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前妻閃耀:總裁很礙事
前妻閃耀:總裁很礙事 連載中

前妻閃耀:總裁很礙事

來源:追書雲 作者:花小類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凌司夜 沈蔚浠 霸道總裁

「懷孕了?可我不記得碰過你這樣噁心的女人!」凌司夜的冷言就在耳畔,他堅信自己放火燒死了他最愛的女人
嘴角揚起自嘲,沈蔚浠在監獄了唯一活着的信念是肚子里的孩子
誰知……「沈蔚浠,這是凌少吩咐我們好好照顧你的
」自己七個月大的胎兒被迫引產!三年後
「凌先生,我是個殺人犯,你有多犯賤才來碰我?」看着她傷痕纍纍,滿臉恨意,凌司夜才知道,他欠她的,不僅僅是一個道歉……展開

《前妻閃耀:總裁很礙事》章節試讀:

第3章 像凌琦的女人?


四年後的臨城,正是草長鶯飛,春風拂面的好時節。
一家臨街的CBD內,沈蔚浠身着一套米白色的西裝,長發挽起,身形纖瘦,瓷白的小臉素麵朝天,神色平靜而淡漠。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纖細的手上執着一份最新的工作安排。
三個月的經紀人實習期滿,自己被分配給趙欣悅當經紀人。
趙欣悅,胸大無腦,個性飛揚跋扈,似乎是有人捧,資源一直不錯。
沈蔚浠始終覺得她的眉眼之間像極了…… 不多時,一道纖細的身影走過來,毫不客氣的敲了敲她的桌面,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看着她,正是沈蔚浠的培訓官:林娜。
「沈蔚浠,趙欣悅現在人在商場參加一個慈善剪綵活動,你即刻趕到後上崗,地址我已經發給你微信了。」
因為趙欣悅脾氣太差的緣故,上一個經紀人直接就甩手走人了。
這不,沈蔚浠實習期剛滿,就被安排上了。
思路被打斷,沈蔚浠隨即站起身子,攥緊手中的安排表,道了一聲:「好。」
沈蔚起身拿上包包按照微信上的地址奔赴會場,不一會兒就到了。
諾大的酒店裡,來來往往的人都在忙碌着,布置綵排,為活動場地做準備,不敢有一絲懈怠。
沈蔚浠直接向著休息室走去,抬手敲門,很快,休息室里響起了女人不情願的嗓音。
「誰啊,真討厭。」
「去開門。」
一道熟悉的男聲響起,熟悉到讓沈蔚浠不禁閃過一絲恍惚,隨後身子難以抑制的顫抖起來。
下一瞬,休息室的房門打開,一起從VIP休息室出來的,除了趙欣悅,還有被她親密挽着的凌司夜。
男人面容冷峻,正是折磨了她四年的,魔鬼一般的存在。
趙欣悅的長裙還有些凌亂,滿臉嬌羞,曖昧顯而易見。
兩個人剛剛在休息室做了什麼,不言而喻。
沈蔚浠雙腿像是灌鉛一般動彈不得,沒想到居然在這種場景下再見凌司夜。
她想要逃!
在監獄裏被折磨了整整五年。
如果不是為了早點見到弟弟和那個可憐的孩子。
她不會好好改造,自學法律,才得以提前出獄。
結果說來諷刺,一些律師事務所聽說自己剛從監獄裏出來,根本不敢用自己,所以自己只能去當經紀人,說白了,高級保姆。
沈蔚浠臉色發白,曾經有多麼迷戀眼前這個男人,現在就有多恨!
多怕!
「你誰啊?
誰給你的膽子敢來敲休息室的門?」
趙欣悅不依不饒的說著,玲瓏的身子都快要貼在凌司夜身上似的。
沈蔚浠忽然明白了。
怪不得趙欣悅的資源那麼好。
原來凌司夜是她的金主。
第一眼看到趙欣悅的時候,就不得不說,這個女人和凌琦,有五分相像。
而站在一旁的凌司夜更加耀眼,這個男人的面容比四年前更加的冷峻有型,一身白色的襯衫外,套着一件高級定製的西裝外套,身長玉立,會場暖白色的燈光照下來,襯得他竟然更加的清朗出塵。
沈蔚浠心下一震,斂下了眉目,不再抬頭去看。
四年的牢獄之災告訴自己,讓自己變成透明人,會更好。
「趙小姐,你好,我是公司給您安排的新經紀人,我叫……」 深呼吸一口氣,沈蔚浠並未抬眸,小聲道:「我姓沈。」
凌司夜聞言鷹隼一般的視線落在沈蔚浠的身上,似乎是不確信沈蔚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
她不是應該在監獄裏?
察覺到男人帶着恨意探尋的視線,沈蔚浠始終低着頭,不敢抬頭。
「抬起頭。」
命令式的語氣,霸道,強硬。
男人猶如帝王一般發號施令。
沈蔚浠小手緊握成拳,指甲幾乎是要嵌入手心一般。
恨意,懼意,將自己籠罩,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趙欣悅沒有留意到凌司夜和沈蔚浠之間的互動,繼續挽着凌司夜的胳膊撒嬌。
「這年頭,真不知道怎麼了,阿貓阿狗也來當經紀人了,一定眼力見都沒有。」
好不容易有個獨處的機會,沒想到都被這個該死的女人打亂了。
凌司夜微微點頭,算是回應,他一向冷淡的,雖然只是小小的動作,卻讓趙欣悅激動不已。
「你先出去,我有事想跟你的經紀人單獨聊聊。」
單獨這兩個字,凌司夜咬的格外的重。
趙欣悅神色一怔,就聽到凌司夜漫不經心的解釋道:「你是我最看重的藝人,你的經紀人,我自然得好好交代一番。」
趙欣悅一聽,心裏一喜,瞪了一眼沈蔚浠,沒好氣道:「好呢,順帶你幫我考察一下,不行就讓這女人滾蛋吧,看着就不舒服。」
太沒眼力見了。
最主要的是,夠漂亮。
她那麼一站,遺世而獨立。
說實話,真要是好好的上妝…… 到時候自己的風頭肯定被她壓下了。
這就是趙欣悅不喜歡沈蔚浠的原因。
沈蔚浠:「……」 沈蔚浠臉色再度一白,凌司夜的眸光卻顯得漫不經心。
見趙欣悅要走,沈蔚浠顫抖的想要伸出手去拉住趙欣悅的衣角,卻被凌司夜速度更快的反扣住手腕,甩在了一旁的牆壁上。
「什麼時候出來的,嗯?」
沈蔚浠:「……」 男人的嗓音陰鷙,讓人膽寒。
沈蔚浠冷笑,他自然是不想讓自己出來的。
他想讓自己將牢底坐穿。
不過他低估了一個姐姐想見弟弟的心,一個母親想見孩子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