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棄子如龍
棄子如龍 連載中

棄子如龍

來源:常讀 作者:蘇不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安 都市小說 陳薇薇

「你一個只會賣包子的廢物!憑什麼出人頭地!人脈,資金,機遇,才能,你徐安都沒有!說到底,要沒有那反骨仔留下來的包子鋪,你也早餓死了!」 你們都錯了!我徐安才是那條吟嘯九州的金龍
展開

《棄子如龍》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天佑我徐家,我徐家六子,個個皆是不凡,這一輩算是人才盡出了!」徐長青捻着唇下的白鬍,臉色欣慰。

今日是徐長青的八十大壽,徐家作為燕都頂級家族,來往賓客,都是燕都里名聲響噹噹的人物。

「徐家六子,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恭喜了徐老太爺,徐家要萬年長青咯!」

「這哪裡是六子,分明是六條金龍,有一天要龍嘯九州的!」

徐破岳沉默了一下,抬起頭,很不合時宜地說了一句,「太爺爺,還有七弟的。」

話音剛落,圍着徐長青的徐家五子嗤笑了起來。

七弟?在徐家人看來,不過是一個廢物罷了,怎能和他們並列?徐家七子?多了一個廢物,徐家六子還能稱為六條金龍么!

何況,一個自小被趕出徐家的棄子,能讓他回燕都,已經是莫大的恩典了。

徐長青也笑了一陣,淡淡道,「不管怎麼樣,也是你們的族弟,雖然孬了點,日後活不下去,送點錢過去吧。」

「太爺爺你忘了,徐安可是有一間包子鋪呢!」

徐長青皺了皺眉,「哼,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怎麼,今天又不回來么!」

「老太爺,人已經候在門外了。」

燕都今天連着下了一天的雨,古樸色香的徐家大院外,一個有些瘦弱的年輕人擎着傘,穩穩立在雨中。

徐家大院前,一個身着白袍的老人,面容有些不忍,看着被雨打**半邊身子的年輕人。

「徐安,你生氣么?」白袍老人問道。

徐安搖了搖頭。

「不想爭口氣么?要知道,裏面的人,肯定都在說徐家只有六子,第七子是廢物。」

徐安笑了笑,「我還能掩住他們的嘴不成。」

白袍老人目光深邃地看了徐安一眼,淡淡轉過了頭,他發現,他有點看不透徐家人口中的廢物老七。一個人,堅忍到何種地步,才能這樣風輕雲淡。

他才二十三,哎,老太爺怕是眼濁了一次。

守在徐家大院前的兩個保鏢,卻臉色鄙夷,同樣是徐家人,半分傲骨都沒有,年年來,年年都像狗一樣,守在門口等人叫喚。

「進來吧,老爺子記起你了。」一個體態偏胖的婦人,穿金戴銀,走過來抱着手說道。

「謝謝二姨母。」徐安笑着開口。

甄麗麗撇了撇嘴,隨後冷哼了一聲。作為徐家的媳婦,甄麗麗樂意讓別人看到她的派頭,特別是在這個廢物小輩面前,更顯得自己高高在上。

比如走地毯,甄麗麗特意提醒徐安小心一點,告訴他地毯是意國某位大師手工製作的。

又比如徐安的衣服,一口一聲小乞丐進城,是有多麼的上不得檯面。

最後,甄麗麗頓了頓,「回到洛城,記得幫我給你爸媽燒點紙錢。」

徐安面色陰沉,不動聲色地捏了捏拳頭。

若不是父親徐傲元留下話,他根本不想回來,沒有人喜歡自取其辱,燕都徐家,永遠不是他徐安的根,比起這裡的富麗堂皇,徐安更喜歡洛城裡的那間包子鋪,富源小區里的那套商品小房。

甄麗麗讓十安坐在最靠邊的一張宴台,意圖很明顯,你不算徐家人,趕緊吃一頓飯滾回洛城!

