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伏天氏
伏天氏 連載中

伏天氏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凈無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餘生 葉伏天 奇幻玄幻

東方神州,有人皇立道統,有聖賢宗門傳道,有諸侯雄踞一方王國,諸強林立,神州動亂千萬載,值此之時,一代天驕葉青帝及東凰大帝橫空出世,東方神州一統! 然,葉青帝忽然暴斃,世間雕像盡皆被毀,於世間除名,淪為禁忌;從此神州唯東凰大帝獨尊! 十五年後,東海青州城,一名為葉伏天的少年,開啟了他的傳奇之路…...展開

《伏天氏》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此間少年


神州歷9999年秋,東海,青州城。


  青州學宮,青州城聖地,青州城豪門貴族以及宗門世家內半數以上的強者,都從青州學宮走出。


  因而,青州城之人皆以能夠入學宮中修行為榮,旦有機會踏入學宮,必刻苦求學。


  然而,似乎並非所有人都有此覺悟。


  此時在青州學宮的一間學舍中,便有一位少年正趴在桌上熟睡。


  講堂之上,一身穿青衣長裙的少女也注意到了這一幕,俏臉上不由浮現一抹怒意,邁開腳步朝着正在睡夢中的少年走去。


  秦伊,十七歲,青州學院正式弟子,外門弟子講師,容顏美貌,身材火爆。


  學舍中,一雙雙眼睛隨着秦伊的動人身姿一起移動着,哪怕是生氣,秦伊邁出的步伐依舊優雅。


  「這傢伙,竟然又在秦師姐的講堂上睡覺。」似乎這才注意到那熟睡的身姿,周圍許多少年都有些無語,顯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以秦師姐的容貌和身材,哪怕是看着她也足以令人賞心悅目,那傢伙腦子裡究竟裝的什麼。」


  在諸多講師當中,秦伊絕對是人氣最高的講師,沒有之一,至於原因,只要看到她便能明白,不知多少人將之奉為女神,她的講堂,從來都是將學舍擠滿為止。


  在秦伊的講堂上睡覺?這簡直是對女神的褻瀆。


  秦伊的步伐很輕,走到少年的身邊之時沒有發出一點聲響,她站在桌前,看着眼前那酣睡中的面孔,她的美麗容顏上布滿了寒霜。


  「葉伏天。」一道輕柔的聲音傳出,不過卻並非是從秦伊口中喊出的,而是來自葉伏天的身後。


  似乎是在睡夢中聽到有人喊自己,葉伏天的身子動了動,雙手撐着腦袋,悠悠的睜開眼睛,朦朧的目光下,映入眼帘便是一道秀美身影!


  「媳婦。」葉伏天情不自禁的低語了一聲,他的聲音很輕,像是在自言自語,然而在此刻安靜的環境中,這聲音依舊顯得格外的突兀,只一瞬間,許多道目光凝固在了空氣中,隨即又化作憤怒。


  「他竟然敢……公然輕薄秦師姐?」


  「這厚顏無恥的傢伙,混蛋。」一道道憤怒的目光像是化作利劍,使得葉伏天打了個冷顫,像是感覺不對勁,他的目光抬起,隨後便看到了一張精緻如玉卻滿是怒火的臉龐。


  「額……」葉伏天一臉黑線,怎麼是秦伊?喊他的人不是晴雪嗎?


  回頭看了一眼,便見到一位十五歲的清純少女正對着他怒目而視。


  葉伏天掃了一眼少女,隨即暗罵一聲,被害慘了。


  「秦師姐,我……」葉伏天剛想解釋。


  「葉伏天。」秦伊冷漠的將他打斷,道:「青州學宮是在什麼背景下創立?」


  很顯然,秦伊是要迴避剛才的尷尬,轉移話題,但她此刻的怒火,葉伏天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他甚至隱隱感覺到從秦伊身上流動出一縷縷劍意,鋒利刺骨,刺痛着他的每一寸肌膚。


  「三百年前,東凰大帝一統東方神州,下令天下諸侯創建武府學宮,興盛武道,青州學宮便是在此背景下創立。」葉伏天回應道,當然他所說的是正史記載,在家族中他所看到的野史中還有另一個名字存在,然而,那禁忌之名,卻決不允許被提及。


  「修行有哪些職業?」秦伊再問。


  「修行可分武道和術法,修武有戰士、騎士、劍客等許多職業,修術法者有法師、丹師、煉器師等諸多職業,且法師又分多系,當然也有天賦異稟者武法兼修。」葉伏天回應。


  「你似乎還遺漏了一種職業。」秦伊神色肅穆,很認真的問道。


  「當然不會遺漏?」少年的臉上露出一抹神聖的光輝:「神州公認的最強職業,得上天眷顧者,天命法師,擁有上蒼賜予的天賦,那些天賦罕見之人,如召喚師、馭獸師,星術師,絕大多數都出自天命法師,天命法師無論修行武法,都能比他人擁有更強的天資。」


  周圍諸人都心馳神往,天命法師,傳奇職業,承天命,得上蒼眷顧。


  「不僅如此,即便是最普通的天命法師,也天生適合武法兼修。」秦伊目露憧憬,隨後看向眼前的少年,又有些憤怒道:「沒想到你對此了解不少。」


  「當然。」葉伏天看着秦伊,認真的道:「我就是一名天命法師。」


  「噗……」不遠處一名正在喝水的少年猛的嗆到,劇烈的咳嗽着,周圍一雙雙目光望向葉伏天,像是看白痴般。


  世間竟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不愧是青州學宮的傳奇人物,不僅公然調戲秦師姐,如今又謊稱自己是天命法師,為了吸引秦師姐的注意?


