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追兇生死局
追兇生死局 連載中

追兇生死局

來源:萬讀 作者:何天樹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何天樹 懸疑驚悚 趙局

一個宅男因涉嫌謀殺自己的發小而被警方帶走,但在調查中他卻接連遭遇不明身份者的襲擊,別無選擇的他被迫逃命以求自證清白
與此同時,警方在調查謀殺案之後一系列案件的過程中,竟陸續挖出了一連串不為人知的罪惡秘密,並由此逐漸引爆兩座城市三股勢力間的一場正邪暗戰
這期間所有的謎團和線索統統指向最初那起謀殺案的被害者和嫌疑人,而伴隨着幕後真相的漸漸浮現,一個早在多年前就布下的生死迷局也在眾人面前徐徐展開……展開

《追兇生死局》章節試讀:

第二章 暫留警局


當那三個**出現在新科局辦公室門外時,局長何天樹少不了一臉詫異。尤其是當**說是來調查一起謀殺案時,他甚至有點惶恐。對於他這麼一個兢兢業業的年輕人來說,平時最不願面對的就是惹麻煩上身,可眼下麻煩怕是一點兒也少不了了。

何天樹今年二十二歲,在鄰市的江城大學讀完本科之後就在他導師的安排下進了一個新開設的「局」級單位擔任所謂的「局長」一職,這個「局」名曰「新科局」,位於地處仁軒市郊區的江南天體物理學研究所里。看上去似乎挺高大上的,可實際上新科局僅僅是租用了研究所的一間辦公室而已,並不歸其管轄,平日里何天樹也基本上不和那些科學家們來往。要說在這研究所里與他最熟的人,恐怕只能是那個日常在他上下班和他打招呼的門衛老張了。

說到門衛老張,昨天下午那件事仍舊讓何天樹覺得莫名其妙。當時他下班後照例跟老張打招呼,可是老張卻神秘兮兮地遞給他一根甩棍,還差點被他以為要挨揍了。老張跟他說注意到研究所附近貌似有些鬼鬼祟祟的動靜,讓他拿上甩棍防身。他倒也沒有什麼非拒絕不可的理由,也就勉為其難地收下了,但都沒有試着揮舞一下就一直放在自己車裡。為了讓老張安心,他早上過來時特意拿上那根甩棍準備歸還,但老張卻說本來就是送他的,留着以後或許有機會用呢。

何天樹當時還想,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機會,老張怕是神神叨叨過頭了。他壓根就沒想到接下來他所要面臨的是什麼。

這天一大早,當他聽到警車鈴聲駛進研究所大院時,遠沒有想到**竟然是衝著他來的。三個來自仁軒市郊區分局的**對他年紀輕輕就擔任一個「局長」頗感驚奇,但何天樹早就習慣他人這種驚奇的感慨了。一個自稱姓田的年輕**解釋說他們在調查一起昨晚發生的謀殺案,要來確認死者與他的關係。何天樹心想,你們竟然都找到我這兒來了,怕是早把我和那個死者的關係給調查清楚了吧。他估摸着是哪個朋友那麼倒霉,死在了昨天晚上,**居然這麼早就來找他了。

可還沒等他在心裏排除幾個人呢,**就直接把死者的名字告訴他了。

劉星辰。

不得不說,當這三個字從那個最年長的人稱「趙局」的老**嘴裏吐出來時,何天樹整個人頓時如墮冰窟。劉星辰其人,和他的關係一句兩句不好概括,但毫無疑問,對方絕對是他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剛才他在回憶朋友時,因為潛意識不願意麵對最好朋友的離世而刻意早早將其排除。然而,**的一句話便打碎了這個天真的幻想,死者就是劉星辰。

