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她比煙花更寂寞
她比煙花更寂寞 連載中

她比煙花更寂寞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淡淺淡狸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席慕深 慕清冷

我從未想過有一天席慕深會帶着懷孕的女人,逼我離開,我慘敗在她彤張狂的笑聲中,從此,我走上了復仇之路……展開

《她比煙花更寂寞》章節試讀:

第006章 方彤流產


到了車上之後,我瞬間就感到溫暖許多,打了一個噴嚏,席木柏立刻將身上的外套讓我蓋上。

我基本上沒有和男人這麼親密過,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最終在席木柏的堅持下,我還是披上了他的外套。

到了醫院之後,醫生給我處理了一下傷口,席木柏問我怎麼了。

我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席木柏,席木柏沉默了。

我以為,席木柏也是認為我嫉妒方彤有了席慕深的孩子,才會故意將方彤推倒,不由得緊張的解釋道:「木柏,我沒有……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故意推方彤。」

「我相信你。」席木柏抬起頭,俊朗的臉上滿是真誠。

我獃獃的看着席木柏,淚水滑落下來。

我的丈夫不相信我,席木柏這個外人卻相信我,真的是非常諷刺的一件事情。

「我先送你回去吧。」席木柏起身,對着我說道。

我點點頭,在席木柏要過來扶我的時候,我拒絕了。

我畢竟是已婚,和席木柏這麼親密,會招人口舌,席木柏也很清楚,也沒有強求我。

他送了我到別墅門口,說送我進去,我沒同意,要是婆婆看到我跟別的男人一起回來,又要惹事端。

儘管這個人,還是席家的男人,但我不想惹這種麻煩。

剛進門,婆婆就怒火沖沖的衝到我面前,抬手就打了我兩耳光。

一邊打一邊罵,「慕清泠,我真是對你們慕家的家教非常失望,這種下作的事情你都做的出來?你的心怎麼這麼狠?」

「方彤的孩子沒有了,你是不是很開心,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方彤的孩子,果然沒有了嗎?

我木然的看着王蘭,承受着王蘭的謾罵。

「趕緊跟慕深離婚,我以後不想再別墅里看見你!」王蘭罵累了,才怒火沖沖的上樓去了。

我站在別墅**,神色萎靡,管家在一旁譏誚的看着我。

這就是我豪門貴太太的生活。

丈夫不疼,婆婆不愛。

我回到房間,就接到了媽媽的電話。

她還不知道方彤的事情,只是一個勁的對我重複,要我一定要在明天中午之前,問席慕深拿一千萬,不然哥哥的場子就要破產,那些員工會鬧事。

我絕望的放下手機,不知道要怎麼辦。

方彤流產,席慕深肯定恨死我,怎麼可能會給我一千萬?

第二天,還在下雪,我拎了一個水果籃,拖着一身傷去醫院看方彤,也想跟席慕深解釋清楚事情的原委。

我不想他埋怨我一輩子。

過去的時候,席慕深沒在,方彤正在喝湯,氣色蒼白。

她看到我之後,目光柔和道:「慕深打了你,也是因為緊張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已經和慕深解釋,不是你推我的,孩子流產,不怨你。」

我沒有想到方彤會這麼說。

因為我一直以為,是方彤故意撞我,故意把自己搞流產。

可她突然否認這些,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真一個意外嗎?

我舔着嘴唇,將手中的水果籃放下,「那你好好休息。」

「身體倒還好,只是,孩子沒有了,我很難過,慕深更難過,昨晚抱着我,像孩子似的哭了。」方彤眼神悲傷的摸着肚子。

席慕深……哭了?

我的心被方彤的話震撼到了,在我的認知里,席慕深是一個非常強勢的男人,我沒有辦法想像,席慕深會哭?

「誰讓你過來的。」我和方彤正聊着,席慕深來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立領大衣,髮絲有些濕氣,走進看到我之後,俊美的臉上頓時一冷,眼眸犀利的盯着我。

我被席慕深用這種深冷的目光看着,手腳都不知道要放在哪裡,最終,還是方彤幫我們解圍。

似乎一刻也不想我在方彤的病房裡多待,席慕深將我帶離了病房,在走廊里,他目光冰冷的對着我說道,「你去方彤的別墅做什麼?」

審視的目光,讓我感覺自己是個罪犯。

「哥哥的廠子出了問題,我想向你借一千萬,所以我才去那裡找你。」我覺得還是把事情說明白,不然的話,沒辦法解釋我為什麼去找方彤。

「只要一千萬?」席慕深盯着我,從口袋拿出一根煙和打火機,點燃後,似有些疑惑。

「一千萬夠了,我哥哥的廠子一千萬就能周轉得過來。」我趕忙點頭。

原本我以為他會羞辱我,會說賴在席家不走,就是為了錢,可是沒有,這讓我鬆了口氣。

想來,一千萬,對他的資產來說,九流一毛而已,他根本不會放在眼裡。

「可以。」席慕深吐了口煙氣,目光忽然變得極其平淡的看着我,「我說過,你乖乖離婚,我什麼條件都答應。」

他的話,如同一記重拳打在我的胸口。

我怎麼沒想到,他會將這一千萬,理解為了我向他提的離婚條件。

所以,他才不會在乎我嫁給他是不是為了席家的錢,因為在他眼中,我就是這樣一個女人。

「不是,這不是我提的條件,我只是向你借……」我覺得自己真的夠愚蠢。

為什麼我沒想到席慕深會更加誤會我。

這一下,在他眼中,我已經徹徹底底的,不能翻身。

「怎麼,覺得錢好拿,又反悔拿少了?」席慕深的瞳孔,倏然一冷,他危險的逼近我,身上駭人的氣息,朝着我不斷翻滾着。

我被席慕深那股恐怖的氣息包裹着,連呼吸都停滯不前。

「是我哥哥有困難,我沒有人可以找,這個錢我會想辦法還給你……」我還想解釋,不想他對我誤解越來越深。

「如果你說的這個理由,能讓你心安,那我姑且信了。我給你五千萬,還會給你置辦一套別墅和車子,別說我席家虧待你!」席慕深直起身體,眼眸閃過些許厭惡,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了支票夾,簽了一張扔到我的臉上。

席慕深眼底的譏誚和嘲諷,讓我無地之容。

我只覺得一陣眩暈。

「別在我面前裝可憐,這些年,席家欠你家的,早已經還清了。」席慕深又補充了一句,隨後轉身而走。

他說得對。

結婚後,只要是我家出什麼事情,都是席慕深出面解決,我們慕家,仗着爸爸給席家的那條命,像吸血藤一般,纏在席家這棵聳入雲際的大樹上。

「我不要這些錢,我不要!」我將支票撕碎,就彷彿要捍衛我最後的一絲尊嚴。

「行,那就一千萬。」席慕深又寫了一張支票遞給我,在轉身回病房去的時候,又扭頭沖我冷笑,「慕清泠,我倒要看看,你還要從我這裡貪求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