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妻難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醫妻難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連載中

醫妻難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棋局忘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尤念爾 現代言情 魏勒謙

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他卻在婚後背叛自己,到處拈花惹草,還把她送給別的男人,一切都是為了錢
好,既然你要錢,那我就找全H市最有錢的男人,借他的手狠狠報復渣男!可她卻沒想到,本該是復仇者,卻被這個冷傲的男人吃得死死的,原來她一直愛錯了
展開

《醫妻難追:封先生套路太深》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孩子死了沒


  夏季的颱風夾雜着暴雨席捲而來,玻璃窗在颶風撞擊中與窗框發出令人害怕的響動。

  劇烈的響聲將尤念爾驚醒,她起身下床,別墅像往常一樣沒有半個人影,只有嬰兒房裡隱約傳出幾道孩子的哭聲。

  她走進嬰兒房,自己的孩子躺在沙發上,而保姆則睡在大床上。

  屋外狂風四作,可嬰兒房的窗戶並沒有關上,窗戶正對着沙發,夾風帶雨吹得孩子一張小臉蒼白毫無血色。

  尤念爾急忙抱起自己的孩子,可她這一抱,才發現孩子的體溫異常的高。

  「翁姨,你是怎麼回事?外面這麼大的風為什麼不關窗戶!」

  孩子發了高燒,她第一個想法就是打電話給自己的老公魏勒謙。

  可當電話撥出之後,她的心越發冰涼。

  「什麼事?」

  魏勒謙急促而又不耐煩的聲音傳來,伴隨着的還有女人的嬌喘聲。

  孩子的體溫越來越高,尤念爾已經沒有心思再去計較她老公在外面是不是還有別的女人,只心急的向他說明情況。

  「尤念爾,你這個媽是怎麼當得!」魏勒謙的語氣沒有絲毫焦慮,反而更加的不耐煩,「生病就送醫院,這麼點小事還要打電話給我,我很忙,沒時間對付你。」

  「可是……」

  「嘟!」

  尤念爾面朝窗外,看着那陰森灰濛的天色,抱着孩子的手頓時緊了緊。

  電話掛斷了。

  在他們母子最需要人照顧的時候,那個男人,那個她用貞潔和生命換回來的男人,卻忙着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逍遙快活。

  她苦笑,自從她嫁進魏家,這五年來,不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魏勒謙的確達成了當日娶她的諾言,可除了一本證,他從未給過她正常的夫妻生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懷中的溫度越來越燙,她實在沒有時間多想,抱着孩子就要往外面沖。

  可剛打開大廳的門,狂風暴雨就如海浪般將她和孩子推了回去。

  「少奶奶,我看你還是別自作主張了,這麼大的雨,就這麼把孩子抱出去肯定會淋濕,到時候病情加重了少爺又要怪你了。」

  這話聽上去像是關心,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是怎麼才會發高燒,尤念爾就一肚子的火。

  「翁姨,如果你沒有把毯子當枕頭,再關上窗戶的話,孩子就不會發高燒。」

  被女主人點名怪責,可翁姨卻絲毫沒有半點愧疚,反而還理直氣壯。

  「你可不能這麼說啊,怎麼能怪我呢?好歹我也是看着少爺從小長到大的,在這個家呆的時間比少奶奶可長久的多。」

  明明是女主人,可在翁姨口中,尤念爾的地位還不如一個下人。

  但可悲的是,這確實就是魏家的真實情況。

  翁姨在魏家已經呆了四十多年,就連魏勒謙都是她一手帶大的,自然會特殊一些,再加上魏勒謙對尤念爾的不在乎,就連下人都敢騎在她頭上。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能讓魏勒謙如此對待她。

  而這個答案,恐怕只有魏勒謙知道。

  而此時的魏勒謙,正在別的地方瀟洒。

  「魏公子,剛才那通電話是誰啊,瞧你這眉頭都皺成一塊兒了。」

  女人乖巧的聲音很得他的心意。

  可一想到那個人,魏勒謙的臉色就板了下來。

  「除了那個沒用的女人還能有誰,為了一點小事就來打擾我,遲早把她給休了。」

  「魏公子,可你們還有一個孩子呢,看在孩子的面兒上,哪能那麼容易離婚,魏公子只管哄我。」

  魏勒謙滿臉不屑,「呵,就她那個孩子,還指不定是誰的,五年前她當著我的面都敢跟別的男人好上,後來就懷了孩子,怎麼能肯定那孩子不是別人帶進去的種?」

  「啊,是這樣啊……」黎雅倩故作吃驚,「原來魏家少奶奶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呢。」

  魏勒謙手中的煙頭戛然熄滅,煙蒂被他粗魯的扔在地上。

  那段在尤念爾心中如噩夢般的犧牲在他口中全然變了樣,而他甚至還在聽到「魏家少奶奶水性楊花」的污衊性言論時,頓覺自己被戴上了綠帽子。

  「不說這個了,魏公子,聽說您跟國外的財團要合作了,那可是國際上都很有名的大財團呢,一定是個不錯的項目吧。」

  見他面色不好,黎雅倩十分知趣的轉了話題。

  一提到錢,魏勒謙嘴角的弧度才漸漸緩和。

  「還沒定呢,他們家的CEO特別拽,我約了三個月都沒有約到,據說昨天剛下的飛機。」

  「那魏公子打算怎麼搞定他呢?」

  黎雅倩說著,小鳥依人的趴在魏勒謙肩頭,用無比崇拜的眼光仰視着他。

  魏勒謙就是喜歡這種女人,在她們眼裡自己就是天,就是一切,而尤念爾只會給自己添堵。

  就像是應驗一樣,在魏勒謙正想誇耀一番時,尤念爾又打來了一通電話。

  兩通電話相隔只有十分鐘,僅僅如此就足以讓魏勒謙厭煩。

  「又有什麼事?」他的語氣不覺加重。

  「孩子……」

  「整天就知道孩子,孩子死了沒,沒死就別給我打電話!」

  「魏公子別生氣,為了一點小事生氣不值得。」

  尤念爾在電話那頭清清楚楚的聽到魏勒謙在黎雅倩的安撫時,還在不間斷對自己辱罵。

  可她實在是沒有辦法,才會再打一次電話。

  颱風實在是太大了,她又不會開車,翁姨偏偏又說沒有魏勒謙的准許,魏家的司機不得擅自行動。

  「孩子高燒的越來越厲害,你如果還有點良心的話,就讓司機送他去醫院。」

  然而,尤念爾的憤怒,換來的卻是魏勒謙的不屑輕哼。

  不過片刻後,他忽然改變了想法。

  魏勒謙淡眉不懷好意的輕挑,對着電話那頭的尤念爾命令道:「要司機送也可以,你馬上到酒店去,人一到我立馬讓司機送孩子去醫院治療。」

  讓她去酒店?

  沒想到魏勒謙竟然一點都不避嫌,現在讓她去酒店能看到什麼,除了一地的污穢外,尤念爾根本想不到他的目的,是讓她去自取其辱么?

  可無論如何,為了自己十月懷胎才生下的孩子,區區一個酒店而已,她不會怕。

  「好,我馬上就過去,你可別……」

  又是一串刺耳的「嘟」鳴,魏勒謙根本不給尤念爾任何叮囑的機會,毫不留情的再次掛斷。

  半小時後,尤念爾如約來到酒店。

  酒店頂上三個金色的大字十分刺眼,她停了停,而後還是走了進去。

  御瀾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