「你們說是謀殺案,那是誰殺了他?」何天樹激動地問。

「暫時還不知道,但我們正在調查。」那個小田回答道。

而那個趙局則在新科局的辦公室內四處打量,很快就把目光定格在了辦公桌上的一件東西上。

那根甩棍。

「這是哪來的?」趙局問道,語氣不容置喙。

何天樹連忙解釋:「噢!這個,是研究所的門衛老張昨天傍晚送給我的,他說我一個人上下班不安全,剛好他有根新的甩棍,就交到我手裡了。」

「噢?是嗎?小李,去問問那個門衛這根甩棍的事。」趙局喚過那個守在門口的年輕**,後者領命而去。

「讓我們看看如何?」趙局雖然如此發問,但是早已從兩端將甩棍拿了起來,他的手在之前說話間早已戴上了手套。

「新的甩棍啊?你有用過嗎?」一旁湊着看的小田問道。

「沒有啊,老張說怕不安全,可我一個人開車上下班快一個月了也沒什麼事,他這完全是杞人憂天嘛!我跟他說我隨身帶着,但其實我就放在我車上沒拿回住處。直到今早上來才拿出來給老張看讓他安心。」

「你把甩棍放在車裡?」

「對啊。有什麼問題么?」

對方沒有再回答,只見趙局說了句:「看這制式應該也可以慢慢抽出來。」小田點了點頭。

於是趙局伸手抓住甩棍的尖頭那端,緩緩地往外抽,一節又一節。

何天樹見他們這樣,自己也不好說什麼,只好站在那裡干愣着看。突然,趙局和小田都低呼了一聲。

「你看這是?」趙局指着甩棍被抽出的金屬節問小田。

「嘖!這好像是人體的毛髮還有死皮角質!」小田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一下讓何天樹的眼睛也驟然大睜!

「證物袋!」趙局長喊了一聲。

小田會意,立馬拿出一個證物袋,由趙局小心翼翼地將甩棍放了進去。

「報告!」門外傳來剛才小李的喊聲。

「進來!」趙局應道。

「報告趙局!我剛才問了那個姓張的門衛,他說從來沒有拿過什麼甩棍給小何局長!」

小李說完這句話後,整個新科局辦公室里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

片刻後,面對着目瞪口呆的何天樹,趙局長卻像是什麼也沒發生的一樣淡然一笑:「小何局長,看來你得跟我們走一趟了……」

「小何局長,請吧!」小田說道。

「哎!」剛剛反應過來的何天樹連忙退後擺手,「這麼說我現在算是嫌疑人了?」

「瞧你說的,只是配合調查而已。」小田微笑。

「那是不是只要我配合了調查,你們就能儘快抓到謀殺劉星辰的兇手?」何天樹想了想後問道。

「這我們無法做出確切保證,但我們一定會還死者一個公道!」趙局此話擲地有聲。

何天樹盯着對方看了幾秒鐘後釋然道:「既然如此,那容我跟我導師告個假。」

「請便。」趙局示意,不過三個**並沒有退到室外的意圖。

何天樹倒也不在乎,直接就撥出了一個電話:「喂!陳老師!您好!我這邊有點事,來了幾個**找我幫忙調查一起案子,我今天怕是要跟您請個假了……沒事,就是請我去配合調查……放心吧,沒啥事……那好,謝謝您陳老師,再見。」

「江城大學陳育昌教授。」何天樹放下電話後解釋了一句,隨後便跟着三個**出了辦公室的門。

由於平日里何天樹基本上不和研究所的科研人員來往,所以這次他被**請去局子里喝茶甚至都沒人出來看熱鬧。這種冷清的場面倒讓何天樹有了冷靜的頭腦梳理與**見面後所說的每一句話,這其中讓他印象最為深刻也最讓他震驚的無疑就是小李那句:「……那個姓張的門衛,他說從來沒有拿過什麼甩棍給小何局長!」說實話,這一句矢口否認的反水讓他當時感到驚詫萬分時又莫名地生起一股寒意。

