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才嬌妻:狼犬總裁有點甜
天才嬌妻:狼犬總裁有點甜 連載中

天才嬌妻:狼犬總裁有點甜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蘇洛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初蕊 蘇洛雲

經歷了換女風波,蘇洛雲從小活的就挺慘,明明出生豪富,天資縱橫,偏偏混了個死無全屍的下場
在炸彈爆炸的那一瞬間,她才明白過來,有的時候天資並不代表智商…… 得天之幸,重來一回,她肯定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在不當個傻子,憑人擺布,不過…… 蘇洛云:我說,我是來報前世之恩的,你痛痛快快收錢收人就得了,湊這麼近幹什麼? 某  男:正所謂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我覺得你說的特別對,所以,這不就來『收人』了嗎? 蘇洛云:……展開

《天才嬌妻:狼犬總裁有點甜》章節試讀:

第2章 我要報仇


  神思還有些恍惚,蘇洛雲沉默的盯了姜檀好幾分鐘,這才彷彿意識到什麼似的,起身緩緩的向他走去,「你,受傷了。」
她半蹲下來,低頭看着姜檀的腰側。
  「哦,眼神到還挺好的。」
靠牆而坐的俊美男人彎了彎嘴角,看似漫不在意,半眯起的雙眸卻剎時凌厲起來。
  「我,我可以幫你……」看着姜檀警惕的樣子,蘇洛雲抿着唇角,語氣頓了頓,「我,我是學醫的。」
  她蹲身,雙手緊緊握着裙擺,一雙漂亮的水眸直直的望着姜檀,墨黑髮亮的和他對視。
蘇洛雲能清晰的從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臉,充滿着感激,驚訝和狂喜……   這一刻,她才終於能夠肯定自己還活着,甚至——回到了五年前。
  蘇洛雲眼中那般明顯的悲傷和喜悅,以及潮水般涌過來的感激,讓姜檀不解的同時,還有些微微的震撼,因為那實在是太過真實,看不出半點虛假,……「你是誰?
我們認識?」
他皺眉,伸手抓住蘇洛雲的手腕,感覺自己彷彿有些被影響,他的聲音帶着幾分低沉。
  被這麼當頭一問,蘇洛雲猛然回過神來,掃了一眼被姜檀掩飾住的腰間傷口,她急急抽回手,顧不得回答什麼,只是匆匆起身道:「那個,你,你先等我一會兒,我去買些東西!
!」
扔下這麼一句話,她轉身跑出了巷子,用最快的速度在附近的藥店買了一些急救的藥品回來。
  前世也是這樣,她在這處巷子遇見了被暗算受傷的姜檀,他同樣救了她,而她為了報答他,也幫他買了葯。
但是那會兒,她受了太大的驚嚇,對男人產生了恐懼感。
尤其,姜檀受的還是槍傷,讓她本能的產生了防備,就只給他買了些藥品,連話都沒說幾句就走了。
