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界風流霸少
異界風流霸少 連載中

異界風流霸少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佚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羿流 羿鋒

不想霸艷天下的穿越者不是一個合格的穿越者,當然,不是艷絕天下的女人本少是不會有興趣的!武聖:「鋒哥,收我做跟班吧
」羿鋒:「啥?你一個武聖也好意思做我跟班?」武聖:「我妹妹傾國傾城哦!」羿鋒(眼睛發亮):「小聖啊!以後你就跟我吧
對了,記得叫你妹妹來啊!」皇帝:「羿鋒!你這混蛋搞什麼?」 羿鋒:「失誤!失誤!陛下,我只是去你後宮散散步,沒想到她們會纏着我
展開

《異界風流霸少》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第1章      「咳,可惜啊,小少爺雖然人卑鄙點,無恥點,可是對我們還好啊,怎麼就經脈俱斷呢……」   「是啊,經脈俱斷啊,那不就成廢物了。
……」   「當年小少爺的修鍊天賦,比起大少爺來也要強上幾分啊,居然成了一個廢人…」   「……」   周圍的嘆息同情,似乎都沒影響一個少年。
羿鋒臉上依舊掛着一絲邪魅的笑容,唇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那雙明亮的眸子滿是玩世不恭。
   五年以前,經脈俱斷的他在所有人不可以思議的目光中活了下來,可是卻被迫成為一個廢物。
一個一走出去,就會被人唾棄的廢物。
   可是,天無絕人之路,昔日的廢物已經不再是廢物,他整整消失了五年,五年的成長,讓他有着傲氣和資本,廢人的稱呼,他不屑再辯解。
   羿鋒穿越到這片大陸已經七年,經歷得太多,些許閑話,早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沒錯,羿鋒就是穿越而來的。
   羿鋒怎麼也想不到,一群狐朋狗友趁着酒性,死活要鬧洞房,一個個偷入新郎新娘的新房,身為伴郎的羿鋒,當然首當其衝。
   可是那裡想到,剛闖入新郎新居的羿鋒,就被電線絆倒,扯斷的電線搭在酒意迷糊的羿鋒身上。
沒有疼痛,也沒能見到上帝,卻被他拋棄到這詭異的世界。
   羿鋒一度懷疑,上帝那混蛋,是不是怕他老婆被勾引而走,這才把他拋到這世界來。
   一定是這個原因,我長這麼帥,賣糕的上帝一定是擔心了。
羿鋒想了良久,只能找到這個原因,他苦笑的搖搖頭,很無奈的說道:「老人家說的沒錯,打擾人家**一刻,會遭雷劈,可是,也不能劈我一個人啊……」   「狗日的兄弟啊。
我一直說:有機會,我一定要送份大禮給你的第二次婚禮。
呃……儘管我是打着你不會有第二次的婚禮的主意。
可是,這大禮卻提前送來了,丫的,老子用自己的喪禮給你慶祝婚禮,誰有這麼牛!」
   想到這裡,羿鋒臉上又掛上一絲邪魅的笑容,穿越到這裡其實也並不是沒有好處,起碼開始時就年輕了許多,即使已經快七年了,看起來還是一個青澀少年。
   七年前剛穿越到這裡的時候,羿鋒原來以為自己到了某個古朝代,但是漸漸的清楚,這個世界不同於他所了解的任何一個朝代。
   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叫奇蘭大陸。
這是武者的世界,儘管這世界也有人被稱作詩者,畫者,舞者,醫者,甚至是詭異的攝魂師。
但這些人中,武者才是正宗。
   當武者的實力達到一定層次,可以被稱作武君,畫君。
君主作為帝王的稱呼,卻用來形容一個武者,並被世人所認可。
就能明白靈者在這個世界的影響力了。
   以個人的實力,能和帝國皇帝平起平坐。
這就能想像,這世界,完全演繹着弱肉強食,實力為尊。
   羿鋒一度以為自己很幸運,穿越到一個武者世家,還是小孩子,就被稱為習武天才。
   羿鋒卻沒想到,兩年後,那刺客的一掌,把他打的經脈俱斷,成為廢人。
而後承受世人的侮辱,各種難聽的言語充斥着腦海,甚至侮辱到自己前世的父母。
自己的父母那容得別人侮辱。
這是羿鋒的逆鱗   一想到這,羿鋒感覺自己的怒氣快爆體而出。
   自從羿鋒成為廢人後,這一世的父親對羿鋒的態度便急轉直下,恨不得殺了他抹去他的污點,這也是羿鋒消失五年的原因。
   這五年,他為此承受的太多了,更有兩次為了擺脫廢人的名頭,曾經生不如死過。
一個現代人,何曾受過如此多的折磨。
   尤為讓羿鋒仇恨的是,那刺客的目標居然是衝著她而去,羿鋒想到她的絕美,她對自己的好。
一想到這樣的人居然有人想要刺殺她,羿鋒就恨不得喝他的血,抽他的筋。
   這一切的一切,讓羿鋒心中的怒意有增無減,五年的打探,他也知道那刺客的身份,也知道他背後的勢力強勢的可以媲美一個國家。
   但是,這完全不能阻擋羿鋒報仇的**。
   「雜種,本少會一刀刀的割你肉,把你折磨致死的。」
羿鋒心底下定決心,隨後微微搖搖頭,把腦中的憤怒甩出。
   懶散的把手伸進口袋,摸索一陣後,羿鋒一愣,隨即苦笑的搖搖頭:「看來我還是沒習慣這個世界,這片大陸,哪裡又有香煙這種東西呢?
咳,太可惜了,要不然憑藉本少抽煙時候的帥氣,小女生怕是一個個會投懷送抱。」
   羿鋒很臭屁的叼了一根樹枝,顯擺似的望向那過往的僕人。
   「小少爺,樹枝很髒的。」
終於有一個僕人走過來提醒道。
   「你有沒有發現,我這樣很帥啊?」
羿鋒問道,臉上使勁的擠着笑容。
   「小少爺,你臉沒抽筋吧?」
   「噗嗤……」羿鋒血氣翻滾,狠狠的看着在家中被評為最老實的僕人吐了一個字,「滾……」   想當年,某個夜黑風高的晚上,羿鋒身着犀利哥服裝,用着憂鬱的眼神,雜草般的頭髮,湯姆格斯的微笑,唏噓的鬍渣,裝了幾個一毛硬幣的錢包,還有那半包七匹狼香煙,讓無數在她身邊經過的女人尖叫不已,那聲音,簡直比的上天王演唱會的尖叫了。
有些人,居然激動的暈了。
咳,魅力非凡啊!

