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契約了美女總裁
我契約了美女總裁 連載中

我契約了美女總裁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韓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璇 都市小說 韓風

獨步天下的絕世高手韓風,被師父逼迫下山履行婚約,卻發現未婚妻國色天香,這婚還能退嗎?...展開

《我契約了美女總裁》章節試讀:

第8章 黑夜中胡亂七八交鋒


  緊張、害怕、刺激、激動、羞惱、憤恨。

  她的心掙扎着,紛亂的思緒理不清楚。

  第一眼看到韓風,見他邋裡邋遢,本能對他排斥!

  爺爺最寵她。

  本以為爺爺要沒命了,自己懂醫術,卻救不了他,她很痛苦,很對不起爺爺。

  沒想到他醫術那個高,竟然把爺爺救活了!

  又對他刮目相看。

  他洗了澡換了衣服之後,突然發現也。似乎。挺帥氣的。

  簡直跟換了個人一樣!

  被這色痞看完了秘密,還跟她近距離接觸之後,突然有種對他痛恨不已又渴望刺激羞澀場面重現的感覺。

  只是這傢伙一臉賤笑。

  真想把他錘死,再把他救活,再錘死,再救活,再錘死。

  這樣反反覆復的玩才有趣。

  哼!

  爺爺、爸媽既然都同意了,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可我一次戀愛都沒談過,手都沒牽過,還沒感受過被人寵愛的感覺。

  第一次見到就便宜了你這色痞傢伙?

  想得美!

  嘶~

  韓風的手如游蛇般,悄悄爬上了趙璇纖柔的小蠻腰。

  她像是觸電般,全身一顫。

  她迅速出手一撓。

  刺啦一聲。

  韓風迅速收手,手背被她撓出幾道血痕,火辣辣的痛。

  卧槽!

  這小母貓,真是奶凶奶凶的!

  韓風是一個越挫越勇,勇攀高峰的人!

  哪裡會這麼輕易放棄!

  很快。

  如游蛇般的手,又朝曼妙的玉峰攀爬而去。

  刺啦!

  嗖——

  韓風收手又慢一步,被她的小貓爪抓到,手背火辣辣的更痛。

  韓風一次次的悄然逼近。

  趙璇一次次守衛反擊。

  一來幾個回合。

  韓風連續折戟而返。

  手背被撓的體無完膚,火辣辣的痛,他連連倒吸冷氣。

  趙璇憋着笑。

  勝利感,讓她感到了心裏平衡,同時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樂趣。

  剛開始她還有些煩躁、憤怒、排斥。

  漸漸的,她似乎找到了樂趣。

  變得心有期待。

  等了會。

  這傢伙沒動靜了?

  真沒意思。

  要不要提示下他。

  夜色很靜。

  彷彿聽到了抽泣聲?

  趙璇背對着他,問道:「喂,色痞,哭啦?」

  韓風帶着委屈的聲音說道:「你妹的,把我手都撓的皮開肉綻出血了。」

  雲城第一花不但帶刺兒,還特么帶爪牙。

  真後悔答應趙老頭,這媳婦,能看不能吃,自己找罪受啊!

  想到以後的日子,心裏有些委屈。

  這夜色撩人又慘淡,讓他想家了。

  不禁落下思鄉的淚水。

  噗——

  趙璇捂着嘴,笑的全身顫抖。

  還讓你剛才偷看我洗澡!

  你不是很囂張,很瀟洒嗎?

  就該懲罰你個色痞!

  韓風收拾下低落的情緒,再次發起衝鋒的戰意氣勢逐漸攀升。

  真正的勇士,是敢於面對無數次的貓爪,勇於攀登潔白的玉峰!