  然而,他是什麼人,入學宮修行三年,一直在覺醒第一境聚氣境徘徊不前,身體孱弱,顯然煉體都沒有完成,如此平庸甚至堪稱廢柴的人物,說自己是天命法師?


  這還要不要臉了?


  秦伊氣息又一次起伏,她憤怒的看着葉伏天:「既然你是天命法師,自然命宮有魂,將你的命宮之魂釋放讓我看看。」


  「我的命魂還在沉睡,無法召喚而出,我在講堂上入睡也是因為命魂的緣故。」葉伏天平靜回應。


  「葉伏天……」秦伊忽然間大聲喊道,美眸死死的盯着眼前少年,道:「三年前,你十二歲入學宮,那時我還是外門弟子,參觀你們天賦檢測,你對靈氣感知為天品,震驚學宮,許多師長關注,然而之後三年來,未有寸進,始終停留在覺醒第一重聚氣境,終日無所事事,懶惰不堪,在講堂上心不在焉,你究竟有沒有修行?如今,你又謊稱自己為天命法師,講堂入睡也以此為借口。」


  「三年來,無論是春闈還是秋闈大考,你全都棄權,直接名列學宮倒數第一,葉伏天,你究竟有沒有廉恥之心?」


  伴隨着秦伊憤怒的咆哮,整間學舍變得寂靜無聲,落針可聞,諸人的目光凝望着秦伊激動的容顏,似乎,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秦師姐如此模樣。


  葉伏天似乎也被鎮住了,那雙漆黑的眸子凝視着面前因憤怒而通紅的精緻容顏。


  「三年了嗎。」葉伏天心中低語,沒想到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三年,而命宮中的傢伙,還是一點沒有變化,而且他有些意外,向來冷漠的冰山性感女神秦師姐,原來竟一直關注着他,從當年他踏入學宮檢測出天品感知天賦就已經開始了。


  空間一片死寂,秦伊美眸凝視眼前的少年,線條清晰的英俊面孔,乾淨深邃的眼睛燦若星辰,十五歲的年齡,除了體型偏瘦之外,挑不出其它毛病,再過三兩年,必是一位美男子。


  「我的語氣是不是太重了些?」秦伊見葉伏天眼角似有幾分落寞之意,不由得心中暗道,怒意便也消散了幾分。


  「還有一個月時間又到秋闈大考,這次你若還是棄權或者不合格,即便餘生為你說情也沒用了,學宮不會再允許你繼續留下,你究竟明不明白?」秦伊繼續道,學舍中的人目光一凝,看來學宮對那傢伙是忍無可忍了。


  終於,要被青州學宮逐出了嗎?若是如此,恐怕將載入青州學宮史冊了,畢竟能夠被青州學宮逐出,也是及其罕見的。


  「他走,我走。」在最後面,一道淡漠的聲音傳來,不少人望向那坐在角落中的少年,眼神複雜,有羨慕、嫉妒、也有崇拜、畏懼。


  「學宮中已有決定,餘生無需參加明年的春闈,可任意挑選學宮戰樓、騎士團,以及術法宮任意一宮修行,他的未來,不能再受你連累了。」秦伊看着葉伏天嘆息,他和餘生兩人的命運,終將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連累?」葉伏天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有些玩世不恭。


  「閉嘴……」坐在後面餘生站起身來,那雙眼眸透着璀璨的鋒利光芒,刺向秦伊。


  「坐下。」葉伏天頭也沒回,淡淡的說到,餘生的目光一滯,看着前方的背影,隨後安靜的坐了下去,彷彿葉伏天的話對他而言,便是鐵令。


  「我決定…………」葉伏天臉上露出一抹略顯輕狂的笑容,看着秦伊道:「正式參加今年的秋闈大考了。」


  後面,餘生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璀璨的光芒。


  三年了,他終於,要認真了嗎?


  青州學宮三年修行,學宮之人皆都只知道他餘生天賦絕倫,金系屬性感知力天品,武道天賦也奇高,可法武兼修,雖是外門弟子,境界卻比許多講師還要高。


  然而,誰又真的了解那沉睡的少年?


  「你身體孱弱,依舊還停留在覺醒第一重聚氣之境,即便參加秋闈大考,如何能過?」秦伊看着葉伏天,心中暗嘆,即便如今奮起,怕是依舊晚了。


  「若是過了呢?」葉伏天似乎一點沒有自知之明,語氣中有着強大的自信。


  「你若能過,以後講堂上你想做什麼都行。」秦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