  角落裡,姜檀捂着腰側,眯眼看着蘇洛雲來去匆匆,提着半袋子『東西』回來蹲在他面前。
臉上沒什麼表情,心中卻很意外,他居然就真的這麼停留在這裡,沒有任何防備的等這奇怪的女人,甚至還讓她為處理腰上嚴重的槍傷。
  蘇洛雲的手腳很麻利,不過傾刻,她就幫姜檀做好了最基本的急救措施,還止了血打了麻藥,看他的臉色好似緩過來一些,沒那麼緊繃了,這才對他道:「姜……咳咳,你的傷勢還是很嚴重,眼下這個環境,我沒有辦法幫你取子彈,可又不能這麼耽誤着,你,你有什麼打算?」
  姜檀眉頭擰起,沒有說話。
  「……別的先不說了,我們還是快離開這個地方吧,我扶你,你能起來嗎?」
據她所知,姜家的內鬥很厲害,姜檀就是被暗算了,槍傷又不好直接去醫院,蘇洛雲心知肚明,就沒在追問,只是伸手去攙他,兩人踉蹌着往前方走……   不遠處巷子口,急匆匆趕來幾個人。
  為首的那個,蘇洛雲認得,正是姜檀的得力手下——姜東。
  「對不起,少爺,我們來晚了。」
姜東幾步跑過來,上下打量着姜檀,滿面愧疚的問,「您,您現在怎麼樣?
傷的重不重了?」
  「他腰上中了一槍,萬幸沒傷到內臟,我已經幫他止血了,暫時沒什麼生命危險,不過子彈還在身體裏面,需要手術才能拿出來。」
蘇洛雲低聲叮囑着,又四下看看。
  見天色已不早,便把姜檀交到姜東手上,她開口說了句,「你既然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今天……真是謝謝你,我不會忘記,我們還會在見面,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說完,沒等姜檀說話,就轉身快步往巷子外走去。
  「等等,你是誰,我們認識嗎?」
看着她的背影,姜檀急急開口追問。
  ——我是一個被你救贖過,對你充滿感恩,並願意為你做任何事的女人。
  蘇洛雲微微頓步,回身對姜檀深深鞠了一躬,卻沒有開口回答。
  ————   看着姜檀驅車離開,蘇洛雲掃了眼昏迷在角落裡的流浪漢,眸光閃了閃,她轉身躲了起來,暗自等待着。
  果然,沒多大會兒功夫,巷子口就駛來一台黑色的轎車,盯着車窗中映出來的人影兒,蘇洛雲垂下眼帘,蓋住那幾乎溢出的恨意。
  「老陳,你去看看情況怎麼樣了?」
坐在車后座,蘇初蕊面無表情的吩咐司機。
  「是的,大小姐。」
老陳忙應了一聲,下車走進昏暗的巷子深處探查,沒一會兒,便揚聲回,「大小姐,那,那個流浪漢腿受了傷,已經暈死過去了,雲,雲小姐她,她不在,在這兒!」
  「不在?
是跑了?」
蘇初蕊皺了皺眉頭,「呵呵,她倒是有本事,爛醉如泥都能逃過這一劫!」
她冷聲,眯眼深思了片刻,抿唇道:「算了,這次雖然沒完全成功,好在也成了一半兒,到爸爸面前,蘇洛雲得不着好兒……老陳,不等了,先回去吧。」
  「是。」
老陳返回車中,發動機聲響,轎車很快駛出暗巷。
  是她——果然是她!