  終於。

  趙璇又感知到她背部有動靜。

  韓風的手像游蛇一樣,從腰部的衣襟往裡,爬到她背上。

  嘶~

  背上像是有電流通過,又是一顫。

  這個位置她不好下手,還要翻過身。

  她猛的轉身,要撓韓風的手。

  韓風迅速收手。

  她抓住韓風的手,不但要撓,還下嘴要咬。

  黑燈瞎火中。

  兩人一陣見招拆招,胡亂七八交手,床上一片凌亂。

  「疼疼疼。鬆口。」韓風被咬住了手指。

  「服不服?」趙璇問道。

  「我服你妹!」激起了韓風的戰鬥欲忘,捏着她的臉上,從她嘴裏掏出手指。

  兩人又是一陣扭打。

  刺啦——

  趙璇的長袖被韓風當做紙片從中間撕裂。

  自從撕了富大白的襯衫之後,他發現這樣做挺過癮的。

  兩人扭打的更激烈。

  「嘶!疼疼疼,你妹的鬆口!」韓風徹底求饒了。

  趙璇咬着某個地方不鬆口,嗚嗚囔囔說話不清,「服不服?」

  「服,服,服了!鬆口。」韓風求饒。

  「把燈開開。」趙璇含糊不清說道。

  兩人一起挪到向床邊,韓風伸手把燈打開。

  韓風就剩一平角褲。

  趙璇的長袖從中間被撕裂,袖子還包裹着手臂,衣衫不整,頭髮凌亂。

  幸好她穿了文胸,要不然跟富大白一個下場。

  趙璇咬住了韓風的下嘴唇,把他的嘴唇扯的很長,這一招制服了他。

  兩人這樣的親密接觸,滑稽又好笑,更讓人為韓風心疼。

  趙璇跟炸毛的小奶貓一樣,說道:「再敢動手,我一口把你嘴唇咬下來!」

  韓風疼的倒吸冷氣。

  「好好!我保證,鬆口!鬆口!」

  趙璇鬆開嘴巴。

  韓風如釋重負,跑向洗漱台的鏡子。

  趙璇見他狼狽模樣,捂着嘴巴暗暗笑。

  兩人亂打了一通。

  雖然場面混亂,但之間的交流稍微深入了些。

  陌生感消失了,熟悉了很多。

  韓風照着鏡子看。

  嘴唇里側和外側都有牙印傷口,而且滲着血。

  要不塗點葯,明天還不腫成豬嘴巴?

  韓風趕緊打開布包行囊。

  從裏面扒拉出密封性極好的瓷瓶,趕緊塗些藥粉。

  做完這些,回到床上。

  像被斗敗的公雞,委屈巴巴的遠離趙璇,坐在床尾的角落。

  這小母貓全身帶刺兒,還有尖爪利牙。

  強攻是不行了,要智取。

  韓風白了趙璇一眼。

  「看什麼看?真咬掉,嘴巴都沒了!」

  趙璇咧嘴一笑,把被撕破的長袖脫掉,只穿着黑色的bra。

  她驕傲的振着雙臂,胸前一陣起伏。

  完全是一副勝利者挑釁的姿態!

  「嘿嘿,」趙璇一聲奸笑。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都到這份上了,嫁給你這色痞,大小姐我只能認了,聊聊吧?」

  即便淪落為失敗者,也有失敗者的姿態。

  韓風拿出僅剩的勇氣,說道:「聊什麼?」

  悄悄的拉着被角蓋住下半身。

  真怕被她給強了!

  自古以來,男尊女卑,男上女下!

  被她強了,這是尊嚴問題!

  絕不容妥協!

  而且是在這種被打敗的局面上!

  他!有一天必然要翻盤!

  趙璇嘿嘿笑着,眨眼挑頜問道:「有過幾個女朋友?」

  哼!

  韓風驕傲道:「十個!」

  切!

  趙璇一撇嘴,彷彿把韓風看穿了,眼中滿是不屑。

  「你就裝吧!bra半天都解不開,真替你着急!一個女朋友都沒有吧?還是第一次?」

  她那譏諷的眼神,讓韓風很心痛!

  侮辱!

  **裸的侮辱!

  他高傲的尊嚴被她踐踏的一文不值!

  受不了!

  韓風站起身,就要穿衣服。

  趙璇看他要暴走,急忙問道:「哎哎哎,去哪啊?」

  韓風對她愛答不理的說道:「回家!」

  趙璇道:「本小姐冰清玉潔的身子都被你個色痞看完了,拍拍屁股想走啊?想的美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