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連載中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來源:追書雲 作者:時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得 顧清歌

一句承諾,將她和一個陌生的男人捆綁在一起,她的生活從此天翻地覆
「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
」撒旦的愛情不是什麼女人都受得起,他逼她吞下墮胎藥
她心灰意冷,他卻霸道地圈住她的腰身,「奪了我的心還想跑?」展開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撒旦一般的男人


「紀天,我懷孕了,我知道你不願意接受,我只能帶着這個孩子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短訊進來的時候,顧清歌就坐在墨紀天的身旁。
墨紀天看到這短訊以後便再也忍不住了,當著她的面抱頭痛哭起來,「對不起清歌,沫沫她懷孕了,我不能丟下她不管。」
顧清歌面色慘白地坐在那裡不動。
「所以呢?」
「清歌,你那麼堅強,就算沒有我你自己也可以,可是沫沫和你不一樣,沒有我她會活不下去。」
墨紀天起身,邊後退邊道:「清歌,沫沫真的很需要我。」
「墨紀天。」
顧清歌挺直腰桿,咬唇鄭重地宣布:「你記住,是我不要你,如果以後有機會再見面的話,不要說你認識我。」
「好,好!」
墨紀天轉身跑了出去。
顧清歌忍不住落淚,然後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咬住下唇:「秋姨,你跟我提的那件事,我答應。」
夜涼如水,夜色漆黑如墨。
偌大的酒店房間里只有顧清歌一個人,她剛洗完澡出來,身上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背心睡衣,她心事重重地行至床邊坐下來。
景城的傅家一聽說她答應了這門婚事,就立刻差人給她買了明早的飛機票,她只好連夜趕到了酒店,準備明天一早起來趕飛機。
轟隆—— 一道驚雷閃過,天空划過一道閃電,房間里陷入一片黑暗中。
停電了!