   雖然事後他被以影響市容罪名抓進局子,但不可否認他的帥氣,要不女人會激動的暈了?

啥?
嚇得?
我靠,你再說嚇的我揍你丫的。
   「本少這麼拉風的男人,即使沒有香煙,一樣會被深深的出賣的。
看來,本少在這個世界要低調點。」
羿鋒小聲的嘀咕了一聲,索性把雙手都伸進寬大的衣袍中,身子微微一側,更是以一種玩世不恭的懶散姿態依靠着門框而立,望着眼前的人來人往,深吸了一口氣:算了,來到這個世界,就好好的活一場,何況,那混蛋刺客的山門老子一定要滅了他。
   「生活真他媽好玩,因為老他媽玩我。
狗日的上帝,我圈圈圓圓叉叉你……」   羿鋒對着天空比了一個中指,破口大罵道。
   這聲怒吼,讓四周忙碌的眾人同時轉頭看向羿鋒,喧鬧的空間瞬間寂靜了下來,彷彿時間定格在一幕一樣。
   「這剛回來的廢物小少爺又發羊癲瘋了……」   所有僕人打了一個冷顫,趕緊離羿鋒保持一定距離。
   羿鋒一愣,不由苦笑的解釋道:「本少沒發羊癲瘋啊。」
   屁話,你見過那個神經病會說自己是神經病么?
所有僕人的速度再次快了幾分。
   ……    「弈流少爺,您來了!」
一個僕人恭敬的聲音,才把羿鋒的思緒拉了回來,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處,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男子邁着爽朗的步伐向著他走來。
   青年男子身材壯碩,臉容摻帶着點點邪魅,眉清目秀,不得不承認這副容貌的殺傷力,也難怪他經常可以勾搭上花船的花魁。
   「大哥,我很慶幸父親是姓羿,而不是姓九!」
羿鋒稍稍轉了轉自己懶散的身姿,看着羿流調侃的笑道。
   羿流微微一愣,隨即就苦笑的搖搖頭。
自己這小弟,儘管分隔五年。
可是稀奇古怪的話語往往讓自己苦笑不得。
按照他的解釋,姓羿就是一流了,姓九自然是九流了。
   「小弟,你還是一點都沒有改變。
不過……」羿流上下打量了一番羿鋒,那渾身透露着散漫氣息的姿態讓他無奈的接道,「要是父親看到你這副姿態,怕是又少不了你一頓罵。」
   羿鋒微微一笑,不可否置的輕聲笑道:「大哥,你來這裡應該不是學習父親吧。
說吧,什麼事情能讓你拋下花船。」
   羿流看着自己的小弟,忽然嘆了一口氣,眼眸中流露出惋惜的神態。
這墮落散漫的模樣,讓他心頭同情起來。
   羿鋒本來也算的上是資質優異的靈者,可是一場變故讓其經脈盡斷。
在所有人不可思議中活了下來,可是卻和靈者無緣了。
說白點,就是一個廢物。
一個廢物,可以想想在弱肉強食的斗魅大陸活的將會如何困難。
   「小弟!
成不了武者,就算從文也可以,歷史上不乏手無縛雞之力的權臣。」
羿流的語氣低沉,但是卻能讓人感覺到其中的誠懇,還有一絲堅定。
   羿鋒緩緩一笑,嘴角輕揚,漫不經心的笑道:「大哥現在是什麼階層的武者了?」
   「三階靈人!」
羿流微微想了想,還是如實說了出來。
   不急不慢的話語,讓羿鋒撥着指甲的手微微一頓,心頭閃過了一絲驚訝。
三階人級,貌似自己這大哥成長的有些快哦。
在這座小城年輕一輩裏面,他可以橫着走了。
   這個世界的人認為:每個人都是一個靈體,靈自然是靈魂,體自然是肉體。
所以,他們修鍊的也是靈魂和肉體。
   靈者分十個等級:子級,士級,人級,師級,將級,王級,尊級,君級,聖級,以及傳說中的神級。
每個階段又分九階。
   羿鋒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大哥留戀花船父親從不過問了,三階人級這樣驕人的成績,足以讓老古董的父親大開綠燈了。
   羿鋒心底邪惡的想到:自己是不是狠狠的揍大哥一頓,免得他太驕傲了,嘿嘿。
   羿流偷偷打量着羿鋒的臉色,見其臉上滿是邪惡的笑容,他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只是心中卻多了一份疑惑。
自己這小弟太與眾不同了,不能成為武者的他,按理聽到這樣的結果,難免會失落,可是他卻淡定自然,難道他心志真的磨練到寵辱不驚的境界?

