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朕只想做團寵
朕只想做團寵 連載中

朕只想做團寵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小皇帝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小皇帝 李三娘 武俠修真

女扮男裝的小皇上被皇叔發現了,小皇上欲哭無淚,攤上了個腹黑皇叔,不但挖朕的牆角,還把朕也一同挖了
朕不幹了,一萬兩黃金賤賣皇帝之位,還贈送個皇叔,誰愛要誰要
皇宮頭條:某日, 朕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皇宮笑事:小皇上要撞豆腐自盡,自盡後捧着白花花的豆腐嚎啕大哭:啊,都撞出來了
【已完結】...展開

《朕只想做團寵》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成何體統


  「皇帝,憋氣,再憋氣。」

  門窗緊閉,適合作姦犯科。

  宮女茉莉擎着手在空中上下拂動,指揮着眼前這個快要窒息的小皇帝。

  「不纏了,不纏了。」小皇帝離玉樹如泄了氣的皮球,腦袋一耷,整個人一頹,她垂頭看着自己。

  茉莉連連搖頭:「皇帝,你不想要命了?不想吃山珍海味了?人終有一死,你想輕於鴻毛嗎?來,憋氣。」

  好吧,生活需要苟且。

  離玉樹展開雙臂,憋着氣,任由那束胸帶纏住自己。

  先帝駕崩。

  後宮七十二嬪妃各個都是生不出公蛋的鳥兒。

  唯有離玉樹的母妃有出息,被皇后陷害打入冷宮後就有了身孕。

  宮中處處是殺戮,為保住肚裏的娃。離玉樹母妃隱瞞自己有身孕一事,想着生出個皇子揚眉吐氣,爭寵爭後。

  誰知就在離玉樹誕生的那日,先帝竟然生了一場大病,神志不清,癱在塌上了。

  玉樹的母妃哭成了李三娘,冷宮是出不去了,復寵是無望了。

  但,誕下皇子一事已經傳遍了宮中上下,她也不好改口說生的是公主,就只好陰差陽錯,硬着頭皮將謊言進行到底了。

  離玉樹的皇叔離傲天野心昭昭,手握大權,早已對皇位虎視眈眈,但礙於之前先帝只是神志不清,還沒有駕崩,他不想落下謀權篡位的話柄只好靜觀其變。

  作為先帝唯一不受寵的『皇子』自然成了皇叔的盤中餐。

  而他早已盤算好利用離玉樹這個不受寵的皇子了,反正她在冷宮,無人會將她視作對手,離傲天打算讓她在冷宮消磨上幾年,待先帝駕崩之後直接扶持她上位,也好給自己未來的皇位之路提前打好基礎。

  先帝在龍榻上一癱就是十四年,這十四年里一切都是由離傲天打理朝政,悄悄籠絡人脈大臣。

  現在,先帝駕崩,離玉樹的母妃也一病而去。

  於是離玉樹成了史上最無用的皇帝。

  封號:傀儡,統稱傀儡皇帝。

  金燦燦的九龍盤雲帝服罩在離玉樹的身上,再戴上那重重的龍冠,離玉樹翻了個白眼,脖子要壓折了。

  「皇帝真英俊。」茉莉看主子滿臉的不悅,連連伸出大拇指誇讚。

  離玉樹抬起小手正了正龍冠,看着銅鏡里的自己,轉過頭看向茉莉,幽幽的說:「你直接說我雌雄難辨多好。」

  茉莉尷尬的摸摸鼻尖兒。

  離玉樹含着腰如一個小廝似的站在乾清宮外殿殿口。

  「皇帝,你皇叔來了。」茉莉急忙提點。

  望向遠處。

  玉階一層層如雲霧,一雙黑底盤龍緞紋靴踏了上來。

  離玉樹心想,嘖,把野心全穿腳上了。

  不得不承認,天下第一美男的稱號不是虛張聲勢。

  精緻雕琢的俊臉上透着稜角分明的冷峻,標準的杏眼深邃有神,龍眉微挑,抿緊的薄唇若細薄的花瓣。

  頎長健碩的身軀包裹在竹紋白袍里,整齊的發冠上綰着一個玉冠。

  渾身上下釋放着『生人勿近』的寒涼氣勢。

  明明是燥熱的夏季,離玉樹的背後卻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

  「微臣見過皇上。」離傲天雙手抱拳,微微頜首,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樣子。

  真是落水的鳳凰不如雞啊。

  她這位皇叔壓根不拿她當盤菜啊。

  「皇叔免禮。」離玉樹一板一眼的說,還上前虛扶了一把。

  離傲天幽深的眸子從上到下打量了一圈離玉樹,眼底划過一絲不悅:「皇帝的龍袍為何這般大,成何體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