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孤星戰神
孤星戰神 連載中

孤星戰神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孤星戰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若曦 秦川

入贅三年,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個懦夫,可以將他踩在腳底下,直到離婚的那天,她才知道,他竟是無敵強者,權財無雙!展開

《孤星戰神》章節試讀:

第五章 古董家宋缺


老太太一開口果然不一樣,當即就把喬英傑誇的是眉笑顏開的。

“老太太,謝謝您誇獎,但這事不能就這麼過去。”

喬英傑微微一笑,當仁不讓,一條胳膊骨折就意味着三月內什麼都不能做,就連那方面生活都會很麻煩,再者,娶林若曦恐怕得延後一些日子了,他總不能胳膊骨折去舉行婚禮吧,這樣多丟人。

老太太臉色一變,看向林若曦,質問道:“快給秦川打個電話。”

林若曦嚇的連退三步:“奶奶,我剛已經打過電話了,小川說不來,林家的事和他沒關係。”

“那就再打,我不信他不來。”

老太太怒斥道:“秦川在我們林家白吃白喝三年,他今天必須來。”

林若曦搖了搖頭,剛準備開口說不的時候,啪!林輝直接一巴掌就扇了過來。

“你是想害死我們嗎,怎麼和你媽一樣是個倔脾氣。”

林輝氣的頭髮都要快炸起來了。

“你不配提我媽。”林若曦捂着臉蛋哭泣。

就在這時,老太太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若曦,奶奶給你跪下了。”

林若曦見狀連忙說道:“我打,我再打還不行嗎。”

老太太本來要跪下去的膝蓋又站了起來,她怎會不知道林若曦的想法。

這孩子吃軟不吃硬。

生意場上最忌這個,不過她孫子留學就快回來了,到時候林若曦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林若曦剛撥通電話,秦川突然出現了。

眾人鬆了一口氣,同時在心裏對秦川展開了謾罵,誰都沒想到,這麼多人在等他,而且林家的生死大權居然掌握在一個廢物的手裡,他們無法接受,今天秦川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喬英傑見秦川走進來的時候滿面春風,心裏頓時就很不爽:“秦川,站住,從我胯下爬過去。”

秦川微微一笑:“我出現的目的是不想讓我昔日的妻子受到傷害,而不是因為林家。”

林若曦心裏一暖,擦了一把眼淚,道:“小川,你不應該來的。”

“若曦是我林家的人,今天你可以不為我林家,但你不能不顧若曦的安危。”

老太太十幾歲開始就在江湖上摸爬滾打,非常善於琢磨人的心思,即使秦川與若曦離婚,秦川也不會對若曦不管不顧,重情重義的人就是這樣,是優點也是缺點。

“來人,打斷秦川的雙腿給喬少賠禮道歉。”

老太太一臉鄭重之色,一聲令下,十幾個家丁便圍了上來。

“還是老太太會辦事啊。”

喬英傑十分開心,這老太太一把年紀,做起事來一點都不含糊。

“奶奶,我願意退位。”林若曦目光堅定的說道。

“不行。”熊綵衣當即就開始阻攔,林若曦的業務能力太強,短時間根本找不出替代的人。

老太太一揮手,三個家丁就把林若曦給帶了下去。

林若曦即使不願意也無濟於事,而這一切在秦川看來,只不過是林家給他使的苦肉計而已。

“老太太,最近可安好啊。”

突然,一道渾厚的聲音從眾人的背後傳了出來。

“原來是雲城大名鼎鼎的宋缺宋先生啊,老朽這廂有禮了。”

老太太連忙站了起來,本來一臉凝重的表情在此刻居然變的十分和藹可親,不得不說,這個變臉有點快。

眾人也是連忙讓開了路,宋缺是何等人也,那可是雲城的著名收藏家,一個集團的利潤有時還抵不上人家的幾個古董,何況人家的勢力遍布五湖四海,一般人想見都見不到,很多人也只是聽說過此人的傳說而已。

“二叔,不知道您來這幹嘛?”

喬英傑話一開口,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二叔!

喬家的集團已經夠大了,怎麼宋缺還是喬英傑的二叔,這關係網也太強大了吧。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問,他們又紛紛看向了秦川。

如此一來,秦川今天恐怕是在劫難逃。

“我要不來,你今天就闖下滔天大禍了。”宋缺瞪了喬英傑一眼,不像是在開玩笑。

喬英傑一臉懵逼:“二叔,你開什麼玩笑,說清楚。”

“宋先生,可否也為老朽一解疑惑。”

老太太心中疑惑,但在心中卻已經有了另一番想法,林軒去世之前,一直都是好善樂施,幫助不過不少人,不出意外的話,這宋缺便是林軒曾經幫過的人。

宋缺笑道:“其實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秦少爺曾經幫過我,所以大家就給我個面子如何?”

“幫過?何出此言。”老太太疑問道。

眾人把目光突然放在了秦川的身上,三年以來,秦川乾的一直都是家庭主婦的活,那有機會去接觸這等大人物。

只聽宋缺緩緩說道:“這個我就不方便透露了,但秦少當初幫我的時候,林軒也在場。”

說完,宋缺也看向了秦川:

“秦少,對吧。”

秦川點了點頭道:“宋先生,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林家家主林軒在世之前,他以司機的身份去見過不少大人物,而宋缺就是其中之一,當時宋缺病入膏肓,還是吃了他的還魂丹才化險為夷,所以宋缺才對他畢恭畢敬。

宋缺連忙起身歡送,在場的人無一人敢阻攔秦川,就連喬英傑也都愣在原地不敢動彈:

“秦少,您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我,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秦川聽到後,頭也沒回,只是擺了擺手。

老太太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都是林軒為林家打下的基礎,至於秦川,也應該是沾了林軒的光而已,她剛剛還真以為是秦川幫過宋缺,幸虧不是。

“宋先生,留下來吃個飯吧。”老太太拄着拐杖顫顫巍巍的起身說道,她有意要攀上宋家這顆大樹。

宋缺擺了擺手:“今天來這純屬是為此事,既然事情解決了我也就該回去了。”

“二叔.....我。”喬英傑滿臉疑問,秦川就這樣走了,他心中不服。

“住嘴,小命留着就不錯了,快走。”

宋缺一聲呵斥,嚇的喬英傑什麼話也不敢說,小時候,他沒少挨宋缺的毒打,導致長大以後,童年陰影一直揮散不去。

“算這小子命好,沾了爸的光,要不然他今天死定了。”

林輝一臉不屑的再次說道:“不過話說回來,喬少傷的這麼嚴重,這原本定的婚期可能無法舉行啊。”

“都怪那個廢物。”熊綵衣也埋怨道。

“都給我閉嘴。”

老太太呵斥道:“扶我去房間休息,還有,我聽說最近雲頂天宮會舉行一次拍賣會,聽說有什麼靈丹妙藥天材地寶什麼的,到時候你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