原獲得了武醫神術,人生開始崛起
我是一個上門女婿,我是武道始祖,我是醫祖
展開

《武醫贅婿》章節試讀:

第四章 武者夫婦


"方醫生,你他媽會不會治病,我兒子今天吃了你開的葯,不到三個小時,就成這樣了,今天,我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全家的命。"雷鵬抱着孩童,眼睛充血,宛如野獸,樣子有些滲人。

方家眾人被這一句話嚇的站了起來,紛紛退至一旁。

"我就知道私人醫院靠不住,今天不還我兒子的命,我要你的命。"田玉霓握著兒子的小手,流着淚,眼睛紅紅的,神情跟女鬼一樣。

"不可能啊,我給你兒子開的是緩解疲勞的藥物,對身體沒有任何致命的因素。"他們兒子只是過度習武,身體疲勞,方天美對小孩子的病向來格外注意,看的很仔細。

"什麼緩解疲勞,我看就是催命丸。"雷鵬咆哮着,忽然,懷裡的兒子不由的抽抖了下,神情急劇蒼白,雞皮疙瘩豎起,緊接着,口中就吐出了白沫,身體像拉直的繩,不斷抽着。

方天美看的一驚,不明所以。

身體疲勞,吃了緩解疲勞的藥物,怎麼會這樣,這完全不可能啊。

"小雷,小雷。"看兒子抽成這樣,作為媽媽的田玉霓急的不得了,雙腿蹬地。

"救我兒子,救我兒子啊。"她求救的看向方天美,可方天美已經被嚇的手腳笨拙,不知該怎麼辦。

見方天美無動於衷,高大的田玉霓閃身上前,手如爪掐住了方天美媽媽任嬌的脖子,再一腳踢跪方昊天,腳踏在他後背,兩夫妻嚇的話都說不出來。

"我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父母的命。"田玉霓雙目圓睜,神情近似癲瘋。

"小姐,你別衝動,別衝動,我一會儘力的。"見此情形,方天美感覺自己騎上了虎背,她醫術有限,其他癥狀壓根不懂啊。

男子把兒子放在桌子上,方天美為孩童檢查,翻眼皮,看舌頭,把脈等等。

"這孩子,已經死了。"

方天美檢查着,忽然,寧原就在她背後說了一句。

"你給我閉上嘴。"她回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寧原竟然在身後端着飯碗,跟餓死鬼投胎一樣大口吃飯,關鍵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方天美差點沒被氣的吐血。

別人老婆遇到危險,老公立馬檔出來,她倒好,自己面對危險,老公邊吃飯邊戲。

"什麼?"雷鵬發瘋的撲上去,推開方天美,搖晃着屍體,"小雷,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你,你個庸醫,醫死我的孩子,我要你的命。"見孩子沒有反應,雷鵬把仇恨轉移到方天美身上,像瘋子一樣瞪着她。

面對這如惡魔般的神情,方天美已經嚇的腿軟了。

寧原趕緊把嚇懵的方天美拉到一旁,面對着這個神情癲狂的男子,"我告訴你,你兒子的死跟我老婆沒關係,他是被你們夫妻逼死的。"

此話讓雷鵬的神情從癲狂轉變為一愣,田玉霓同樣如此。

"嚇幾把胡扯,我們怎麼會逼死自己的兒子,你他媽再說,老子先弄死你信不信。"這雷鵬是個易衝動的沙雕,說著說著,手就伸到了寧原的脖子。

"寧原,你不懂醫就別亂說,會把人激怒的。"方天美恨不得拿根棍棒,把寧原敲暈,這個白痴是要把他們激怒,會加速父母的死亡啊。

"今天,你讓你兒子,做了五百個俯卧撐吧。"寧原說道,雷鵬掐在他脖子上準備用力的手,忽然止力。

雷鵬一愣,有些驚訝,"你怎麼會知道?"

見他默認,方天美有些驚訝,寧原是怎麼知道?

