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許你一世溫情
許你一世溫情 連載中

許你一世溫情

來源:追書雲 作者:小妖火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心緹 現代言情 陸景淵

初次相遇,他以為她是碰瓷的,忍不住出言嘲諷,拿錢壓人
第二次相遇,她推了他一把,害他差點摔個狗吃屎,氣得他發誓要弄死她
第三次相遇,她正陷入無助之中,他出手幫了她一把
於溫心緹來說,陸景淵是她的剋星,卻又是一生不可或缺的愛人
展開

《許你一世溫情》章節試讀:

004 良心被狗啃的一家人


溫心緹也不反駁。
一個在原配妻子死沒幾天,就把小三娶進門,並對自己親生女兒不聞不問,反而對兩個拖油瓶疼愛有加的男人,要她去盡那所謂的孝道,簡直就是可笑。
更何況,這次還是他們叫她回來分割財產的,在這裝父女情深,給誰看呢?
溫心緹實在沒心情陪他們演戲,索性開門見山道:「我這次回來,是依照你們的意思,來談家產分割的事。
我剛下飛機,有些累了,先上樓祭拜我媽媽,至於其他事,等我休息完了再說。」
說完這話,溫心緹也不管在場幾人微變的臉色,拖着行李,就要上樓。
可剛走沒兩步,溫志東就匆匆追了上來:「等等,心兒,你先別上去。」
「為什麼?」
溫心緹蹙了蹙眉,詢問。
溫志東眼神有些閃爍,道:「沒,爸爸就是想說,你臨時回來,也沒提前打聲招呼,那房間已經一年多沒住人,平時也沒怎麼打掃,就別上樓了,今晚你就睡樓下客房吧?」
溫心緹並不在意:「我自己可以打掃。」
說完,又打算往樓上走。
「可是……」 溫志東有些欲言又止,眼神閃爍得更厲害了。
溫心緹眯了眯眼睛,忽然丟下行李,疾步跑上樓。
身後傳來溫志東焦急的喊聲,她恍若未聞,急急推開自己的房門。
當門打開的瞬間,她呆住了。
以前,她房間的牆壁,是簡單的米色系,裝扮得非常簡單典雅;可如今,四面牆壁全部翻新,變成了淺紫色。
這個顏色,是秦芷雯那賤人喜歡的顏色。
裏面傢具也全部換了,就連格局都變了樣。
溫心緹看到這裡,心涼了一截,步伐沉重的挪進去,想從裏面找到一些熟悉的痕迹。
可是沒有,這裏面,已經是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
看到這,溫心緹還能勉強維持理智,只是覺得憤怒。
可是當她推開隔壁房間時,一股濃濃的恨意,在心底不斷膨脹,如同發酵的麵糰,幾乎要將她胸腔撐暴。
沒有了…… 出國之前,她把自己的書房騰出來放媽媽的牌位,就為了能在這個家,給媽媽留下最後一方凈土。
可是現在,牌位不見了,書房也變成了儲物間,其他幾個房間,分別被小三和兩個拖油瓶霸佔,屬於她跟媽媽的東西,全都不見了。
溫心緹身體有些微的發顫,咬牙切齒的看向跟上樓的溫志東:「我媽媽的牌位呢?」
她的聲音極冷,沒有半點溫度。
溫志東被看得有些心虛:「心兒,你聽爸爸解釋……」 「我媽媽的牌位呢!

!」
溫心緹冷厲的打斷他,聲音往上揚了揚。
溫志東眼神有些閃躲:「心兒,你聽爸爸說,咱們家畢竟還住着人,你媽媽她已經過世了,把她的牌位放家裡,多少會有些……奇怪。
所以,爸爸就給她換了個地方……」 「換到哪?」
溫心緹紅着眼眶,聲音里有着隱忍的顫音。
「在……在……」 溫志東一臉難以啟齒,旁邊的秦芷雯開口了:「姐姐,你別生氣,爸爸把你媽媽的牌位,挪到車庫旁邊的雜物間里了,你放心,那裏面的東西已經全部清出來,我媽還特地吩咐傭人打掃得非常干……」 未等秦芷雯說完話,溫心緹已經提步往車庫跑去。
她來到車庫旁的雜物間,推開門,屋內一片漆黑,興許是太久沒有人來,裏面布滿厚厚的灰塵,在角落一隅,她母親的牌位就孤零零的放在那。
看到這一幕,溫心緹感覺有股血氣衝上腦頂,怒火騰騰燃燒,胸腔的恨意,再也抑制不住的泄出。
她渾身顫抖的走向媽媽的牌位,淚水如同開閘的洪水,狂瀉而出。
整整一年,沒有人祭拜,還被扔到這暗無天日的雜物間…… 溫志東究竟得殘忍到什麼地步,才會連死掉的髮妻,都不善待?
「媽,心兒回來了,心兒不孝,心兒對不起你!」
砰的一聲,溫心緹在母親的排位前重重下跪,連續磕了三個響頭。
內心的愧疚和自責,幾欲將她淹沒。
她不該將母親的牌位放在家裡的。
她早該想到,他的父親,早就被秦雅娟那狐狸精迷了心智,又怎麼會容忍她母親的牌位,在那礙她的眼?
恨!
她真的好恨!
他們憑什麼這麼對待她的媽媽?
家裡的一切都已經被霸佔了,難道還不夠嗎?
溫心緹眸子猩紅,眼眶欲裂,起身將媽媽的牌位擦乾淨,然後抱着往主宅走去。
此時,溫志東已經領着那母子女三個在大廳等候,看到溫心緹抱着牌位回來,眸子皆閃爍不定。
有心虛,也有惶恐。
溫心緹看在眼底,一陣冷笑。
他們是該惶恐,如此對待一個去世的人,他們大概也會良心不安吧?
「心兒,你怎麼把你媽媽的牌位……帶回來了呢?」
溫志東眼睛根本不敢往前期的牌位上看。
溫心緹笑:「我為什麼不能把她帶回來?
這棟房子記在我媽的名下,她愛住多久,就住多久。
你們憑什麼把她送到那陰暗的地方去?
你們算什麼東西?」
「她已經是個死人了,把牌位放在這,多晦氣。」
秦子皓一臉不屑的說道。
溫心緹怒意升騰:「晦氣?
你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
這房子是我媽的,你們母子三人鳩佔鵲巢,還如此不善待她。
面對一個已經去世的人,你們到底有沒有良心?」
說到這,她忽然頓了頓,笑了:「哦,不對,你們哪有良心?
你們的良心,早就被狗啃了,只剩下貪婪和自私。」