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借唄在手財冠古今
借唄在手財冠古今 連載中

借唄在手財冠古今

來源:掌文 作者:耿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耿墨 耿默 都市小說

囊中羞澀不用愁,借唄一出解君憂沒錢了?找我啊!我是做什麼的?還不明顯嗎?我是放貸的!展開

《借唄在手財冠古今》章節試讀:

第八章 天使投資人


刁娟臉色大變,大客戶?

一個都沒錢給母親治病的窮鬼,怎麼搖身一變成了銀行的大客戶呢?

"劉經理,您是不是認錯人了?"刁娟實在難以接受,再次確認道。

耿墨甭提多膩歪了,這老女人是一點也不盼他好啊。

劉瑜見耿墨面色不虞,也不由地板起臉道:"刁經理,你這話什麼意思,懷疑我眼睛有問題嗎?"

刁經理意識到用詞不當,連連致歉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耿墨望着她惶恐不安的樣子,不禁心生感慨。

證據啥的都是浮雲,有人才是王道。

自己費勁巴拉搜集的證據毛用沒用,劉瑜一句話卻將她嚇得屁股尿流。

這,就是現實!

就在耿墨感慨不已的時候,公司老闆林大勛快步走了進來。

身為商人的他一眼便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連忙插科打諢道:"哈哈哈,劉經理久等,是不是下面人不懂事衝撞您了,我代他們向您道個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這麼算了吧。"

說著,他轉頭指着耿墨和李有為命令道:"愣着幹嘛,還不快給劉總道歉。"

合著他以為是耿墨和李有為衝撞了劉瑜。

刁娟急得汗都快下來了,可又不敢提醒,急得一個勁地給耿墨遞眼色,眼底滿是哀求之色。

耿墨卻是不為所動,強忍笑意道:"林老闆,我覺得您還是把事情搞搞清楚再興師問罪吧。"

旁邊的劉瑜附和的點了點頭:"沒錯,某些人得罪了我倒是無所謂,可得罪了耿老弟可就別怪我劉某人不給面子了。"

林大勛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不對勁了,指着刁總和李有為命令道:"你們倆跟我來。"

耿墨拍了拍李有為的肩膀,順便將U盤交到了他的手中。

老闆等人一走,公司其他人可就炸開鍋了,紛紛湧向耿墨身邊七嘴八舌地問道:"墨哥,什麼情況啊,幾天沒見你發財了?"

"墨哥,你不會是富二代吧?"

"老耿,看不出來啊,藏得夠深的,以後別忘拉兄弟一把?"

面對眾人的熱情耿墨實在扛不住,乾脆和劉瑜躲進了會客室。

"哈哈哈,耿老弟在這種小地方上班實在大材小用了。"劉瑜率先打破沉默道。

耿墨笑着擺了擺手,突然想起劉瑜身為銀行高管,對於投資方面定有獨到見解,不如找他諮詢諮詢剩下的八千多萬怎麼花?

"劉老哥,有件事情我想請教您,我現在手裡有點閑錢,但又不想存在銀行吃死利息,你有什麼好的投資建議嗎?"

劉瑜沒想到耿墨會問他方面的問題,潛意識裡他已經將耿墨當成了富二代,所謂"閑錢"自然有專業人士打理,哪需要太子爺親自動手。

"難不成耿老弟也像小說里寫的那般在接受家族的考驗,就等着考驗過後繼承億萬家產?"

想到這種可能,劉瑜立即打起了精神,試探地問道:"耿老弟,冒昧的問一句,你所謂的閑錢大概有多少?"

耿墨也沒有多想,坦誠道:"刨去那天花掉的一千五,大概還剩八千五。"

沒跑了,絕對是富二代在接受家族的考驗。

給你一個億,就看你能賺多少錢了!

想到這裡,劉瑜心裏那叫一個美啊,老子終於抱上大腿了,以後晉陞全靠我耿老弟了。

本來他還打算推薦耿墨買理財產品,如今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

理財產品賺得那點蠅頭小利人家能看上才怪了。

開公司也不現實,像這類富二代沒有多少經驗,萬一賠了他的大腿也就沒了。

可除了這兩種還能幹什麼賺錢?

"有了!"劉瑜一拍大腿激動道:"耿老弟,你可以做天使投資人。"

"天使投資人?"耿墨倒是聽過這麼個稱呼,但究竟是幹嘛的卻不時太了解。

劉瑜點了點頭,進一步解釋道:"沒錯,使投資是權益資本投資的一種形式,書指具有一定凈財富的個人或者機構,對具有巨大發展潛力的初創企業進行早期的直接投資。"

"企業的早起投資,那規模應該不會很大吧?"耿墨試探地問道。

"的確不大,像微軟,谷歌這些早起拿到的投資也都在二十萬美金左右,而它的優勢也勝在投資不大,避免出現將雞蛋放進同一個籃子的問題。"

似乎發現耿墨興趣不大,劉瑜進一步舉例道:"小米科技你知道吧,現如今投它的天使投資人收益已經翻了866倍。"

耿墨倒不是沒有興趣,只是他沒有這個門路,誰會找他投資啊?

劉瑜聽到他的擔憂不禁大笑道:"哈哈哈,耿老弟莫非忘了我是做什麼的了,但凡創業肯定得向我們銀行貸款,我挑選一下好的項目介紹到你這不就好了。"

耿墨眼前一亮,這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但隨後他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劉老哥,這樣一來你的業績恐怕……"

劉瑜大手一揮道:"耿老弟多慮了,真正需要找天使投資人的項目一般都小不了,除了你們的投資外,剩下的款項仍需要向我們銀行貸款,對我沒影響的。"

耿墨頓時放下心來,端起茶杯以茶代酒道:"那我就多謝劉老哥。"

"客氣,客氣,哈哈哈。"劉瑜不禁大笑道。

其實耿墨不知道,劉瑜的業績多多少少會受到一些影響,但為了能抱上他這條大腿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就在兩人熱烈交談之際,會客廳的門突然打開,林老闆一臉尷尬的走了進來,後面跟着刁經理。

一進門,林老闆便對着耿墨連聲致歉道:"耿……耿先生,實在抱歉,事情我已經了解清楚了,現帶着刁經理來向您道歉。"

說著,林老闆沒好氣地瞪了刁經理一眼厲聲道:"還不快向耿先生道歉。"

刁經理慌亂地點了點頭,正要開口道歉,卻被耿墨揮手打斷了。

"不必了,你們就說說打算如何處理吧。"耿墨咄咄逼人道。

他不是那種"得饒人處且饒人"的爛好人,恰恰相反,他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主。

從刁經理出言不遜侮辱他母親那刻起,他就沒打算原諒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