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第一駙馬爺
大唐第一駙馬爺 連載中

大唐第一駙馬爺

來源:掌中雲 作者:房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房俊 李漱

大唐最美公主
下嫁給一個窩囊廢
誰知道,他竟是一個穿越過來的現代人!念一首詩,便驚動天下文人
吹一曲簫,就能讓無數美女投懷送抱
魏徵感嘆:天下才氣一石,他獨佔八斗
李靖撫須:有此火器在手,我大唐在這世間已無敵
李二陛下:駙馬,再多娶幾個公主吧!他開創了一個不一樣的大唐,風華絕代,天下無雙,周公吐甫,萬邦來朝
展開

《大唐第一駙馬爺》章節試讀:

第6章 多情嫵媚的大唐公主


「一群沒眼力勁的東西!還愣着幹什麼?」
正想着,永嘉公主的呵斥聲從車廂里傳出,「速速將驚馬換掉,滾回公主府,別在這裡礙事!」
侍衛們眼前頓時陣陣發黑。
壞了!
公主不但邀請房俊進了車廂,還要趕我們走……這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個車廂,豈不是乾柴遇到了烈火?
一名侍衛遲疑道:「公主殿下,還是由屬下保護您吧。」
「你們?呵呵!」
永嘉公主冷笑道:「方才鸞駕失控,你們在哪裡?若不是房二郎捨身相救,就靠你們這些蠢貨,本宮早就被驚馬撞死了!」
「屬下該死……」
侍衛們趕緊俯身認錯。
「還不快滾!」
侍衛們二話不說,麻利的把車轅套在兩匹好馬上,紛紛駕馬揚鞭遠去。
……
車廂內。
房俊剛剛爬進來,渾身就是一僵。
只見永嘉公主正手撐着香腮,笑吟吟的斜躺在榻上。
她身上僅披着一襲薄錦,身段凸凹有致,微微敞開的衣襟之間,雪白的柔膩形成一條溝壑。
宮錦的下擺處,一雙光滑緊緻的小腿暴露在空氣中,盈盈一握的小巧玉足,時刻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公主殿下,你這是……」
房俊雙眼赤紅,只覺得嘴唇發乾,嗓子發緊,肚子里有股邪火,噌的一下就涌遍了全身。
「二郎為何如此緊張?」
永嘉公主臉蛋酡紅,嗔怪道:「本宮又不是野獸,難道還會吃了你不成?」
「公主殿下說笑了。」
房俊咽了口吐沫,乾笑道:「許是微臣剛才攔下馬車時用力過猛,這會還沒緩過勁來。」
聞言。
永嘉公主臉上露出一絲後怕,怕了拍酥胸。
「幸好二郎威猛,不然本宮恐怕真會殞命於此。」
說著,她一雙水眸直勾勾的盯着房俊,咬着紅唇道:「二郎,你救了本宮一命,想要我如何獎勵你?」
以身相許行不行……房俊張了張嘴,還是把話咽到了肚子里。
輕易得到的東西,往往不會珍惜。
正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吊足對方的胃口,使之對自己日思夜想,這才是一名老司機的基本素養啊……
「公主殿下不必客氣,這都是微臣應該做的。」
房俊擺了擺手,發現榻上躺着一件樂器,笑着建議道:「殿下如果想感謝我,便給我吹簫吧。」
吹……吹簫?
永嘉公主的臉蛋騰地一下紅了。
她怎麼都沒想到,房俊竟然連個過度都沒有,就直接提出了這麼大膽刺激的要求。
「你這個小冤家!」
永嘉公主心肝直顫,風情萬種的白了房俊一眼。
然後款款坐起,伸出雪白的柔荑,就探向了房俊的腰間的紳帶,五點豆蔻般的紅甲,閃爍着一片誘人妖冶。
「等等!」
房俊一把按住了永嘉公主的小手,驚訝道:「公主殿下,你這是要做什麼?」
「你……你不是讓本宮給你吹簫?」
永嘉公主嗔怪道。
「公主殿下,您的簫不是在這裡嗎?」
房俊指着榻上的一支竹簫,錯愕的問道。
「什麼?」
永嘉公主愣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羞惱之色:「房二郎,你……你竟是讓本宮吹這支簫?」
「不然呢?您以為要吹……呃?!」
話未說完,房俊就馬上反應過來了。
他震驚的望着永嘉公主,心想不愧是大唐的豪放公主,這車速就是溜,自己與之相比,簡直是個科目一的小白。
「公主殿下,微臣會錯了意,還請原諒則個。」
房俊嘴角勾起,露出一臉壞笑。
「小冤家,居然敢消遣本宮。」
永嘉公主一臉嬌嗔,春蔥般的手指點了下房俊的額頭。
雙十年華的少婦,宛如輕熟的水蜜桃,咬一口都要滿嘴流汁,卻同時不失鮮美。
堪稱純欲天花板。
「不行,本宮咽不下這口氣,定要罰一罰你這憨貨。」
永嘉公主咬着下嘴唇,不甘的跺了跺小腳。
房俊笑道:「殿下,你想如何懲罰微臣呢?」
「二郎力拔山河,威猛彪悍,可這文采嘛……」
永嘉公主掩口輕笑,美目中露出一絲戲虐:「李泰那小子,恰好在前面舉辦詩會,二郎可願陪本宮同去?」
詩會?
呵呵!
終於要享受福利了嗎?
坐擁唐詩宋詞這種金手指,詩會是每一個穿越者的主場啊…房俊心裏簡直樂開了花。
可臉上卻裝作一臉為難:「殿下,微臣是個粗人,去那勞什子詩會,只怕會被士子們恥笑。」
「二郎莫要擔心。」
永嘉公主拍了拍酥胸,嬌笑道:「有本宮替你撐腰,誰若敢欺負你,本宮定不饒他。」
「唉!」房俊苦着臉,裝作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既然公主發話了,就算是刀山火海,微臣也在所不辭!」
永嘉公主噗嗤笑了出來。
她忽然身體前傾,貼近房俊耳邊,**的舌尖舔了下唇瓣:
「二郎,專心駕車,待詩會結束,本宮專門為你牽馬墜蹬,弄玉吹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