"這就對了嘛,你讓一個不滿十歲的孩子每天做這麼多俯卧撐,你兒子承受不了,精神壓力大,潛意識裡選擇性死亡了。"寧原從孩子的手臂上看到,孩童的手臂皮膚毛孔擴張,充血,肌肉膨脹,根據孩童武者體質,已經達到超負荷。

現在的武者,為了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天才,都會給孩子加大訓練,也不管孩子是不是願意成為武者。

"不可能,練武只會強身健體,怎麼會精神壓力大,你放屁。"雷鵬不信,情緒又偏激了起來。

對於男子的態度,寧原真是醉了。

"你特媽傻的好厲害啊。"寧原忍不住的罵道,"我看你胃挺不好的,來來來,去我廚房吃一百個饅頭就好了,你吃的下嗎,胃一下子能撐那麼大,不得慢慢來啊。"

同樣的道理,一下子就讓孩子做這麼多俯卧撐,壓力多大啊。

雷鵬被懟的說不出話,可又覺的哪不對勁。

"哎呀,你們幸好遇到了我,這孩子對我來說,只死了一半,要不是我會緩解精神壓力的按摩秘方,你們只能白髮人送黑髮人了。"寧原感嘆着,過去給孩童全身按摩,手指走穴,分氣化血,一套組合完成,孩童的四肢開始扭動。

方天美看呆了,剛才經過檢查,這孩子明明已經死了。

見兒子活了,雷鵬田玉霓驚喜的撲了上去。

"小雷,小雷,你感覺怎麼樣?"兩夫妻圍繞著兒子,就像看着失而復得的寶貝。

孩童伸了個懶腰,就像睡了很久似的,可看到自己的父母,臉色就變的不好,感覺壓力大,又要面對索然無味,累死人的訓練。

這時,方天美悄悄把寧原拽到一旁,這還是她第一次抱着寧原的手臂。

"哎,怎麼回事,這孩子明明已經死了,怎麼被你按幾下就好了。"她有些不敢相信,在方家幹了三年家務的寧原,竟然救了一條人命。

第一次跟方天美這麼靜距離接觸,嗅着她身上的氣味,寧原有些驚魂,彷彿渾身毛孔都叢生了。

"精神壓力大而已,選擇性假死,按摩放鬆身心,自然就好了。"寧原說道。

方天美沒有懷疑,寧原的按摩手法確實挺厲害的,前幾天經過他按摩,肩膀已經好幾天沒複發了,現在還有舒適感。

"以後別再讓他訓練了,再讓我老婆給你兒子開個緩解精神壓力的葯,吃幾天就好了。"寧原沖驚喜若狂的兩夫妻囑咐。

"什麼,還要吃這個方庸醫的葯,想吃死我兒子啊。"雷鵬想起給兒子吃了方天美開的葯後出現的癥狀就有火,而且寧原只是給他兒子全身按了按,人就醒了,所以並不覺的是寧原救了他兒子,態度依舊沖的很。

兩人抱起兒子,"哼,你個垃圾醫生,真是害人不淺,最好保佑我兒子以後沒事,不然,絕不放過你。"

"哎,千萬不能再讓你兒子訓練了,一定要吃藥緩解精神壓力啊,不然會死的。"他們走到老遠,寧原高聲告誡着。

"死你媽啊。"那雷鵬罵了一句。

"草,你煞筆吧。"寧原忍不住的罵道,好心提醒他,他竟然詛咒自己丈母娘死,簡直太可惡了,就算要詛咒也放在心裏,別說出來啊。

經過這一危機,方家一家子嚇的不輕,要不是寧原,估計兩口子就被田玉霓給殺了。

寧原這一表現,可算讓方家人有那麼些刮目相看了,都圍着他問怎麼回事。

而雷鵬和田玉霓抱着孩子回到了家中,檢查着孩子,確實孩子真的沒事才放下心來。

"不行,武道界有種庸醫,簡直害人不淺,我要派人去把方家砸了,並且警告那個方天美不準行醫,得為武道界除害才行。"想起兒子吃藥吐白沫,雷鵬就火大,怨氣難平。

"就是,幸好小雷沒事。"田玉霓也是拳頭緊攥。

"我去挑幾名弟子,你督促小雷訓練。"說干就干,雷鵬就準備行動。

"不是說,那人不是說小雷不能再訓練嗎。"田玉霓記住了寧原的話,有些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