此時快要走到警車旁邊時,他猛地抬起頭說:「**同志!請讓門衛老張跟我對質!」

「噢?」

「一對質就知道我們兩個說的話孰真孰假了!」何天樹還有點興奮,只是他料不到的是,他這麼一點小小的興奮很快就會被潑上一盆涼水。

趙局對何天樹這麼點小聰明不置可否,其實不消說他本來就是要把這個門衛當人證給帶到郊區分局去的,這會兒讓何天樹先說了出來,至少也能看得出這人遇到事的時候腦子還算清醒。於是他揮了揮手吩咐小田去帶那個門衛。後者小跑去進了值班室的門,片刻後卻只見他一個人慌裡慌張地跑了出來,他快步跑到趙局長面前:「趙局,那個門衛不在啊。」趙局長皺眉對旁邊聽到這話已然再度震驚了的何天樹問道:「你們這的廁所在哪?」何天樹指了一個方向,趙局長連忙讓小李前去那尋找。

然而,當小李也是單獨跑回來時,幾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勁。

「趙局,廁所里沒人啊。」

「他不是跑了吧?」何天樹脫口而出道。

「不可能!」小李反駁道,「我剛才問話的時候他還在呢!」

「行了!」趙局長抬起手道,「小李,你去研究所主樓裏面找負責人讓他們廣播找人,看這個門衛是不是進到了那裏面去。小田,你去查門衛室最近的監控。你,」他指向何天樹,「上車坐着去。」

「噢。」何天樹只好自己打開警車后座門坐了進去,頭一回坐警車沒想到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剛才的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反水的門衛老張竟然失蹤了?這要是真的,那甩棍的來源豈不是死無對證?

透過車窗,何天樹看到再次進到門衛室的小田警官沒多久就神色匆匆地跑了出來,對趙局長說了一句話,後者立馬神色大變。而在研究所主樓折騰了一番的小李警官過了一陣子也回來了,一個勁兒地搖着頭。

這三個**在上車後一言不發地朝郊區分局開去,臉色都極其難看。何天樹只道是他們沒有找到門衛老張,卻不知道還有另一件事更為讓人惱火。

當他們眼瞅着就到分局了時,何天樹猛然想到監控的事情連忙說道:「哎呀!我差點忘了!如果門衛老張不承認是他給我的甩棍,那你們剛好可以查一下昨天大門口的監控嘛。」

正在開車的小李透過**後視鏡白了他一眼,而坐在副駕上的趙局壓根沒理他。只有坐在他旁邊的小田朝他尷尬地笑了笑:「小何局長,我剛才查監控時都翻遍了,很不幸,從昨天下午到剛才的監控數據,全部被毀壞了……」

「……」何天樹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想了一下後他接着問,「是如何被毀壞的?硬盤故障?」

「不,那一看就知道,必定是人為故意的。」小田搖了搖頭。

「那還能恢復嗎?」何天樹不甘心地追問道。

「不是用常規手段毀壞的,也很難用常規手段恢復。」小田苦笑了一聲,之後便不再說話。何天樹在心裏不知道暗罵了多少句,現在他的麻煩是真的大了!

進了郊區分局大院後,何天樹被小田警官帶下了警車,隨後便被安排到了一間休息室待着。他本打算問**一點情況的,可是大半天了根本就沒人來找過他。只有中午的時候有個**遞進來一份飯菜,但還沒等他多問幾句便走了。他不知道此刻趙局長正忙着指揮警員通知周邊分局和派出所協查那個失蹤門衛的下落,一時間壓根顧不上他。

何天樹在蹉跎到臨近傍晚時分,實在是百無聊賴了,此時終於他又撥通了他導師陳育昌教授的電話——他本來不打算麻煩陳老師的,剛才在新科局他就沒說什麼案子,但眼下估計他一時半會兒是回不到研究所新科局了。在電話裏面他把昨晚門衛老張送他甩棍直到他進入郊區分局的這一系列事情統統告訴了陳教授,對方聽上去好像並不十分驚訝,但仍然問了他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那個劉星辰的死真的與你無關嗎?」

何天樹聽到時愣住了,他一時半會兒根本無法為這個問題給出準確的回答。他想說「無關」,但劉星辰的死要真是和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怎麼會立馬找上了他,還因為那根莫名其妙的甩棍而初步判定他具有謀殺嫌疑?劉星辰會不會正是因為他而死的,只是他現在還無法得知因果?但要立馬說「有關」的話,是不是為時尚早了?此刻那根甩棍的歸屬還成問題,本來讓他和門衛老張對質一下就能搞清楚的,可是一來昨晚的監控被毀二來張門衛也突然失蹤,這一切瞬間就變得複雜了起來。

