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級重生:改寫四合院
神級重生:改寫四合院 連載中

神級重生:改寫四合院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給我滿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淮茹 許大茂 都市小說

穿越禽滿四合院,成了何雨柱,但他不想當傻柱
覺醒神級選擇系統,做選擇,得獎勵
【叮咚!「秦淮茹要盒飯,觸發系統選擇任務!」】 「選擇一:把盒飯給秦淮茹,獲取五張面值十塊糧票!」 「選擇二:拒絕秦淮茹,獲取隨身空間一個!」 面對系統,何雨柱毫不猶豫選擇……展開

《神級重生:改寫四合院》章節試讀:

第八章 偷米賊 


何雨柱看她準備吃第二個,立馬一個毛栗子打到她腦袋上。
「趕快去洗臉刷牙,在回來吃。」
何雨水連忙答應。
「好好好,我這就去!」
只是剛到門口,立馬又回頭說道。
「哥你可別吃完,給我留點。」
何雨柱剛準備開口回應,這丫頭就如同風火輪一般跑了出去。
洗漱只用了一兩分鐘,便風風火火的沖了回來。
拿起筷子夾了一個鴨蛋,送入口中。
「哥,這鴨蛋你到底是從哪弄來的?
太好吃了。」
她又誇讚了一番,畢竟這年代鴨蛋可是稀罕之物。
大家都等着孵化小鴨子 怎麼會捨得吃呢?
就和老母雞下得雞蛋一樣。
當然現在想要買鴨蛋非常困難。
何雨柱笑了笑。
「吃飯都管不住你的嘴,別問那麼多,晚上還有呢,哥給你做炒蛋吃。」
「嗯嗯。」
何雨水點了點頭,又開始狼吞虎咽,滿臉幸福之色。
只是剛準備說話,門口卻兩個小孩,正是槐花和小當。
她們看到這鴨蛋後,立馬眼睛都直了。
「雨水姐姐,能不能給我分一點?」
「這鴨蛋也太香了吧。」
槐花一邊說著,一邊用鼻子嗅着。
整個腦袋都快過了門檻,明顯就是想來蹭飯。
何雨水正準備點頭之時。
下一秒,何雨柱起身。
「去,去。」
隨後把房門關上,根本無視了槐花和小當的請求。
其他人不了解這兩人的德行,他還不了解嗎?
電視劇中何雨柱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將這兩人拉扯大。
到最後呢?
二人不但絲毫沒有感激,還霸佔了何雨柱所有財產和房屋。
「哥,你這樣做……」她剛準備說什麼,卻何雨柱打斷。
「妹妹,他們一家可都是白眼狼,現在看起來模樣可愛,等長大了可真就是吃肉不吐骨頭的畜生。」
「你反正不要理會她們就行了,好東西自己吃,怎麼你還想吃工廠的豬食嗎?」
他一邊說著,一邊又給何雨水加了一個鴨蛋。
「行,哥,我聽你的。」
雖然她有些疑惑,不知道哥為何不待見秦淮茹一家。
但她也沒有追究,吃了這麼好吃的飯,工廠的食物她現在恐怕都咽不下去了。
另一邊秦淮茹家中。
槐花和小當哭哭啼啼,滿臉委屈的跑了回來。
本來她們就在這附近玩耍,剛好聞到了何雨柱家中鴨蛋味,忍不住跑了過去。
最近家中為了湊到那五塊錢,可是費盡心思。
現在糧食也不多了,兩個小孩都沒有吃飽。
如此情況,槐花怎能不去傻柱家中蹭飯。
但沒有想到,剛到門口,何雨柱就把門關上了,連機會都不給。
賈張氏眉頭緊縮。
「寶貝,怎麼了,是誰欺負你們了嗎?」
「奶奶,那位傻柱叔叔不給我們吃鴨蛋。」
「對啊,對啊,還把我們趕了出來!」
槐花連忙附和道。
「這個該死的傻柱,不就是個鴨蛋嗎?
怎麼這麼小氣!
連小孩子都不給,真是摳門到極點。」
賈張氏立馬怒罵幾聲,說實話以前的傻柱弄到葷菜,第一時間肯定會送到秦淮茹家中。
寧願自己不吃,也不能委屈了她們。
可現在呢,連待見都不待見。
幾個鴨蛋就把她們趕了出來,真是太小氣了!
賈張氏剛安慰好兩人的情緒後。
下一秒就便看見秦淮茹垂頭喪氣地走了進來。
一句話也沒說,就癱坐在椅子上。
「怎麼了,淮茹。」
「我問你,傻柱答應了嗎?」
她有些着急的說道。
畢竟這件事可不僅關乎着棒埂的未來,還關乎着她們一家子能不能吃上飽飯。
到時候棒埂真進局子里了,誰給她養老啊。
「唉,傻柱沒答應,不願意把那十塊錢還回去。」
秦淮茹垂頭喪氣。
「好一個傻柱,為了那十塊錢臉都不要了,那十塊錢本就是徐大茂的,現在還不還了。」
「如今讓我孫兒棒埂跑去抵賬,豈有此理,我看該進大牢的是他這種括不知恥的人。」
賈張氏是現在恨不得將何雨柱抽筋扒皮。
本來四合院和和氣氣的。
許大茂過來問的時候,你傻柱就說把雞偷了不就完事了嗎?
非要扯到她孫兒棒埂身上,還要出十塊錢,這不是要把她們往死路逼呢?
「奶奶有沒有吃的?
我真的餓了。」
槐花肚子又忍不住咕咕作響。
「好好,寶貝孫女,我這給你們就做飯去,熬兩碗稀飯。」
只是她剛打開米缸,瞬間愣在了那裡。
「家裡沒米了!」
賈張氏指着空蕩蕩的米缸,有些發愣。
一旁的秦淮茹立馬想到昨天最後一點米已經吃光了!
因為棒埂的事情,她忘記了米缸里早已經沒有米的事情。
沒有米,這可怎麼辦啊!
這三個小孩正長身體,吃上頓沒下頓的,未來發育不良可就麻煩了!
更關鍵的是這許大茂還死死盯着那十五塊錢不鬆口!
如果不給他這筆錢,棒埂肯定會進局子里。
可是這十五塊錢給了,那她們一家下個月真可以喝西北風了嗎?
「要不我去問一大爺借點米吧?」
秦淮茹思索了半天,隨後說道。
以前有傻柱的接濟,她們家日子並不難過,甚至可以偶爾開開葷。
但如今呢?
傻住看都不想看到她們。
這一到月底,家裡可就沒糧了,過幾天非得餓死不可。
「算了,我去吧,這張老臉反正也不要了。」
她說完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秦淮茹看向一旁的棒埂說道。
「棒埂,以後不要去偷人家雞了,你看看家裡連糧食都沒有了。」
「如今你為了過嘴癮,把人家一隻雞都吞下肚,若是賠了那十五塊錢,我們下個月可真就沒吃的了。」
一想到那十五塊錢,秦淮茹真是一個腦袋兩個大!
許大茂可是在這四合院是出了名的陰損。
除了傻柱不怕他之外,別人還真拿他沒辦法。
敢占他的便宜,做夢都要提防着他。
這十五塊錢真不給他,棒埂妥妥會進到局子里。
「娘,我知道了,可是這幾天沒有葷菜,我咽不下口。」
「那老母雞我看沒人看守,所以才偷拿了過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這一次棒埂明白自己犯下大錯,並沒有頂撞秦淮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