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隱侯
三國隱侯 連載中

三國隱侯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董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董卓 黃巾賊

簡介:「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 寧容負手而立,白衣勝雪,衣決飄飄,目光悠遠而深沉的望着眼前的滾滾長江水,不由的感慨說道
「師傅此言意境深遠,一語道破了古今興衰,大概...也只要師傅這般淡泊明志之人能夠吟出如此妙語吧!」青衣少年一臉崇拜孺幕的看着身前的身影,轉身疑問道:「師傅可是心懷天下蒼生?」展開

《三國隱侯》章節試讀:

第一卷 旭日東升出東郡第7章 郭嘉的誤解


這個?

郭嘉看着寧容的表情不像是說假話,而且這言語也的確是像自己的口吻,難道?自己真的答應了?

郭嘉頭疼的敲敲自己腦袋,嘆了口氣,「這真是喝酒誤事,罷了!既如此,嘉就與致遠同去,算算日子,也許久未和文若見面了!」

「嗯!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

寧容甜美一笑,霎時間風雲大作,對着桌上的食物開始了猛烈的攻擊。

哈哈……

這郭嘉果然是實誠君子,這麼容易就被自己賺到手了!

曹操啊曹操!你可是要感謝我的!我可是給你送了一個大才!

寧容為什麼這麼積極的想和郭嘉一同前往,無外乎他的心中有些擔心。

曹操多疑!

這四個字就像是沉甸甸的石頭,壓在他的心裏。

他投靠曹操,並非因為那些冠冕堂皇的話,而是,東漢末年是個亂世,最後活着的只有曹操,劉備和孫權。

現在孫權還小,江東又是世家把持朝政,他去了也不得安穩;劉備到是仁義之君,可是他一生漂泊不定,自己可不願隨他整日東奔西走,況且這亂世需要的是王霸之道!只有王霸天下,才能儘快結束這亂局,無疑曹孟德是最好的選擇。

只是……

前世許多人說他多疑,這個讓寧容有些擔心,他真怕哪天被誤會了,來個頭點天燈!

不過,他手下的文臣武將卻也沒聽說過誰是被多疑害死的,除非是楊修那樣的笨蛋!

拉上郭嘉無疑多了一層保障,寧容可是知道,郭嘉在曹營混的可是風生水起,自己有這層關係,想來安穩過日子是錯不了的!

……

風輕雲淡,時令尚好。

寧容和郭嘉結伴同行,直奔東郡而去。

一路之上,郭嘉對於寧容嘴裏時不時的蹦出幾個新鮮詞語從最初的震驚,再到耳目一新,直到最後卻是已經麻木了。

「嘉觀致遠言談舉止,多為高宏闊論,審視大勢,可是度過《春秋》?」郭嘉洒脫的抬手請教道。

春秋?

這名字聽起來好熟悉啊?

寧容追憶着《春秋》,雙眼忍不住迷了起來,這是怎麼樣的一本書呢?

對了!

寧容眼眸一亮,扭頭看向郭嘉有了幾分笑意。

關羽!關聖人手不釋卷,讀的就是春秋大義!

郭嘉見他這副神采,暗自點頭,看來他的確讀過春秋,如此看來他必然是貴族子弟了!

無怪乎郭嘉會如此想,東漢時期讀書是貴族世家的特權,普通人連書籍長成什麼樣,許是都不知道,許多世家的底蘊就是藏書,誰藏的書多,誰家就是詩禮之家,誰家的名望就更盛,誰家的後代就有肉吃!

書!是個很重要的東西。

「不曾讀過!」寧容誠實的搖搖頭,自己還不知道《春秋》長啥模樣呢!

咳!

郭嘉一口酒水噴出,差點沒被他這句話給嗆死。

臉色潮紅,幽怨的撇向寧容,沒讀過你眼睛睜那麼大做什麼?很光榮啊?

郭嘉撇撇嘴:「《六韜》可曾讀過?」

咳咳!

看着郭嘉篤定的眼神,寧容聲音小了許多:「不曾讀過!」

唉!

郭嘉狐疑的嘆口氣,瞅着他的腦袋,有股想要衝上去敲開它的衝動,你這本書沒看過,那本書也不知道,那你腦袋裡的東西哪來的!

看着快要抓狂的郭嘉,寧容莫名其妙的悄悄挪動下腳步,和他錯開了位置,暗自思索着。

「這傢伙不會有什麼古怪的病吧……」

「《孫子兵法》應該讀過吧?」郭嘉無奈的聳聳肩膀說道。

「奉孝,你……你怎麼也學會聳肩膀了?」若不是知道這傢伙是大名鼎鼎的郭奉孝,自己都以為看到同類了呢!

「無他!這動作很合適嘉,洒脫!」郭嘉理直氣壯的揚揚眉毛,寧容故作感慨,給自己臉上貼金道:「這大概就是近朱者赤吧!」

看着左顧而言他的寧容,郭嘉不懷好意的懷疑道:「致遠不會也未曾讀過《孫子兵法》吧?」

「怎麼可能!」

寧容義正言辭的斷然反駁道。

「《孫子兵法》乃是兵學聖典,中華大地第一部絕世好書,其內容之博大精深,思想之精邃富贍,邏輯之縝密嚴謹,縱觀神州上下五千年而無出其右,說句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那也是應有之意!」

這段話寧容說的是大義凜然,滿臉的崇拜,回想那個時代,《孫子兵法》征服了整個世界,其中的大智慧,大謀略,更是被用在各個領域。

郭嘉狐疑的神色慢慢隱藏了起來,看着狀若瘋癲的寧容,情不自禁的點點頭,原來他是兵家的傳人!

怪不得言語之間,隱藏着無限的殺機,想想他說過的每句話,只要按照他的想法去做,必然是趟過無邊血骨屍山。

兵家,只論成敗!

寧容猶自不知的侃侃而談,他知道郭嘉是個聰明人,自己腦袋中的東西,就根本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若是說不出來歷,只怕終究會引起他的疑惑。

撒一個慌,就要用無數的謊言來圓。

偷偷看了眼郭嘉沉思的神色,寧容心中有了計較,罷了!既如此,那就把事情一併解決好了。

怕郭嘉不相信自己所言,他又把自己僅知道的一段《孫子兵法》背誦了出來。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寧容一口氣把《孫子兵法》的開篇背了出來,看着沉默的郭嘉一陣頭疼,不會吧!都這樣了,還不相信自己,可是後面的……自己也的確不會背啊。

就這第一段,還是當年故意背誦來在女朋友面色得瑟用的,每次背誦這段話,自己就彷彿感覺到孫武蕭瑟的站在墳墓上,幽怨的看着自己。

堂堂兵家聖典,竟然被你拿來泡妞?孫武只怕掐死他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