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武主宰
仙武主宰 連載中

仙武主宰

來源:掌讀520 作者:高大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沐天 高大寶

簡介:一代至尊轉世為人,成了受盡欺凌的王府義子,卻偶得祖龍功法、洪荒道體,從此逆天崛起! 任我逍遙遊、渡孽海、達彼岸、踏凈土、演天機、覓長生,創人間蓋世法,證道青帝果位
當為義氣屠盡天下,敢為紅顏自斬修為! 天下事,一劍事! 誓要轟轟烈烈,鎮殺世間一切敵! 仙武爭鋒,吾為主宰!展開

《仙武主宰》章節試讀:

第2章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可惜了鎮北王一世英名,竟被一個外人給糟蹋了!」

「這次給皇子下跪,他以後應該記得住了。」

「整天遊手好閒,該罰!」

……

在城門外,站着一個勁裝武者。

他瞧見了這邊的熱鬧,心下遲疑,便扒開人潮,衝撞進來。

一看場中,便駭然止步!

「天少爺!」

勁裝武者名叫荊飛,曾是鎮北王的手下,平日主要負責保護沐天的安危。

今日他正外出辦事,才一炷香的功夫,那個紈絝少年就消失了!

荊飛在府上找了半天,也不見人影,這才跑到大街上找。

聽見這邊吵得熱熱鬧鬧,像是發生了什麼稀罕事,一見果然是這小子!

又闖禍了!

這回還踢到鐵板上,在大皇子的遊獵隊伍前站着,跟自己的小命過不去嗎?

雖然不知是怎麼回事,但荊飛可不能讓沐天發生不測。

「讓開!」

人們只見一個中年男子莽撞地衝進場中,不由分說,朝着大皇子便是一跪!

「鐺鐺……」

皇子的隨從部隊見狀,立刻閃身而來,紛紛抽刀,將這人圍在場中。

「皇子殿下,天少爺年紀輕不懂事,您就饒過他這一次吧,他要磕的頭,我給您磕了……」

「呼呼……」

荊飛看了眼沐天,眼中流過一絲失望,但咬牙之下,急忙磕頭。

大皇子這才看了過來,眼中輕蔑之色更盛。

「飛叔!」

沐天大喊,眼中綻滿血絲。

他從記憶中得知,眼前替他下跪之人是義父派來的護衛。

此人一向忠心耿耿,沉默寡言,很多時候犯的錯,都是他來收拾爛攤子。

在沐天印象中,這樣一個不甘示弱的漢子,從未給人低頭過……

可如今,他為了自己,竟向馬上那人磕頭!

今日的恥辱,竟讓他來為自己承擔,絕不行!

沐天艱難地拖動腳步,可隨着每一步邁步,都會灑出一些血跡。

這是大皇子修為全面展開下的威壓,絕非凡人能扛得住。

「呵……你就是賀狂留在京城的護衛?」

大皇子看着荊飛磕頭,忽然大笑起來。

轉過頭,見沐天扛着威壓走去,想要將荊飛扶起,大皇子眼中的笑意更濃了:「也罷,若你能撐住我的氣勢十息內不倒,那我這次便放過你。」

一旁,高大寶站着揉着臉龐。

他看到沐天在大庭廣眾下出醜,心中大感暢快。

「哈哈哈!各位過來看啊,這就是鎮北王的義子!」

「就是那個沒用的廢物!被鎮北王撿回家的垃圾!哈哈哈……」

……

聲聲嘲諷,宛如一刀刀利刃劃在心上。

沐天的背已經變形,汗水混着血珠在體外流下,骨骼噼啪作響,似在轟鳴,想要扛住大皇子的威壓是何等艱難!

「哈哈!今日事就此作罷,你小子以後若還敢狂妄,可不是磕頭那麼簡單了,呵呵……」

十息後,大皇子仰天狂笑,心中無比解氣。

再看了眼沐天,他便一抖馬韁,神色嚴肅,吐出兩個字:「回宮!」

「呸!什麼垃圾玩意兒……」

高大寶啐了一聲,狠狠地瞪了眼沐天,不屑地擺過頭去,大搖大擺地回到馬上,隨皇子的隊伍離去了。

「天少爺!你怎麼回事?怎麼惹到了皇子殿下?」

見大皇子一行人遠去,荊飛連忙起身,一把扶住沐天,也不顧出血的額頭。

此刻,沐天渾身滲血,模樣怵目驚心!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他日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沐天握緊拳頭,看着大皇子離去的背影,暗暗下定決心。

夕陽下,碎石坑中,那十幾個深深的腳印,灌滿了鮮血,漾着耀眼的光芒。

……

半夜,鎮北王府,燈火通明。

「咋辦呢?這可咋辦呢?少爺都昏迷了四個時辰了,還沒一點醒過來的跡象。」

張管家在沐天房內來回踱步,眉頭緊皺未松。

房間內站着滿衣是血的荊飛和花錢請來的大夫,另有幾個打雜的家丁。

想起荊飛抱着一個血人回來的時候,張大海整個人都懵了。

心裏十分矛盾,既是擔心,又是害怕。

堂堂鎮北王卻膝下無子,諾大一個王府將來卻靠一個外人來繼承,將軍實在是苦啊!

當初與夫人那般恩愛,大喜不過十日,夫人就被人行刺身亡,四十多年過來,幾乎每個人都勸他納妾,可他仍然不為所動。

此刻若是沐天死去,張大海本來還有些慶幸,畢竟大楚軍方第一人的家裡,竟出了個從不習武的廢柴。

每一次被人提起,那準是惹禍了!

上次去宰相府上偷窺劉姑娘,結果被人打得鼻青臉腫,還斷了幾根骨頭,身在鎮北王府的人何曾被人這般羞辱?

想要替這小子出頭,道理卻全在人家那邊,簡直是丟將軍的臉吶!

「周大夫,您看少爺可還有救?」

張管家滿是疲憊的問道,忙了這麼久,真是又累又氣。

那大夫不急不緩地收回了搭在沐天腕上的手,摸了一把花白的鬍子,點了點頭,又接着搖頭嘆息,出門而去。

「大夫,你這是何意?」

荊飛急忙問道,上前一步欲挽留。

周大夫聞聲在門口一躊躇,開口道:「此子脈象平緩,並無大礙,昏迷不過三日便醒,唉……」

眾人只覺得提着的心總算是放下了,這周大夫是整個京城醫術超然的名醫,平日里只為達官貴人看病,一般百姓還請不動他。

張管家和荊飛對看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先前周大夫的搖頭之意再明顯不過了:這禍害竟然這樣都不死!

「既然周大夫說天少爺並無大恙,你們幾個就守在門外,輪流看着,有事就來找我。」

家丁們連連稱是,荊飛也跟着出了門去,只留下沐天昏迷不醒……

數日後,清晨。

沐天仍在昏迷中,準確說,在夢裡。

他夢見自己身處於一片黑暗中,混沌冗雜,辨識不清。

遠遠的,有處地方發著微光,他便走了過去。

近前看到,發光之物是一面牆壁,此牆足有十餘丈大小。

待沐天靠近,上面突然自主浮現四行金色大字,蜿蜒迂迴,一筆而成。

「這是?」

沐天心神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