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之農門嬌女
重生之農門嬌女 連載中

重生之農門嬌女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花柒遲遲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夜嵐 林嬌嬌

穿越後林嬌嬌一路開掛,意外救了個男人,卻時刻想把她吃掉……展開

《重生之農門嬌女》章節試讀:

第6章 傾巢而出


這樣的雨夜,就是最忠誠守着崗位的老狗也起了躲進狗窩偷個懶的心思,更別提平日叫個不停的雞鴨,腦袋都縮進翅膀下,睡得昏天暗地。

但林家正房隔間里的嬌嬌卻是睜開了眼睛,穿好衣褲鞋子,躡手躡腳路過爺爺奶奶頭頂,然後開門溜出了家門。

雨水浸泡了幾日的土路實在有些泥濘,一腳踩下去,**都很困難。而暗夜裡的山林好似張牙舞爪的鬼怪,看着更是恐怖至極。

但嬌嬌極力忍着,一邊給自己壯着膽子一邊往前努力走着。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她累的一屁股坐在台階上不願意起來了。

這是一個廢棄的山神廟,離得林家村有五六里路,幾年前還有香火,但後來大伙兒日子越來越艱難,自家都吃不飽飯,哪裡有多餘的孝敬給山神爺呢。於是,這廟裡就慢慢破敗了,除了偶爾趕路的旅人錯過了投宿會在此將就一晚,就再也沒人理會了。

嬌嬌琢磨了好幾日,就要借這個**爺的地盤做個幌子,以後她從空間里拿東西有了理由,林家老少的衣食無憂也就有指望了。

這般想着,她就咬咬牙脫了鞋子,光腳踩在門檻上,眼見先前的泥腳印被雨水沖刷乾淨,這才閃身進了空間。

鞋子刷乾淨,趕緊和衣衫一起晾起來,嬌嬌一溜煙的抱了一堆零食鑽進被窩。

雖然夏季炎熱,但山雨還是很涼的,萬一染了風寒,她即便能從空間里找葯吃,也必定會惹得家裡人心疼。

她可不捨得這些疼她入骨的親人如此,她還要帶着他們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銀,笑傲大越…

嬌嬌吃得歡喜,想起以後的好日子就笑的合不攏嘴。

外邊的雨還一直在下,空間里的時間被抻得很長。嬌嬌睡了兩覺,甚至整理了自己的小窩,才算盼得外邊天亮。

她生怕錯過了機會,趕緊穿了干透的衣衫鞋襪出了空間,然後躺到了神案前的幾個破舊蒲團上。

再說林家,林老爺子保持了半輩子早起的習慣,今日照舊是第一個爬起來,惦記着昨日小孫女腹脹,於是打算進隔間探看一眼。

想起以後孫女大了,不但要挪出隔間,他也不能這麼隨便探看,老爺子心裏還有點兒不是滋味。

結果,那炕上歪斜的枕頭,空無一人的被窩,驚得他鬍子都豎了起來。

「嬌嬌呢?」

「大早晨的嚷什麼?」

董氏睡得正熟,突然被吵醒,順口就問了一句,不想卻被老頭子直接拎到了隔間門口,吼道,「我說嬌嬌呢,嬌嬌哪裡去了?」

董氏也是被驚得徹底醒了瞌睡,她撲到炕上就去翻檢被褥,實在沒找出孫女,於是就道,「是不是去外邊茅廁了?」

她這麼問也是有原因的,嬌嬌這孩子自小就與眾不同。五六個月時候就不肯隨便在襁褓里拉尿了,每次都會給個聲音,也從來不隨便哭鬧。小小的人兒剛滿周歲就學着走路,學着自己吃飯不撒飯粒不撒湯,乾淨又懂事的讓人疼進心坎兒里。

而年歲又長一點兒,無論冬夏,她都不肯在屋子裡如廁,每次家裡人說起,都說這孩子天生是個富貴人,只不過投錯了胎。

林老爺子聽得董氏這麼說,也是得了提醒,出門就衝著院角的茅廁喊着,「嬌嬌?嬌嬌在茅廁嗎?」

可惜,茅廁里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董氏隨後出來,直接進了茅廁,出來時候臉色白的紙一般。

「嬌嬌…嬌嬌不在!」

這時候,聽得動靜,馮氏也揉着眼睛從房裡出來了,問道,「娘,大早晨的怎麼喊嬌嬌,她昨晚不是肚子脹嗎,讓她多睡會兒吧。」

「嬌嬌不在你屋裡?」

「不在啊,」馮氏疑惑,「嬌嬌不是一直跟着娘睡嗎?」

東廂西廂都開了門,連同住在後罩房的林保都帶着兄弟們過來了,院子里一時人滿為患,但林老頭兒同董氏卻是看的心裏油煎一樣。

家裡人人都在,除了…嬌嬌!

「快找,嬌嬌不見了!」

董氏哆嗦着嘴皮子,到底說出了這句話。

而這句話也徹底引爆了整個林家,甚至整個林家村。

林家上下,無論男女老少,就是六歲的林佳林園都拿了小棍子去翻了雞窩豬圈,大一些的林保林平林榮則奔出了院門兒,去問詢平日嬌嬌常去的幾個女娃家裡。

可惜,嬌嬌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半點兒影子都沒有。

馮氏想起先前城裡流言說有拐子,再也忍耐不住,撲倒在地哭得撕心裂肺,「俺的嬌嬌啊,你去哪兒了,你若是有事,娘也不活了!」

董氏也腿軟,臉色白透,嘴唇泛青,幾乎喘進一口氣,卻吐不出,眼前一陣陣發黑。

不說她平日最疼愛嬌嬌,如今嬌嬌是在她眼皮子底下丟的,這讓她以後怎麼活,怎麼面對兒子兒媳啊。

林老爺子也是全身骨頭沒有不疼的,即便當年面對野獸一般的蠻人,他也沒有這般恐懼,一想起昨日還趴在他懷裡軟軟糯糯喊着爺爺的孫女丟了,再也回不來了,他就覺得滿腔熱血都衝到了頭頂。

「拿起柴刀,跟我出村去找,但凡有可疑的外人,先綁起來,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嬌嬌!」

這會兒村裡其餘各家各戶聽得消息也聚了過來,林家村大半是林氏宗族的人,就是有外姓也是姻親,說起來同枝連氣,遇到這樣的事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於是,不等林老爺子開口請求,各家男人就跑回去拿了柴刀繩子等物,一起衝出了村子四處搜尋。

偶爾有早起趕路的外鄉人看到,都是嚇得厲害,但也沒有多驚奇。畢竟含山關因為靠近蠻人生活的草原,氣候寒冷,民風簡直是大越最彪悍的一處。

又因為多半根據姓氏聚居,所以,每次有個糾紛,傾巢出動也是常見。

甚至聽了這般吵鬧是因為丟了孩子,還有外鄉人主動提供消息說早晨在哪裡遇到了帶孩子的人…

嬌嬌對這一切根本無從得知,她這幾日琢磨如何為空間找個說辭,日夜不得安眠,這會兒定了計策也就放鬆了心神,趴在破舊蒲團上,居然又睡了過去。

待得半夢半醒間被晃醒,她還有些發懵,迷迷糊糊看向滿臉驚喜的爺爺,就嘟囔道,「爺爺,我還想睡。」

林老爺子眼圈都紅了,一把抱了小孫女,「好,好,爺爺抱你回家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