與此同時房門被一把推了開來,一個高大的黑影從外面閃入。
顧清歌嚇得從床上跳了起來,怎麼回事?
難道是她忘記鎖門了?
還是這酒店的門鎖是擺設?
「別出聲!」
黑暗中,一個黑色的槍口對準了顧清歌的腦袋。
顧清歌愣了三秒鐘左右便立即反應過來,那抵在她腦袋上的是一把槍,一時之間,她連呼吸似乎都壓低了幾分。
外頭有雜亂的腳步聲傳來,顧清歌聽到有人壓低聲音下命令:「他受了傷,一定跑不了多遠,你們一間房一間房地給我搜,一定要把人給我找出來。」
「是!」
腳步聲朝這邊靠近,顧清歌畢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嚇得冷汗沿着額際滑落,她聽到身後的男子貼在她的耳邊壓低聲音道:「一會他們來了,你知道怎麼做?
嗯?」
顧清歌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放心,如果你敢出賣我,我一定會拉着你墊背,不要懷疑我的實力,嗯?」
顧清歌害怕得頻頻點頭,感覺到她全身都在顫抖,男子微微一怔,這才緩緩鬆開了她,得到自由以後,顧清歌便趕緊伸手扶住了旁邊的桌子,緊張地喘着氣。
男子很快給自己找了個地方藏匿起來,而顧清歌則是扶着桌子防止自己腿軟摔下去,就這樣站了好一會兒,門外終於有人來敲門了。
顧清歌沒有動,一想到外面的人拿着槍殺人不眨眼,她就害怕得想落慌而逃。
「你想死嗎?」
身後有冰冷的聲音傳來,驚得她一身冷汗。
「不,不想!」
顧清歌搖頭,她咬住下唇伸手拭去了額頭的冷汗,然後拖着腳步去開門。
顧清歌長得嬌俏可愛,可因為常年缺少營養所以身子看起來格外瘦弱,甚至臉色白得很不正常,再加上她心裏害怕,此時臉色更是白得跟鬼一樣。
打開門的時候,門外的兩個黑衣男人被她這番模樣嚇了一跳,其中一個還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她。
顧清歌藏在門內的手都在顫抖,她可憐巴巴地看了兩人一眼,詢問道:「有,有什麼事嗎?」
「我問你,你有沒有見過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人!」
那個站在門邊的高大男人盯了她一眼便直接粗獷地問道。
聽言,顧清歌眨巴了下眼睛,搖頭小聲地道:「沒,沒有,我一直,在睡覺。」
「是嗎?」
男人明顯不相信她的話,上前一步就抓住了她瘦弱的肩膀,惡聲惡氣地道:「沒見過?
那你說話為什麼結巴?
臉色白得跟鬼一樣,那個男人是不是就在你屋子裡?」
顧清歌原本就已經很害怕了,此時被他這麼一威脅,眼淚就毫無預警地沿着眼角滾落下來,一雙小手抓在男人的手臂上,哽咽道:「我,我怕打雷。」
上帝作證,她說的是都是實話。
「怕打雷?」
男人眯起眼睛,想要將她抓起來,往後退了一下的那個男人上前按住他,「哎,老六,別太衝動,別嚇到人家小姑娘了。」
顧清歌下唇被她咬得泛白,眼淚嘩嘩地往下流,她開始抽泣起來,發出不大不小的哭聲。
她穿着背心長裙,站在那裡哭得肩膀一抖一抖,像一個不經世事的初中生一樣。
「算了,看她這個樣子就一個膽小鬼,如果真見過會不告訴我們嗎?
別在這浪費時間,要不然找不到人頭會怪罪的。」
「哼!
別哭了,把人招來了我可要你好看!」
顧清歌立馬停止了發聲,可還是一抽一抽地哭着,一邊伸手抹着眼淚,那樣子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走吧!」
等兩人走後,顧清歌還站在原地抽泣着,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退回房裡把門給關上。
門剛關上,顧清歌就聽到黑暗中傳來一聲冷哼:「還真是個膽小鬼,這麼點小事就把你嚇哭了!」
隨即,她的腳步頓住,剛才哭得太忘我,都忘了房間里還有這麼一號危險的人物。
一想到他剛才拿槍指在自己的腦袋上,顧清歌的腿又開始發軟。
「我,我……」顧清歌我了半天,目光觸及到昏暗燈光中的男人面龐,月光很暗,她看的並不是很清楚,嚇得又再一次閉上了眼睛,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過來!」
男子道。
什麼?
顧清歌愣住,他要她過去,過去幹什麼啊?
不過礙於他的威嚴,顧清歌還是很不爭氣地挪着腳步過去了,可是黑暗中根本摸不清楚方向,期間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到了腳,整個人朝前摔了過去。
摔下去後不知道壓到了什麼,顧清歌疼得不行,眼淚還沒飆出來就聽到身下那個男子悶哼了一聲,跟着道:「該死的,你在搞什麼鬼?」
顧清歌哭喪着臉:「我沒睜開眼睛,我看不到路。」
男子倒吸一口涼氣:「你閉着眼睛做什麼?」
「我……」顧清歌真的快哭粗來了:「我怕看到你的臉,你不會放過我……」 「嗤。」
男子忍不住被她逗笑了,然後顧清歌感覺到自己的下巴被人給捏住,之後聽到那個男人命令式地對她道:「房裡這麼黑你能看清我?
睜開眼!」
「不!」
顧清歌不敢睜眼,還是緊緊地閉着雙眸。
昏暗的房間里顧清歌一動不動地趴在他的身上。
「呵~」男人突然冷笑一聲,「你信不信……如果你再趴在我身上,我可能會對你做些什麼?」
身體似乎在慢慢開始不受控制,而這個不怕死活的小女人,柔軟的身子就壓在他的身上。
身上剛洗過澡的淡淡的香氣沁人心脾,讓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體內那欲噴薄而出的**。
「做什麼?」
顧清歌一陣詫異,不解。
「你說呢?」
男人聲音嘶啞,熾熱的大掌忽然撫上了她的纖腰,嚇得顧清歌尖叫了一聲,同時也跟着睜開了眼睛。
可惜黑暗之中,她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臉,只感覺他身上的氣息很是滾燙。
顧清歌還感覺到那隻滾燙的大掌在自己的腰上移動着,嚇得伸手推他,「我已經打算起來了,你,你放開我!」
「太遲了!」
一道閃電划過。
男人直接翻身將她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