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布衣天子
布衣天子 連載中

布衣天子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肆意狂想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鳶鳶 陸沉

穿越到一個被削職奪爵的侯爺身上,咋辦? 涼拌! 還能不過了咋滴,既然一點光都沾不上,那就自力更生,從頭開始! 以一介布衣為起點,聚攏天下財富,享受文壇尊崇,玩弄諸子百家,掌控列國風雲! 數十年後,區區侯爺是個屁? 老子只想做個布衣! 什麼? 小皇帝要封我做國公! 不做! 別說是國公了,王爺老子都不稀罕做! 回去問問小皇帝,你母后沒告訴你是誰的種嗎? 還國公? 你得叫我爸爸! 展開

《布衣天子》章節試讀:

第七章 千古第一駢文


  陸沉笑眯眯道:「大人以為如何?」
  劉雍沒有回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手裡的文章,目光震驚萬分,捏着紙張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評判文章的好壞,標準往往因人而異,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喜好和見解,故而哪怕是再好的文章,也未必就會合全部人的口味。
  可那畢竟是別的文章,而不是《滕王閣序》!
  千古第一駢文,豈是浪得虛名!
  誰看不得拍案叫絕,心悅誠服?
  劉雍沉醉了,難以抑制的沉醉了!
  甚至隨着愈發深入,漸漸不可自拔!
  潦草的字跡絲毫不影響他感受到這篇文章的華美,反而能從其中找到一絲放浪不羈的豪氣。
  物華天寶,龍光射鬥牛之墟!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這是什麼神仙之作啊!
  此文只應天上有,出現在這紅塵俗世,簡直就是對它的一種玷污!
  「好!
好啊!
好!」
  劉雍已經看的痴魔了,在原地踱了幾踱,興奮的大喊,眼睛卻依然一刻不離文章,捏着紙張的手顫抖且有力,隱隱青筋凸鼓,跟生怕它會突然不翼而飛似的。
  沉,三尺微命,一介布衣……  當看到這裡時,劉雍愣了一楞,從興奮中脫離出來,飽含深意的覷了站在一旁淡然自若的陸沉一眼。
  能如此坦然面對自己如今之處境,沒有想像中的自怨自艾、自甘墮落,這小子難道當真痛改前非了?
  還有前文所寫的「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是在喻示他自己嗎?
  「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亦是在說即便淪落到如今這般艱難境地,他仍還胸懷志氣嗎?
  不會是在做夢吧?
  這是這小子能夠作出來的文章?
  莫非以往竟是小瞧了他!
  劉雍只覺不可思議,當看完末尾的兩句詩詞後,又是一陣驚撼。
  閣中帝子今何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
  這兩句當真是惹人無限遐思啊。
  妙!
  甚妙!
  這當真是一篇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絕世文章!
  劉雍既是驚喜,又是狐疑,強行壓抑再細細品讀幾遍的迫切,看向陸沉,不可置信的道:「這……真是你寫的?」
  瞧這位侍郎大人看文章時精彩的表情變化,陸沉就知道一定過關了,聞言淡淡道:「除了我,世間誰能作出這等文章來。」
  真狂啊!
  劉雍一怔。
  這位身居二品高位的戶部侍郎,天下無數儒家弟子尊崇敬仰的六先生,竟是被陸沉此刻用雲淡風輕的語氣說的霸氣側漏的話給震住了。
  在劉雍的印象里,以往陸沉也狂,確切的說應該是囂張跋扈,那種惹人憎惡的狂悖。
  而現在的狂,是自負才學,目空一切,明顯和以往截然不同。
  這種狂並不令人反感,至少劉雍不在乎。
  對於這位愛詩詞文章勝過一切的侍郎大人來說,能寫出此等驚世駭俗的文章,狂一點完全可以原諒。
  誰寫出這等文章來,都有資格狂!
  「實在是意想不到,你竟有如此才學。」
  劉雍欣賞的看着陸沉道。
  侍郎大人素來自負目光毒辣,從見到陸沉第一眼起,便覺他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樣。
  原以為陸沉只是想在他這裡混點好處,故才收斂心性,放低姿態,可而今從這文中看,這個往日臭名昭著的定遠侯,貌似真的變了。
  有道是文如其人,亦能示人,心性拙劣者,寫出的文章哪怕再用華麗詞藻堆砌,但總會透露出些許端倪來,讓人瞧出厭惡之處。
  而這篇文章,字裡行間,隱隱透着壯志凌雲,和不甘墮落逆流而上的豪氣,內心陰暗者,如何能寫的出來?
  「這文章可有名字?」
劉雍拿着摺疊後顯得皺皺巴巴的紙張愛不釋手,忽然想起問道。
  陸沉道:「滕王閣序。」
  劉雍皺眉道:「滕王閣……從未聽說過,可是我大齊之地嗎?」
  陸沉搖頭,道:「非也,是我夢中之境。」
  劉雍恍然道:「怪不得文中地名全都如此陌生。」
  陸沉道:「那夢中仙境,玄乎縹緲,光怪陸離,着實令人嚮往,在下醒來之後,便情不自禁,提筆作序,總算是得此佳作,聊以慰藉。」
  劉雍感嘆道:「誰能想到,你陸沉竟有如此驚世才學,就連劉某一向自詡慧眼識英,卻也錯看了你,只此一篇《滕王閣序》,你足以傲視天下才子了!」
  陸沉寵辱不驚道:「大人謬讚。」
  「快請坐。」
劉雍擺手道。
  「大人也請。」
  二人雙雙落座。
  面對劉雍此刻變得熱情的態度,陸沉不用多想,也知自己帶來的這篇文章,算是徹底征服了這位侍郎大人。
  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
  接下來就是閑嘮家常,然後適時提舌儒學宴的事了。
  陸沉腦海中沒來由的浮現出張之修那令人憎惡的嘴臉,隨即不禁在內心中冷冷一笑。
  想要踩在自己頭上拉屎,哼,做夢!
  到時看看究竟是誰,會在眾人面前丟盡臉面!
  那邊劉雍坐下後便又開始捧着文章細細研讀起來,反覆看了許多遍,才依依不捨的放下,嘆道:「只可惜你是被奪爵之人,恐怕無法再重返朝堂,否則有此文采,定可金榜題名。」
  陸沉苦笑道:「在下以往愚蠢荒唐,不知界限,與逆王交好,結果被捲入禍事,乃至丟失爵位,實在愧對祖先,已是心灰意冷,不欲名利,只想作一介布衣,鑽研學問,度過餘生,就算是陛下不計前嫌,允我通過科考,重返朝堂,在下也沒那個心思了。」
  他說的是真心話。
  當官有什麼意思?
  當個富翁和鳶鳶做一對神仙眷侶不香嗎?
  即便要搞出些大事情,也絕對不會是在朝堂之上。
  官場上的爾虞我詐,實在是沒勁,他的目標,是四海八荒!
  即便無官無爵,乃區區一介布衣,他也自信照樣能翻雲覆雨!
  這些話他自然不會說,以至於劉雍當真以為他是心灰意冷了,又是嘆了口氣,說道:「逆王一案牽連甚廣,你僅僅因平素交好而遭受連累,實在是冤枉,不過仔細想來,倒也未嘗不失為一件好事,倘若你現在仍是位高權重的尊貴侯爺,又豈會有如此翻天覆地的改變。」
  陸沉眨巴眨巴眼,笑了一笑道:「在下現如今只想潛心鑽研學問,若有機會,和同道中人切磋探討,增長見識修養,如此就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