劉星辰,當這個名字再次閃現在何天樹腦海當中時,他不禁感慨,他們倆的關係打從小時候就鐵。兒時他倆一塊在孤兒院長大,沒想到對方竟然悄無聲息地就與其陰陽兩隔,而他在**來之前甚至半點消息都沒聽到,更遑論見其最後一面了。他現在只知道劉星辰已故,但死亡時間、地點、原因都不知道。不,原因還是已經清楚了的,**定性為謀殺,那就肯定不是自然死亡。謀殺謀殺,那麼必定是有人殺了他。那這兇手是誰?**為何直接找上了自己,還因為那根甩棍聲稱自己是嫌疑人?這些問題又在短短几秒鐘之內頻繁轟擊何天樹的大腦,讓他頓時苦不堪言。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陳教授的這個問題,腦子裏面早已是天人交戰不知所謂,直到電話那頭陳教授在不停地「喂!你在聽嗎?你還在嗎?」他連連應聲:「噢噢!陳老師,對不起對不起,我剛走神了。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想他的死應該還是和我有關係的吧,但我現在完全不清楚詳細情形,**到現在也沒問我多的問題呢。」

「那至少可以確定,你絕對不是直接謀害他的兇手了,對吧?」

「當然不是!我和他可是從小一塊長大的,後來聯繫雖然少了,但絕對沒有結仇!我壓根就沒有去謀害他的理由!」何天樹有點激動。

「好了好了,不是你直接謀害的,那就好說了。現在你說**手上有不利於你的證據,就是那根你們研究所門衛送你的甩棍——疑似兇器對吧?」

「對對對!我估計那根甩棍上的東西就是劉星辰身上的呢!」

「但有利於你的物證——研究所大門監控,還有不利於你的人證——那個姓張的門衛,統統沒見下落,對吧?」

「對啊!可我不還是被警方帶過來了?」

「這樣倒也不是一件壞事。」

「這又是怎麼說,陳教授?」

「關於兇器的歸屬是證據鏈非常重要的一環,現在這一環與整體證據鏈連接不起來,疑點尚且眾多,你暫時還不會被當成嫌疑人收押,可儘管放心。這一切的背後肯定是有人在陷害你,那兇器在你身上,你身上便有了嫌疑。」

「這是誰要這麼做啊?那要是**把張門衛給抓回來了呢?」

「這誰能知道?但警方要是順利把那廝抓回來了的話,你就更不用擔心了,既然你問心無愧,那麼你和他對質,最終警方一定能夠知道撒謊的是他,你的嫌疑也就順便解除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我擔心,如果真有人意圖陷害你,那麼那個門衛的失蹤就一定不是偶然,也不會是他臨時起意,想必對方早就做好了周全準備。張門衛這麼一個普通證人的失蹤,**暫時沒辦法在市縣邊界設卡,他要逃離是非常容易的。」

「那可怎麼辦呢?」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只要人不是你殺的,哪怕最後鬧到公堂上,你也能夠順利脫身。我只是擔心,你在那邊了解的情況太少了……」

「陳老師您是說關於劉星辰遇害的情況嗎?我正想着問**呢,可他們……稍等我先掛了……」何天樹見休息室的門開了,連忙掛斷了電話。

「打電話呢?」進來的是那個小田。

「嗯,在這裡不禁止吧?」何天樹警惕地問道。

「無所謂。」小田警官聳了聳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後來何天樹才知道,他剛才打的電話早就被監聽了,趙局長已然知曉他的通話內容。

「外面什麼情況啊?那個門衛……」

「很可惜,他跑了,我們正在進一步搜查,但……他畢竟不是兇嫌,很多方法不好使。」

果然和陳教授說得不錯,對此何天樹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此時小田警官換了個口氣:「那個,小何局長啊,你是不是想知道,死者劉星辰的情況?」