   「小弟,你真的不能告訴我,你這五年到哪裡去了?」
   「告訴你,怕你嫉妒,承受不了用刀抹脖子。」
羿鋒笑笑的說道。
自己這五年牽扯了太多了,自己的身份甚至不能讓羿流他們知道。
   羿流很鄙夷的望着羿鋒:笑話,這世上還有讓自己嫉妒的用刀抹脖子的事情嗎?
   不過,羿流心中卻更加好奇了起來,這五年自己這小弟到底做什麼?
總感覺這小子無窮神秘似的,甚至被譽為天才的自己,好像在他面前自慚形愧。
    「小弟,你以為我樂意知道啊!」
羿鋒不屑的說道,「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
秦表姐回來了,現在應該在前廳了吧。」
   「嗖……」   帶着倉促的聲響,羿鋒猛的站了起來,剛剛那散漫的姿態消失的一乾二淨。
他的腦海中也閃現出一道靚麗的身影。
嘴角不由綻放了一道笑容。
   「不知道時隔五年,你又是何種模樣呢?
是不是已經出落的顛倒眾生了?」
羿鋒喃喃自語道,嘴角的笑容更勝了。
一份期待,甚至有一份心怯從羿鋒的心頭升起。
   羿鋒消失的一乾二淨的懶散,讓羿流苦笑不已:「或許,只有秦表姐才能改變小弟的懶散姿態吧。」
   只是,羿流並沒有注意到,本應該是廢人的羿鋒,奔跑的速度並不是一個廢人該擁有的速度。
   疾馳到門口的羿鋒猛停了下來,在羿流的疑惑當中,轉過身子,突然從懷中掏出一件物品,划過一道曲線拋給羿流。
   「大哥,接着……」   望着手中薄薄的一本古樸書籍,那泛黃並且還有些殘破的紙張讓羿流不禁皺了皺眉頭,但他還是疑惑的擺正書籍淡淡的掃了一眼。
   但馬上,他就驚駭的大叫道:「日階低級武技!」
   羿流瞪大眼睛,他不敢相信的再次看了一眼,上面的幾個文字讓他終於接受了這個現實。
   羿流拳頭大小的心臟彷彿經受狂風暴雨的震撼似地,撲咚撲咚的急速跳動。
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日階功法啊,多少人會為其爭破頭腦。
   「自己這小弟,果然神秘的很,只是這五年他到底做什麼去了?」
羿流很無奈,羿鋒不說,他沒有辦法。
   儘管自己是他大哥,可是他這丟垃圾似地拋出日階低級功法,這也太牛了吧。
這可是會被人爭的頭破血流的東西。
   羿流使勁的搖搖頭,嘴角閃過一道無奈苦澀的笑容,望着手中賣相十分不好的秘籍,心中狂喜的同時卻也深深的無奈。
   「或許,只有秦表姐能得到些他這五年的信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