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門妝娘:將軍快住手
農門妝娘:將軍快住手 連載中

農門妝娘:將軍快住手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緒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雲霓 現代言情 顧景天

某女是個21世紀優秀的化妝師,穿越後,靠着這個就開始養家糊口,發家致富了
一不小心碰見了了一個土生土長的狼崽子……「哎哎,你在幹什麼,手往哪裡放!」「做什麼呢,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啊,本姑娘賺點錢容易嗎!」然後,就被吃窮了
哼,種田是根本,賺錢是目標,至於你……對對對,別看別人,就是你將軍,養你是心甘情願
展開

《農門妝娘:將軍快住手》章節試讀:

第二章 手撕繼母


夏雲霓再醒來的時候,是在一處破茅草屋裡。

難道是又穿了?

稍微一動,全身都像是被壓路機碾過般的酸痛,像是在提醒她昨夜發生了什麼。

門被吱嘎一聲推開,一身麻布衣服的男人端着一個破碗走進來,她下意識地拉過被子蓋住身體,可隨即一想,她一個現代穿越而來的高級化妝師,怎麼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能這麼慫包?

看身形倒像是昨晚那個男人。

「昨晚是你救我的?說吧,你要多,多少錢,先欠着」夏雲霓微抬下巴,努力做出一副理不直氣也壯的樣子。

顧景天被她逗得輕笑出聲,這一笑,臉上鋒芒畢露的線條也瞬間柔和了不少。

夏雲霓下意識地捂住了老鹿亂撞的心口,紅霞一寸寸地攀上了臉頰,失貞給這麼個男人似乎也沒什麼難過的了。

強行按耐下情緒,夏雲霓正要開口挽尊,就聽到外面有人大聲叫罵道:「夏雲霓你個小賤蹄子,老娘今日非要把你浸豬籠不可。」

竟是她那個繼母找上門來了。

做出那等事,還敢先發制人讓她去死?叔可忍嬸兒也不能忍。

好不容易得來的大好青春,可不能就這麼沒了。

夏雲霓當即擼起袖子,氣勢洶洶的操起牆角立着的一根扁擔就要往外沖,可轉念一想,她長於打嘴炮和尬戲,又不長於動手打架,又在顧景天的注視中訕訕地將扁擔放了回去。

匆忙整理了一下衣裙,夏雲霓這才發現她身上穿得齊整,竟還是那身僕婦衣服,原來昨晚沒發生什麼啊。

她一拉開門,外面越來越響的叫罵聲就戛然而止。

掃了一眼院子里擠着的那群村漢,夏雲霓眼睛快速眨了兩下,眼淚就順着臉頰蜿蜒流下,她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道盡無盡凄楚的一聲娘打斷了夏老太的話。

「你個小賤蹄子,我讓你和人私奔,壞了我夏家村的名聲,就得拉去浸豬籠。」夏老太伸手就來扯她頭髮。

夏雲霓不動聲色的一躲,讓夏老太抓了個空,心裏膩煩透了,上輩子精心護理也是個半禿,這輩子好不容易有了怎麼一頭濃密毛髮,這一個兩個的都來扯,扯禿了怎麼辦!賠得起嗎?

「我這可是為了咱們夏家村才逃婚的!」夏雲霓一邊說,一邊淚如雨下,她委頓在地,全身寫滿了弱小可憐又無助。

夏老太被她說得一愣,夏雲霓見效果顯著,連忙再接再勵:「我知道娘是為了讓妹子能有套金首飾做陪嫁,到了婆家也好體面,這我不怪娘,可娘既然為了妹子考量就該知道昨晚上那疤爺可是將我扔給一群家丁羞辱,夏家好歹也是縣裡大族,他這麼做就是在打夏家的臉,以後夏家女兒還怎麼嫁人?」

夏雲霓彷彿能聞到自己一身衝天的婊味兒,她說的沒有半句假話,只不過斷章取義了些,足夠唬人就行。

原本被夏老太請來作證行刑的夏家族老此時面面相覷,更有脾氣爆的已然罵出聲來。

夏老太眼見不好,眼珠一轉,就來扯她夏雲霓的衣服:「你個小蹄子還敢撒謊,在家的時候就看你跟那顧獵戶眉來眼去的,和人私奔還敢扯謊,快拉去浸豬籠,也省得疤爺遷怒了咱們。」

這招怎麼拆?

從穿越而來時間就一直疲於奔命自保,她對原來那個夏雲霓和顧景天到底怎麼回事不甚明了,腦子光速運轉着,卻只委委屈屈地低聲哽咽着:「娘怎麼能往我身上潑髒水,我……」

她還沒想出來對策,就被一道低沉男聲打斷:「自我來夏家村,人品有目共睹,此番不過是看夏家妹子遭了大難,這才忍不住出手救人。」

「況且,夏家妹子守貞痣尚在,一看便知。」

夏雲霓眼中激動簡直要滿溢出來,天降及時救兵啊,她連忙收斂了情緒,哽咽道:「原本不欲把娘做的事抖出來,既然娘非要如此,雲霓也知道讓大家知道個清楚了。」

她剛剛福至心靈,突然想起來原來那夏雲霓常常被夏老太借故責打,點了守貞痣的那條胳膊上遍布疤痕,正好將夏老太原來做下的惡一朝清算了。

她微微垂首,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隱忍樣子擼起衣袖,隨着紅色守貞痣映入眾人眼帘的,是雪白肌膚上遍布的各式各樣的傷疤。

眾皆嘩然,從剛剛,夏雲霓便已決定,重活這一回,她可要儘快和這一家子極品脫開關係,免得以後天上打雷劈她們,不小心被連累了。

她連忙趁熱打鐵道:「雲霓也怕牽連到家裡,不如,不如族老們做個見證,幫雲霓分個家,娘還要養弟弟,雲霓就只要父親留下的東西就成了。」

說著,她快速眨了幾下眼睛,淚水便止不住的往下流,很快便**一大片的衣服,一看便是受足了委屈。

家裡現在的東西可都是夏雲霓的爹留下的,夏老太登時就怒了,伸手就要來扯夏雲霓的頭髮,夏雲霓忍痛割愛讓她扯了,卻一手掐住了髮根,明明不痛,偏讓她嚷得驚天動地。

「作孽啊。」

「沒想到雲霓受了這麼多委屈,還這麼懂事兒,真真是個心善的。」

一時之間,被她一番作態勾起一片慈母心的嬸子大娘們紛紛出聲維護起夏雲霓來,更有甚者,幾個熱心嬸子已經趁着伸手拉夏老太的功夫,下狠手去掐夏老太了。

夏雲霓心底暗爽,果然尬戲比直接動手和這般結實的夏老太打要好得多,還是她最聰明最婊了。

「這女娃分了家可是不能立戶啊,非得嫁人不行。」一位族老沉吟道。

夏雲霓驟然被潑了一頭冷水,這可怎麼辦,她側頭看向旁邊雖然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卻玉樹臨風,氣度不凡的顧景天,心頭老鹿又撒着歡地蹦躂起來。

「那個……」

「救人救到底,讓夏家妹子暫時落到我戶頭上。」顧景天看了半天夏家的鬧劇,突然插嘴道:「夏家嬸子怕她連累夏家全族,我孑然一身自然不怕。」

萬歲!這顧景天果然是對她有些意思吧?

夏雲霓心頭老鹿驟然加速,以一百二十邁的速度撒起歡來。

突然,顧景天轉過頭,正對上夏雲霓一雙水潤的星星眼。

糟糕,花痴救命恩人被發現了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