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某科學的古武無雙
某科學的古武無雙 連載中

某科學的古武無雙

來源:常讀 作者:曲溟貞德南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冥土追魂 遊戲動漫 王宇

古武、修真、魔法、異能,這四者碰撞在一起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魔禁超炮同人,主要以動漫為主,單女主炮姐 新人處女作,若有與原著設定不符之處,請多多諒解(查資料和校對是真的困難)展開

《某科學的古武無雙》章節試讀:

第三章 再臨攘夷戰場


「咦,這又是哪?」上官羽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不在病床上了,站起來一看,「這.......這裡是......之前我死的地方?」

不錯,上官羽又回到了第一章的那個戰場上,一樣的戰場,一樣的景色,一樣的寂靜

上官羽已經徹底崩潰了,「霧草,勞資混的到底是同人流還是無限流,無限流里也不帶你這麼玩的啊,主神空間呢?最起碼穿越平台或者穿越系統之類的要給我整一個,我現在已經懵逼了,有沒有隨身攜帶的老爺爺啊,出來回個話解釋一下啊!」

好一會兒,上官羽才停止了胡言亂語,也徹底的對自己的金手指死心了,看來就是個普通的穿越,啥金手指都沒有。

上官羽坐在地上,突然發現戰場上一點聲音都沒有,也沒有任何敵人冒出來。上官羽暗自疑惑,打量着周圍,明明是戰場,一具屍體都沒有。突然上官羽發現了之前拿過的那把刀,回想當時的情況「在我拿刀之前這裡一點聲音也沒有,當我拿起刀的那一刻,整個戰場好像才開始活動起來,現在這樣好像被時停了一般」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上官羽沒有立刻拿起刀,反而向遠處的一處高地跑去,登上去後,望向遠處,偌大的戰場上空無一人,「果然,雖然不知道具體原因,但這應該不是穿越,我只穿越了一次,就是到魔禁世界,那麼問題來了,這又是什麼地方,我究竟為什麼來到這」

上官羽一邊思索,一邊回到了刀的旁邊,俯下身來開始仔細的觀察這把刀,然而上面啥字都沒有,上官羽很是不解,決定直接拿起刀。

果然拿起刀的那一刻,整個戰場就開始喧鬧起來,一個武士沖了出來,上官羽沒有正面交戰,而是直接向外跑去,武士明顯沒想到上官羽會跑,愣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立即追了上去。

「怎麼還是沒人?」上官羽已經跑出了七八百米了,大口的喘着氣,戰場上雖然有着喊打喊殺的吼聲,刀劍相撞的鳴擊聲,但就是沒有人。

「我擦,這™不會就是個BGM吧!」上官羽放棄了找人的舉措,立刻舉刀回防。和武士對峙了起來,那名武士也是有些喘氣了,看到上官羽突然停下,懷疑有詐,立馬停下腳步,舉刀。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上官羽突然發出質問,準備套話。

那名武士估計也想先拖一會兒時間,恢復體力,對上官羽吼道:「快放下刀受死你們這些造反者」

「造反者?」上官羽有些疑惑,怎麼還帶劇情的,「我想我們有些誤會,我是被騙過來的,我的家人被一群人給抓了,他們要我來這裡戰鬥,說如果我能活下來就放了我的家人,但我真不知道這是在造反」上官羽立刻戲精附體,把武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但武士也沒有放下戒心,還是舉刀防守。

「即使這樣你也別想逃,幕府已經頒佈『廢刀令』了,你已經違反規定,你必須要死!」武士先是一愣,然後惡狠狠的咆哮道。

「那就沒辦法了」只見上官羽突然大步向前,先發制人,武士也馬上反應過來了,擋住了上官羽的刀。

伴隨着刀刃撞擊聲,不一會兒,雙方就來來回回過了好幾招,打了個旗鼓相當。隨着時間的推進,上官羽慢慢的進入狀態了,思維越發的敏銳。

「喝!」上官羽一個回檔,將武士震開,趁着對面空門大開,上官羽一個直刺,將刀插入武士的左胸,一刀將武士斃命。

「嘔~」上官羽突然有些反胃,和上次不一樣,上次殺人是為了自己活下來,整個人腎上腺激素爆發,人處於亢奮狀態,殺了人沒啥感覺,而且很快又被宰了,但現在不一樣,上官羽已經知道了這整個戰場都是假的,雖然不知道原理。