角落裡,從藏身處出來,蘇洛雲緊緊握着拳,指甲都陷入了掌心。
  前世,她被這母女兩人玩弄在掌心裏,最後落得個同歸於盡的下場,今生她……蘇洛雲咬了咬,突然轉身,目光中充滿了不甘和堅定,快步往蘇家老宅的方向走動,每一步,都走的那麼堅定,通身滿是無所畏懼的氣勢。
  城西蘇家,是A市最大的化妝品研發製造商,純天然草木精華的化妝品深受女人們的喜愛,在全國,甚至是國際上都有些許名頭。
  不過,蘇氏能有今天,靠的全是蘇旭東已逝的妻子高寧君,她出色的化妝品研發水平支撐起了蘇氏,在她去逝後,蘇洛雲繼承了蘇家的實驗室,繼續為蘇家服務。
  成功的男人難免花心,就算蘇旭東是靠老婆起家,身邊也還是有不少情人,其中以李嬌蘭最為長久,伴了他足有二十多年,還為他生了個女兒——就是蘇洛雲。
  是的,前世的蘇洛雲一直認為自己是小三兒的孩子,甚至還是個比高寧君所出的蘇初蕊大一天的私生女!

對此,她充滿了自卑感,在李嬌蘭的刻意引導下,對蘇家,對蘇初蕊滿心內疚,拚命的想補償,哪怕她才是高寧君去逝後,蘇家實驗室的實際掌權人,所有揚名海外化妝品的製造者,但……當蘇初蕊開口之後,她還是把所有的專利權,以及『天才製作師』的名聲『讓』給了她,甘心情願的做蘇初蕊背後的『幽靈』。
  前世,蘇洛雲讓出了名譽,金錢,自由和愛情……她甚至願意讓蘇家控制她的婚姻,只為了出生即有的『原罪』。
  可誰知,某次無意中,她從李嬌蘭口中得知了真相。
  原來,她才是高寧君的女兒!

  二十幾年前,高寧君和李嬌蘭同天生產,李嬌蘭買通了醫生,將她和蘇初蕊調換,又在數年後,高寧君發覺蘇旭東出軌時,告知她真相,刺激的本就服了好幾年『加料』營養品的高寧君吐血而亡。
  得知了這般真相,蘇洛雲怎麼能接受?
她直接找了蘇家人對質——未果。
便言明在不願意為蘇氏和蘇初蕊『服務』,要另起爐灶,但沒幾天的功夫,她就被實驗『意外』毀了手,又很被李嬌蘭和蘇初蕊殺害。
  如果不是姜檀救她,在被車撞了的時候,她就已經死了!

不過,哪怕有姜檀相助,她受的傷依然無法治癒,不過拖着半條殘命,頂多熬個三,五年……   這樣,她又哪能甘心,到不如直接跟仇人同歸於盡來得痛快。
  前世,陪了一生,陪了性命,她才終於活明白了一回,而生今,不論是因為什麼才回來,但,既然得此天幸,她就要為她和她母親所遭受的一切討回公道。
  她要報仇!

  ————   很快回到位於A市西區的蘇家老宅,蘇洛雲開門剛剛走進客廳。
坐在沙發上,滿面陰沉的蘇旭東大聲怒罵著,「蘇洛雲,不要臉的東西,過來給我跪下!」
  蘇洛雲微微一怔,抬頭看了一眼站在蘇旭東左右的李嬌蘭和蘇初蕊,心裏就明白,怕是這兩位給她上了眼藥。
  以往,每每都是如此……哪怕蘇洛雲才是真正支撐着蘇氏的人,但她在蘇家的地位卻低的可憐,而且,因為李嬌蘭的慌言和對蘇初蕊的『愧疚』,她竟然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不過,如今一切都改變了,面對蘇旭東的怒火,那個被教的只會忍氣吞聲,任人宰割的蘇洛雲,卻是滿面從容的站在門口,一動不動,沒有絲毫驚慌的樣子。
  「洛雲,你怎麼突然不聽話了。」
李嬌蘭眉頭微蹙。
  蘇旭東也發現了她的不對勁,厲聲的吼道:「蘇洛雲,我叫你過來跪下,你聾了,沒聽見嗎?」
  「聽見了。」
蘇洛雲緩步走進客廳,很隨意的點點頭。
  「聽見了還這態度?
蘇洛雲,我告訴你,就憑你和你媽的身份,我願意收留你,你才有吃有穿!

老老實實聽話就是了,怎麼還敢作三作四?」
見蘇洛雲滿不在意的模樣,蘇旭東憤怒起身,「今天是你弟弟的生日,你做為姐姐,不說好好替他慶祝,反而喝的醉醺醺的不見人影兒,找電話也不接!
真是,真是!

臉都讓丟盡了!
!」
  他大聲斥道:「你弟弟給你求情,你還這個態度,你真是,真是無可救藥!

來人啊,把我的鞭子給我拿過來,我要好好教訓這不聽話的不孝女!」
憤怒的來回走動着,他高聲吩咐傭人。
  傭人動作也是極快,眨眼間就把鞭子拿了過來,揚起手中泛着油光的鞭子,蘇旭東惡恨恨的看着蘇洛雲,氣氛緊張讓人窒息,彷彿一觸既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