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首席奪愛:復仇計劃太傷人
首席奪愛:復仇計劃太傷人 連載中

首席奪愛:復仇計劃太傷人

來源:有書閣 作者:喬纖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纖柔 凌宇 現代言情

「不要,畜生,你放開我,你放開我!」女人拚命的掙扎着
不管怎麼掙扎,都掙扎不出男人的禁錮
幾個身形強壯的男人,做着令人不齒的勾當,人性的醜惡在這一刻徹底暴發
....展開

《首席奪愛:復仇計劃太傷人》章節試讀:

第五章 保護喬纖柔


「纖柔,你這是怎麼弄的?」梅若塵找到喬纖柔的時候,看到的是嘴角還沒有消腫,黑色禮服上,粘着些可疑的白色的液體。這些液體粘在那種地方,實在是讓人想不想入非非都難。好像,她剛跟誰親熱過似的。

要知道,喬纖柔才十七歲。她是喬氏集團惟一的繼承人,像早戀這種事,是絕對不能發生在她身上的。

話再說回來了,就算是真的發生在她身上,她也不能在公眾場合,和那個男人親熱。

如果這兒不是商業舞會,梅若塵肯定以為她剛才是跟姚天岳在一起。

喬纖柔一臉委屈的說道:「剛才有個liumang……」接觸到梅若塵眸子里的嚴肅的時候,把到唇邊的下半句又咽回肚子里。

在她看來,瀟凌宇就是個liumang,一個十足十的liumang。她還沒答應他的要求,他就低下頭想吻她。吻她不成,又把牛奶散了她一身。

在梅若塵看來,就算那個男人真是個liumang,也不能這樣說。因為,今天晚上來慘加舞會的,都是在A市有地位、有身份的人物。

就算那個男人剛才真的對喬纖柔作了什麼,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前,稱那個男人是liumang。

拉着喬纖柔的手,腳步輕快的向更衣室走去。一邊走一邊問:「那個男人是誰,他都對你作了些什麼?」在心裏思索着,是那個男人敢動她的寶貝。

喬纖柔抿着小嘴,用委屈的聲音說道:「他說,他是瀟氏集團的總裁瀟凌宇,他要我作他的女朋友。我還沒答應,他就想吻我。情急之下,我退開他,結果、他手裡的牛奶、散了我一身。」

原來只是牛奶,梅若塵提着的心這才放回肚子里。剛才看到喬纖柔的時候,她還以為喬纖柔跟某個男人纏綿過。現在看來,是她多心了。

來到更衣室里,梅若塵給喬纖柔選了身粉色的禮服。

今天晚上,為了讓喬纖柔能給眾人留下深刻的印像,她給喬纖柔選了三套禮服。一套是黑色的小禮服,另一套是紅色的復古式旗袍,這身粉色的是積中國古典旗袍跟西洋古裝如一體的連衣裙。

「纖柔,那個瀟凌宇不是個好惹的人,你最好別跟他來往!」梅若塵扶着喬纖柔,讓喬纖柔站好了以後,給喬纖柔拉背後的隱行拉鏈。

喬纖柔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再看向眸色微垂,正在認真給她拉、拉鏈的梅若塵。嘴角上揚,揚起了一抹小孩子般天真的笑容,笑盈盈的說道:「阿姨,我向你保證,我絕對不招惹他。」微頓,繼續問道:「如果他有意要招惹我,我怎麼辦?」

說著想轉過身來,跟梅若塵面對着面,看着梅若塵的表情。

梅若塵正在給她整理衣服的手,輕輕的扶住了她嬌俏的身軀,聲音柔軟中帶着一絲嬌柔的說道:「別動。」

動來動去的,怎麼給她整理禮服啊?

喬纖柔站直了身子,讓梅若塵繼續給她整理禮服。

梅若塵笑盈盈的說道:「只要你跟在阿姨身邊,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敢來招惹你!」說話的時候,全是笑意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喬纖柔熟悉的嚴肅。

在喬纖柔看來,她就像母親一樣,守護着自己,讓自己免受傷害。

耳邊,是梅若塵溫婉的聲音:「纖柔,你是喬氏集團惟一的繼承人,你的一舉一動都代表喬氏集團,代表你去逝多年的媽媽。」微頓,繼續說道:「像今天這種錯誤,下次不能再犯了。」

在心裏猜測着,瀟凌宇為什麼要讓喬纖柔作他的女朋友?是因為喬氏集團嗎?還是別的原因?還有那杯牛奶,更是可疑。

在梅若塵看來,那杯牛奶,是瀟凌宇故意散在喬纖柔身上的。如果真是他故意散在喬纖柔身上的,事情就麻煩了。

牛奶散在黑色的禮服上,又是散在那種地方,怎麼看,都像是跟某個男人親熱時,身體里溢出來的液體。

喬纖柔是單純的小女生,對這種事一點兒都不知道。跟她想比,梅若塵的腦子,比電腦還要好使。只一會兒的功夫,就找出了原因。

梅若塵給喬纖柔整理好了衣服以後,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拿出手機來,撥了一個電話號。在電話接通了以後,對着電話那端的男人壓低了聲音,交待了幾句。然後掛了電話,站起身來,向喬纖柔走過去。

喬纖柔眨着明亮的大眼睛,用不懂的眼神看着她。這個眼神好像在問:「阿姨,你為什麼要讓人保護我?難道說,今天晚上有對我不利的人?」

雖然梅若塵壓低了聲音,她還是聽到了梅若塵的講話內容。

梅若塵來到她面前,張開雙臂,把她嬌媚的身軀,給輕輕的擁進懷裡。聲音柔潤,全是母親對女兒的痛愛,緩緩的響了起來。

「我的纖柔不聽話,我只能多找幾個人,來幫我看着我的纖柔。」說話的時候抬起手來,輕輕的點了下喬纖柔的額頭。

喬纖柔讓她說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手來,輕輕的揉了揉額頭,用嬌媚的聲音說道:「阿姨,我剛才是累了,不是不聽話!」

「阿姨知道!」喬纖柔的聲音剛落,梅若塵嬌媚的聲音,接着響了起來。

……

「瀟總,你看能用嗎?」舞會的角落處,燈光照不到的地方,白肖傑把數碼相機遞到瀟凌宇的手裡。

瀟凌宇點開數碼相機的開關,看着照片里喬纖柔嬌媚的身段,跟微腫的唇瓣,和黑色禮服上,那些可疑的牛奶漬。

嘴角上揚,揚起了一抹陰險的表情。在心裏說道:「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知道這些是牛奶!」

他在散牛奶的時候,故意把牛奶散在了喬纖柔的雙腿間。黑色的禮服粘上白色的牛奶,怎麼看、怎麼曖昧。再佩上她微腫的唇瓣,就更加讓人想如非非了。

本來打算要親自吻她,在看到她微腫的唇瓣的時候,瀟凌宇心裏甜絲絲的,全是陰謀得逞的歡喜。

「明天見報!」瀟凌宇把數碼相機遞給白肖傑。

白肖傑接過數碼相機來,低下頭看向數碼相機的眸子里,閃爍着深入骨髓的仇恨跟輕微的狠戾。在心裏說道:「孟驍森,你給我等着!」

算計喬纖柔是為了殺死孟驍森,給他的親人報仇。

在白肖傑看來,不毀掉喬氏集團,就休想殺死孟驍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