雖然殺了人,但上官羽卻沒有任何負罪感,既然都是假的了,何必這麼較真,只要最後不要變成像前期的一方通行那樣以殺人為樂就行。有反胃的感覺純粹是因為正常的生理反應。

雖然在想着事情,但上官羽沒有放下警惕,上次是怎麼死的他到現在都記得,

「在戰場上也敢分神」

這句話,上官羽恐怕會一輩子記住,這是他用「命」得來的教訓,這也導致了以後上官羽養成了在戰鬥前就開始警惕,哪怕是將敵人殺死後也不會放下戒心的「好習慣」,這個「好習慣」在將來多次救了上官羽的命,當然這些是後話了。

鏡頭轉回到戰場上,果然,原本背後空無一人的場地上突然冒出來又一個武士,「等的就是你」上次被坑了,這次上官羽早就有了防備,只見上官羽向左壓低了身子(接近於蹲着的高度),一個錯身,躲開了對面的背刺,武士有些驚訝,打算回防(你十七張牌你能秒我),只見上官羽雙手緊握着劍,自下而上用力的刺進了武士的頸部(兵長:律師函警告),劍瞬間插入了武士的後頸,從前面捅了出來,「當~」一聲,武士手上的劍掉落在地,雙手捂着脖子,不可置信的瞪着上官羽,眼中充滿了不甘「瞪什麼瞪,不就是被秒了而已,當初某絕地科學家能被人十七張牌秒了,憑什麼不能一刀秒你」

上官羽殺死了武士後,沒有放低警惕心,果然,不遠處走來一個人,上官羽神色凝重,感覺這個人跟剛剛那兩個雜魚不同(你昨天剛被這兩個雜魚乾掉,你這麼說不害臊嗎),這人一看氣場就比剛剛那兩個雜魚要強很多(你還叫上癮了是吧),剛剛殺了兩個雜魚都要這麼費力(隨你了,愛叫什麼叫什麼,與我無關),想要贏這人恐怕不是這麼容易。

上官羽把刀插回刀鞘中(刀鞘別在腰間),回憶了一下剛剛在病房裡砍出的那一記拔刀斬,左手拿着刀鞘,右手放在刀柄上,雙眼眯着,死死的盯着那人靠近。近了,近了,十米,九米,八米......四米,三米,兩米!距離夠了,上官羽突然暴起

「拔刀-斬!」

一陣寒光閃過,上官羽直取敵人脖子,「當~」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他擋住了,上官羽雙手一麻,急忙回撤。

「你的攻擊意圖太明顯了,的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脖子上」那人並沒有追擊,反而悠哉悠哉的和上官羽說話,「那麼接下來,該我了」(眾所周知二次元的打鬥都是回合制的)

「叮~叮~」「當~~」

敵人的攻擊十分凌厲,上官羽只能勉強招架,雙手已經被震麻了,只能麻木的格擋對面的攻勢。

「該死,這是什麼人啊,單手揮劍的力量都要比我雙手強了,這實力強的過分了」上官羽暗暗吃驚。

「當~~」一聲巨響後,上官羽終於招架不住了,手中的劍被擊飛了出去,「該死」上官羽暗罵了一句,準備躲閃,卻見敵人壓上身前,一陣刀光,一劍封喉。

上官羽獃滯的看着前方,「嘶——好疼啊!」雙手捂住脖子,倒在了地上,「原來割脖子這麼疼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啊)

眼前一黑,上官羽就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