徐安也不拒絕,剛要坐下,忽然發現,三哥徐破岳已經大步朝自己走了過來。

徐破岳步子沉穩,身形矯正,徐家後輩之中,除開那幾個只會花天酒地的紈絝,只有徐破岳算得上翹楚了。

「老七!好久不見。」徐破岳擁住徐安,聲音歡喜。

「老七,跟我去那邊坐。」

「三哥,你知道的,我不想坐那邊。」

「你畢竟是徐家人,和這些堂下客坐一起,丟身份。」

徐安抬頭苦笑,「三哥,我哪還在乎這個,你都忘了,我沒有繼承權的,現在,我不過是一個包子鋪的小老闆。」

徐家七子,只算了六子,哪怕是李長青取名,也故意漏下了徐安,徐安這個名,還是父親替自己取的,寓為人生平平安安。

「喲,我當誰來了,這不是老七嘛,怎麼樣,還過得下去么?」這時,徐破岳身後,又跟來了幾個人,很熟悉,所謂的徐家六子,都到齊了。

徐破岳臉色歉意,沒有想到這幫人也跟着自己來了。

徐安搖了搖頭,示意徐破岳沒事。

「怎麼?包子鋪生意不是日入萬金么,現在要回燕都討錢了?」

各種譏笑,各種廢物滾出徐家的話,轟然炸在徐安的耳朵邊上。

徐安孤身立着,從始至終,沒有爭辯一句。有的人,骨頭是硬給自己看的,不是給外人看的。

「廢物就是廢物,被罵成狗兒了,也不敢吠一聲!」走在最前的徐越海大笑。

「老七,跟我走。」徐破岳有點動氣,壯碩的身子,一下子頂開兩個人,拖着徐安的手,往正席台走去。

越走越近,徐安緩緩放慢了腳步。

他很不願意,看見坐在正席上那個老人,從小到大,家族親情?長輩溫暖?與他沒有半毛錢關係,要不是死去的父親勸他回來,他連徐家大院都不想邁進。

男兒有志,鴻鵠躍天,我徐安,哪怕靠着自己,也會活出一個人樣來!

顯然,徐長青也看到了跟在徐破岳後面的徐安。

沒有笑容,沒有詢問,臉色冷清地瞄了一眼,又轉過了頭。

「太爺爺,七弟回家了。」徐破岳急忙說道。

「徐家後輩,只有六子,何來七弟。」徐長青淡淡道。

旁邊的人跟着嗤笑起來。

「太爺爺......」

徐破岳還要再說什麼,已經被幾個長輩拉住。

徐長青招了招手,徐安明白,往前走了幾步,走到自己所謂的太爺爺面前。

「你缺錢了?十萬夠不夠?」

徐安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

四周一片嘩然,這小廢物莫非是覺得錢少了么,也不找塊鏡子照照自己!老太爺賞你錢,十萬雖然不多,但對於你一個開包子鋪的廢物,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你要賣幾個包子才能攢到十萬?

徐長青也眯起了眼睛,恨屋及烏,反骨仔的兒子,自己從來也沒有當成是自己的孫兒。

「三年前,你父親回來,我也問他,是不是缺錢了?你知道他怎麼說的么?」

徐安依舊搖頭。

「他求我了,他說過的啊,哪怕自己在外面餓死,被人打死,都不會離開那個貧賤女子,可最後還是求我了。」徐長青舒服地吐出一口氣,看着自己面前所謂的血緣子孫。

倔強的表情,與當年那個反骨仔何其相似!

「他求我讓你回來,讓你做徐家人,讓你做個少爺,你知道么?我拒絕了,徐傲元一脈,永遠別想從徐家拿走一分錢!當然,我賞給你的不算。」徐長青怒極反笑。

徐傲元,正是徐安的父親,當年為了與自己母親廝守,不顧眼前這個老人的命令,私奔去了洛城。

「你活不下去,我也會顧念着情分,讓人送點錢給你,人老了,心存善念,哪怕是自家的狗要餓死了,多賞一塊肉也是可以的。」

「但你徐安,不算我徐家人!」

「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去闖,不過,你一個只會賣包子的廢物!憑什麼出人頭地!人脈,資金,機遇,才能,你徐安都沒有!說到底,要沒有那反骨仔留下來的包子鋪,你也早餓死了!」

徐安冷冷立着,不卑不亢,不反駁,讓徐長青繼續說。

「你跪下來,跟我說一句,徐傲元不是個東西,我立即給你三百萬!」

徐長青話一出,已經有不少人嗤笑起來。

一時間,徐家人各種冷言冷語,像冰冷的霜雪一樣,往徐安打來,將他心裏的最後一絲親情打碎。

「我不要徐家的錢。」徐安抬頭笑道,「還有,我來的時候,就吃過飯了,這會兒就不吃了。我雖然不是徐家人,雖然是個廢物,但禮數我懂得,老人家高壽,禮沒有送,就討個吉祥,祝你福如東海吧。」

徐安話音一落,全場一下子死寂,那所謂的徐家六子,除開徐破岳,全都霍然站起了身子,冷冷盯着徐安。

徐長青更是面色陰冷,抬了抬手,指着前方的院門,「你自己滾,還是我讓人動手?」

徐安淡淡笑了笑,轉過身子,大步往院門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