「這當然了!且不說我和他是一塊長大的,就算是個陌生人,我因為他的死而被你們帶到這兒,我肯定也要問個清楚嘛!」

「趙局授意我可以告訴你一些東西,剛才我們開過會了,痕檢那邊的同事說,你那根甩棍上的人體毛髮和死皮角質已確定來源,根據DNA檢測,還有傷口着力點分析,確系都是來自於死者劉星辰的後腦勺部位。加上法醫的進一步研究,那根甩棍毫無疑問就是擊打劉星辰致死的兇器!」小田警官像是在照本宣科。

但何天樹一直緊盯着對方,明顯聽出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出來,根據他本能的判斷,在有些地方,這個**沒說實話。但具體是什麼內容他現在還不好判斷,因此他選擇一併相信暫時不予戳穿。他想了想後問道:「那我現在算是正式的嫌疑人了嗎?」

「噢,還不至於,小何局長。」小田警官笑了,那微笑任誰都無法對其動氣,也正是這樣笑着說出來的話才能讓人坦然接受,他接着道,「不過,為了進一步配合我們進行調查,今晚恐怕還得委屈你住在我們的警員宿舍,以便我們隨時開展工作。當然,各種生活方面的要求你儘管提,如果你需要回一趟自己的住處,我們也可以全程陪同。你看……」

何天樹聽明白了,他機械地點了點頭:「沒事,我明白,警員宿舍應該有一次性的洗漱用品吧?我不講究的。不過我想我住的那地方應該至少有一位警官在,我倒是想先和那位打個照面,可以嗎?」

「有的。」小田先回答了前一個問題,緊接着他又露出招牌式的微笑,「當然可以,你已經跟他打過照面了,那位和你同住的警官——正是在下。」

何天樹滿意地點了點頭,眼前這個小田警官看着挺和善,和他一塊住一晚上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如果他提前知道幾個小時後,小田的宿舍里會發生什麼,他肯定會忍不住扇自己一巴掌,畢竟他此刻的想法簡直是幼稚得出奇。

而與此同時,在這座郊區分局的局長辦公室里,趙局長正坐在他的辦公椅上出神。沒有人知道此刻他正在想什麼,不過下一秒他就從座位上彈起來,掏出一部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過了很久才通,那邊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找我幹嘛?」

「想必你也知道了吧?」趙局長聲音比對方更低沉,也更陰鬱。

「我知道什麼?」那邊反問了一句。

「劉星辰死了!」趙局長低吼了一聲,同時朝門口瞄了一眼。雖然他很清楚在他這間辦公室里說的話從門外面不可能被偷聽到,而他現在打電話的這部手機也不是他平時用的那部,甚至還做了反竊聽反定位處理;但向來謹小慎微的趙局長還是選擇盡量減小自己聲音的分貝。這或許是他的習慣使然,又或許是因為……他潛意識裡不願讓這個既成事實從自己嘴裏大聲說出……

「這我當然知道!」那邊回答得非常迅速,「但這事你早該有預料!」

「我能預料什麼?!」又是一聲低吼。

「那你現在幹嘛給我打電話?來找我興師問罪嗎?」那邊的語氣也不見緩和。

「不論如何,劉星辰的事和你脫不了干係!」趙局長喘了口氣,隨後又說道,「我這次找你,是要你幫我查個人,這人非常關鍵,但現在他失蹤了,我們這會力不從心。」

「什麼人?」

「他叫張躍進,是江南天體物理學研究所的門衛,今早上突然無故失蹤了。」

「這和劉星辰有什麼關係?」

「讓你查你就查,而且要儘快!有沒有關係你查查就知道了!」

「好吧!我儘快搞定。還有,以後盡量別主動找我,有什麼進展我會來找你的。」

「知道了!」說完兩邊幾乎同時掛斷。

趙局長望着天花板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累了一天的他準備先短暫眯上一會。可如果他能知道幾個小時後局裡會發生什麼,那現在肯定沒心思睡。不過此刻的他與何天樹一樣,明顯過於樂觀,而且還放鬆了應有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