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幸孕來襲:顧爺爆寵小甜妻
幸孕來襲:顧爺爆寵小甜妻 連載中

幸孕來襲:顧爺爆寵小甜妻

來源:追書雲 作者:朱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裴井優 顧湛

  六年前,她只想借個種養個娃,卻不想搞錯了人
  六年後她攜女歸來,卻不想漏了一個兒子在他的身邊
  為了給女兒治病,她不惜一切接近他身邊的醫聖,卻不想誤將他認作醫聖,一路撩撩撩
  江州清冷系大佬,顧湛,長相絕美,身材一流,權勢滔天,嚴謹沉穩,但至今單身,沒有一個女人能夠靠近
  卻不知大佬六年前被一個女人霸王硬上了弓,從此女人就如一顆硃砂痣,讓他咬牙切齒,念念不忘,苦苦追尋
  六年後,她將他認作旁人,大佬嘴角一勾,陪她演戲,卻不想假戲真做展開

《幸孕來襲:顧爺爆寵小甜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那個女人居然敢逃


  「沒人教過你如何接吻嗎?」
  
  漆黑的房間里,一個冷清而又透着嬌氣的聲音慵懶地響了起來。
  
  「你是誰?你怎麼敢?!」
  
  顧湛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一覺醒來,竟然會被一個女人壓在身下。
  
  他想要捏死這個大膽的女人,可是卻發現自己渾身沒有半點力氣。
  
  「我有什麼不敢的,倒是你,收了錢難道不應該主動一些嗎?」
  
  女人的手柔弱無骨,卻彷彿帶着電般,滑過他的鎖骨,胸膛,腹部甚至還在繼續往下。
  
  顧湛只覺得身體燥熱無比,被她撫過的地方一陣**。
  
  不是沒有女人勾引過他,只是那些女人不僅不會引起他的興趣,反而讓他反胃。
  
  只是自己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在這個女人面前,瞬間被瓦解。
  
  想到這一點,顧湛本就極其好看的臉頰變得更加的冷硬。
  
  「你說什麼?」
  
  「噓!時間緊迫,吻我!」
  
  清香而又柔軟的指腹輕輕的抵在他的唇上,不待他反應過來,顧湛的唇上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
  
  得不到男人的回應,裴井優也不在意,嬌軟的唇轉而吻向了他的鎖骨,胸膛......
  
  「呃......馬上給我停下來!」
  
  顧湛忍不住喘息出聲,對這個女人他不僅不反感,反倒該死的有了反應!
  
  「停下來?小哥哥拿了錢臨時反悔可是不行的,雖然你有顏有身材,可是不能這樣任性。」
  
  窮是窮了點,但是奈何基因良好啊,所以與他一起製造一個孩子再適合不過了。
  
  「你......放手......」
  
  這個女人在說什麼,為什麼他一點都聽不懂。
  
  還不待他說什麼,裴井優傾身堵住了他接下來的話。
  
  「那我們便正式開始啦。」
  
  還來不及教訓眼前大膽的女人,他的脖頸便被裴井優輕輕的環住了。
  
  與此同時,裴井優再次遞上了自己的唇。
  
  才恢復的一點理智瞬間瓦解,體內的邪火愈來愈旺盛,顧湛低頭回應起了她。
  
  屋內的氣溫在不停的上升,一室旖旎。
  
  裴井優再次睜眼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被這個男人擁在懷裡,只是輕輕動了動,就哪哪都疼。
  
  想到昨晚的激烈,裴井優不得不佩服這個男人的戰鬥力,她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昏了過去。
  
  來不及細想,忍着酸痛,裴井優穿好衣服,沒有看男人一眼,她便匆匆離開了。
  
  直到裴井優的背影消失不見,躲在暗處的男人走了出來,此刻他猩紅着雙眼。
  
  他只是來晚了一會兒,他精心策劃的一切就這樣被其他男人搶奪了。
  
  明明與裴井優簽協議的是他,明明裴井優昨晚就會成為他的人,可是為什麼......
  
  「少爺......」
  
  「知道這裏面住的人是誰了嗎?」
  
  猶如夾着冰的聲音森然響起,讓身後的屬下不覺背脊一涼。
  
  「是......是顧爺......」
  
  一句話讓男人倏地睜大雙眼,居然會是顧爺,怎麼會是他,那個權勢滔天的男人,傳聞中,他不是碰不得女人嗎?
  
  「將今天我讓你調查之事,給我爛到肚子里,如若有第三個人知道,你知道後果的。」
  
  「是是是!」
  
  下屬急忙弓腰點頭,後背已經涼了一大片,少爺愈發的狠戾了,為了裴小姐真的是變得越來越瘋狂了。
  
  可是他們從法律上來講,明明是姐弟......
  
  顧湛霍然睜眼,一隻手下意識的朝着旁邊摸去,卻發現冰涼一片,哪裡還有那個女人的半個身影。
  
  昨晚那個女人將他那樣一番之後,居然還敢逃!
  
  冷眸漸漸眯了起來,隨即抓過手機,「給我查昨晚在我房間里的女人究竟是誰。」
  
  話落的瞬間,顧湛便掛斷了電話,獨留下電話那頭震驚不已的助理,所以他們的boss有女人了,怎麼可能!
  
  ......
  
  十個月後,產房裡裴井優罵娘的心都有了,生孩子居然這麼的痛。
  
  來不及看孩子一眼,裴井優便昏了過去。
  
  產房外,男人長身而立,俊冷的面孔透着生人勿進。
  
  「裴少爺,裴小姐生了三胞胎,兩個男孩兒,一個女孩兒,現在裴小姐已經昏了過去。」
  
  「留下女孩兒,男孩兒都給我處理掉。」
  
  裴川的聲音冰冷而又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